《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3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生气,妈的,这帮人应该是惯犯,我之前听马文说过,是老杂毛的手法,但是应该不是老杂毛指使的,否则,就不是这样小打小闹了。
  但是现在,我该怎么抓住这些人?这是个难题。
  我看着店里进进出出的人,我觉得每个人都可疑,但是不能抓他们,我又不是丨警丨察,我可以霸道的把他们都抓起来搜身,但是以后的生意还要不要做?
  我问:“想出来办法没有?”
  赵奎脸憋的有点红,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我看着他的脸色,我就知道,他没有想出来办法,赵奎有头脑,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可能没什么办法,他是军人出身,没有见过那种小偷小摸的,所以他对付不了这帮人。
  张奇看着监控,说:“飞哥,我记得,你摆婚宴的时候,咱们把钱上面摸了红油漆,拿了钱的人,手上都有印记,这样咱们就知道谁拿了钱,谁没有拿钱,咱们不如在石头上,也抹红颜色,我们可以说是刷皮,这样也就不会引人注意了。”
  我听着,觉得可行,但是陈玲问:“这么多人,他们手上都有颜色,怎么分辨呢?”
  “嗨,客人自然去客人该去的地方,但是小偷就不一样了,他去的地方,肯定是贼窝,咱们就跟着,咱们这么多兄弟,是不是?”张奇笑着说。

  我听着就觉得可行,我说:“去做吧,但是得小心点,咱们就远远的跟着,情况一不对头,就撤退,上次死了两个兄弟,这说明他们很小心的防备着,必要的时候,把人给我抓住,只要人赃并获,拿了人,我们就好办了。”
  张奇点了点头,随即就开始去做,他也不傻,没有把每个石头都抹上红颜色,而是找了几块开窗的,把窗口上涂抹上颜色,这叫刷皮,就是体现窗口颜色深的意思。
  我坐在监控前看着,张奇把料子给放上去,在下面跟一些客人打哈哈,我看着几个兄弟端着水杯出去,给客人们提供免费的柚子茶,这个办法很好,他们拿水喝的时候,就知道谁的手有颜色,谁的手没有颜色了,统统记下来就行了。
  我就盯着监控,没有什么不对劲,这个时候,我看到很多人朝着柜台去,跟收营员在谈价钱,画面有点乱,人来来去去的流动也挺大,突然,我看到货柜上的石头少了一块,我立马打电话给张奇,我说:“石头没了。。。”
  “知道了飞哥,盯着呢,那小子出去了,我找了五个兄弟去盯着,赵奎亲自跟着呢,放心吧。”张奇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看来张奇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坐在办公室里,看着监控,很紧张,如果抓住了,我的下一步就好办了,如果抓不住,我还要等,而且他们可能还有防备,想要抓人就难了。
  但是抓住了以后,该怎么办,又是一回事,不过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动手,不能被人这么玩,他们偷走的石头,都是我冒着生命危险从缅甸运回来的,我不能白白的让他们这么搞我。
  突然我电话响了,我看是赵奎的电话,就急忙接了,我说:“喂,怎么样?”
  “飞哥,拿下了,这小子真他妈的张狂,手里拿着刀呢,妈的,伤了一个兄弟,真他妈心狠手辣,呸。。。”赵奎骂了一句说。
  我听着,立马就站起来了,我问:“石头在他手里吗?”
  “在呢,在怀里呢,人赃并获,怎么办飞哥?”赵奎问。
  我笑了一下,狠狠的咬着嘴唇,我说:“带到安全的地方,我要好好跟他谈谈。”
  听了我的话,赵奎就应了一声,随后我就听到开车门的声音,我挂了电话,呸了一口,妈的,让我逮住你了吧,你们人肯定很多,但是,我逮住一个就够。
  晚上,要做点心狠手辣的事了!
  我站起来,但是背后很疼,我伸手摸了一下,流血了,我骂了一句,心情瞬间就不好了,妈的,这个时候流血,医院的药都他妈是假的吗?花了那么多钱,都他妈的止不住血。

  “去医院吧,就是要做事,你也得活着才能做,你这样下去,会死的。”陈玲不满的说着。
  我闭上眼睛,没有多说什么,跟陈玲一起下楼,我让张奇把店门给关了,今天不做生意,随后,我就跟陈玲他们一起去医院,到了医院,医生给我检查,说我活动太多,伤口撕裂了,还有点感染,让我消炎,我着急去找赵奎,但是医生不同意,他害怕,我这个背后的伤口很深,他害怕我出事,所以死活不放我走。
  我没办法,只好在医院里输液,做处理,这一做,就是六七个小时,吊水跟他妈的喝水的似的,挂了十几瓶。。。
  挂完了水,天都已经黑了,我跟医生求了半天,才让我出院,但是却让我签免责声明书,我签了,签完字之后,我才被放出去。
  张奇开着车,带着我朝着瑞丽农村走,路不是很好,在城郊外面,车子颠的我伤口很疼,到了一栋农房前,我们下了车,我看着周围的环境,只有这么一栋独房,四周都是农田,我朝着房间里面走,陈玲要跟着,我就问:“你确定要进去吗?”
  陈玲想了一下,说:“我要进去,你是我丈夫,你要做什么,我都看着,出事了,我跟你一起担着。”
  我深吸一口气,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进去,房间很昏暗,赵奎他们都在里面,我看着一个二十多岁的人蹲在地上,衣服有点破损,身上还有不少血,他看着我,只是看着,脸色没有害怕的表情,赵奎说:“飞哥,还挺厉害,问道现在了一个字也不说。”
  我听着就很生气,我说:“你到底会不会问话?他不说,就把嘴撬开。”
  “飞哥,要用手段吗?”赵奎惊讶的问。
  我很生气,我说:“他们的人,连我们的兄弟都杀了,你对他用点手段有什么不行吗?我在车里等着,我要知道什么人指使他的,老窝在那里,以前偷的货都在谁那里。”
  我说完就走出去,心里很生气,赵奎怎么回事?妈的,居然用嘴问?真的太天真了,我上了车,等着,我看着赵奎去车子旁边,打开车子的盖子,然后把电瓶拿下来,很快就进去了,陈玲看着我,说:“你的这些兄弟,一点用都没有,真的,都是木头,说一句,才能做一件事。”
  “不要品论我的兄弟。”我生气的说。
  陈玲闭上嘴,没有在说什么,我听着房子里面,不停的传来痛苦的叫声,赵奎是个军人出身,或许他不喜欢用这种手段,但是一旦用起来,估计就很变态。
  我在里面等着,过了一会,赵奎走出来,说:“飞哥,他说要亲口跟你说。”
  我下了车,走进去,看着他躺在地上,浑身都在颤抖,我问:“谁指使你的。”
  “啊庆。。。”

  我看着他嘴角发抖,应该是受不了了,嘴硬,妈的,早说也不用这么惨了。。。
  我看着他,我问:“谁是啊庆?”
  “我大哥,在东马收售原石,上次,你们打了他。。。”
  我听着他的话,就很愤怒,果然是那个小杂碎,我问他:“他在那?”

  “在姐东,阿庆赌石店。”
  我听着他的话,就点头了,我问:“他在东马怎么样?厉害不厉害?敢杀我们的人,应该不怂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