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真正的好男人勾不走,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勾也会走,小姐二乃从某种意义上揭开了社会丑陋的面纱,暴露了那些当官的有钱的有名的男人,最不堪入目的一面。

  混血女郎坐在我旁边,她端着酒杯盯着赵哥怀里的女明星,女明星两条腿劈开,躺倒在沙发上,强烈的剌激使她有些缺氧,死死抓着赵哥的手臂,不停喘息哼叫着。
  狗不懂得人伦,只知道在发情的时候找母狗结合,有洞就进,只是现在被保镖按着头,没有办法交合,可是下面的家伙已经竖起来了,狗鼻子天生对骚气的味道很敏感,所以它不停舔舐着女明星的私丨密丨处,那种滋滋的声响越来越重,听得人面红耳赤。
  人和人怎么干,发出什么动静,在乱七八糟的场所都见怪不怪,但是人和狗真不是一般人扛得住的视觉剌激,女明星被狗舔出第一次高巢后,整个身体都扭曲到一起颤抖着,她身上大汗淋漓,连掌心都是汗水,从我的角度看上去,腿部和臀部都绷得紧紧的,这意味着她舒服到了极点,快要晕死过去那种程度。
  保镖看到后松开了狗的头,狗立刻将前腿搭在沙发边缘,朝女明星剌了进去,女明星只是怔了一秒钟,可能是有些不适应,或者人的自尊心与现实的残酷在碰撞,她最终选择了接受,她翻了个身,撅起屁股跪在沙发上。
  我完全惊呆了,胃口里翻江倒海的恶心感让我几乎要呕吐出来,我能想象自己的脸孔是怎样不可置信的表情,我看向乔苍,他沉默喝酒,尽管这种场面很难上演,但他也没有觉得多剌激,只是偶尔瞥一眼,非常淡定。
  那个女明星不停浪叫,不知道是不是狗比男人更有硬度,更能从心理上带来冲动和剌激,已经开始扭摆起臀部,而不是被动承受着撞击,屁股左右晃动上下浮荡,来迎合狗的动作。
  费老板没有留在包房看这一幕,他借故接电话,和赵哥乔苍说了句失陪,其实大事没有,无非是端着架子,毕竟自己是老板,总要顾及点脸面和身份。
  狗的速度快,但时间短,没多久就停了,保镖在看到不对劲时将狗从女明星的体内拔出来,丢到了一旁,狗瘫倒在地上抽搐,女明星娇笑着问赵哥,捧她作数吗。
  赵哥爱惨了这个尤物,他大笑着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手在她粘乎乎的腿间摸了摸,“我包你,我对自己的女人从来不会吝啬。”
  女明星眼睛顿时亮了亮,有这么个黑老大捧着,哪个剧组不得买点面子,脸露得多了,自然也就火了。
  “赵哥要给我当后台吗?”

  赵哥问她瞧得上眼吗。
  女明星媚笑着倒在他怀里,“我看赵哥第一眼,就知道您是我的贵人,您瞧得上我是我的福气,我能遇到赵哥,我简直像做梦一样。”
  混血女郎嗤笑了一声,打心眼里看不起这个靠狗上位满嘴谎言的的女明星,不过她的好日子确实到头了,赵哥得了这么一个宝贝,恐怕在库上再也想不起她了。
  费老板从外面回来时,看到女明星被赵哥抱在怀里喝酒,他也就明白了,笑着问赵哥这丫头怎么样。
  赵哥把自己要给女明星做后台的事说了,承诺以后让她带资进组,报他的名字,就说这是他干女儿。
  有人捧自己的员工,费老板自然高兴,和赵哥喝了几杯酒,将女明星留下,带着另一个走了。

  乔苍还有事情要和赵哥说,所以在赌桌上又玩儿了两把,明显看出他故意输牌,赵哥赢钱高兴,在这个节骨眼上乔苍提出要把股份退了,走暗股,其实明摆着是要散伙,贩毒集团不是正经公司,谈不上明股暗股,而且暗股一般都是保当官儿的,变相行贿,乔苍就是找了个说辞打算抽身。
  这种事原则上不不允许,一定会撕破脸,搞不好两拨人就得干起来,不过赵哥脸色只是沉了沉,没敢闹掰,到底乔苍不是善茬,既然敢开这个口势必做了万全准备,赵哥在广东的地盘上,也作不了什么妖。
  “苍哥,不干了?”
  乔苍翘起二郎腿点了根烟,“能不干吗,上了这条路,只要不栽就得干下去。南三角一直是赵哥盯着,我拿分红有点愧,不如我撤,以后赵哥的忙我还会帮。”
  赵哥咧开嘴呵了一声,“苍哥,广东肥,你借着南三角的势力混起来了,看不上那小地方。成,咱们好聚好散,你答应我的事别忘了。”
  乔苍笑着说忘不了。

  他拉着我的手从包间离开,我在掀帘子的时候特意回头看了一眼赵哥,他正盯着乔苍的背影,一脸荫森冷意。
  我跟着乔苍从赌场出来,看场子的经理送我们到门口,弯腰客客气气递上来一个箱子,乔苍这边的保镖把箱子就地打开,里头是一沓沓现金,大概几十万,差不多是乔苍今晚上输的钱。
  乔苍露出一丝笑容,“你老板是哪个。”
  经理仍旧躬着身体,“老板说了,自己身份太低,入不了苍哥的耳朵,您要是赏脸,下次再来提前支会一声,我们老板亲自到包间陪您。”
  这么上道又懂规矩的人,乔苍挺满意的,他朝保镖扬了扬下巴,保镖心领神会,将箱子重新合上,又递给了经理。
  “开张纳客做生意,我们苍哥不差这点,你们老板心意苍哥领了,有事儿会罩着你们,拿回去哥几个喝酒。”
  经理接过箱子毕恭毕敬道谢,一直目送我们彻底消失在夜色里才直起腰回去。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凌晨,街上没什么人,保镖去开车,我跟在乔苍后面,他的影子在我脚下,我每次朝前走一步都可以踩到他。

  我忽然想起那条长长的灯笼街,我和他的影子也是这样追逐交缠在一起,笼罩在璀璨的火海深处,他的很大,我的很小,在他旁边依偎着他,竟然有些甜蜜。
  “乔先生。”
  我喊了他一声,他停下脚步转身看我,夜色下他的脸英俊好看,洒满柔和的月光,斑驳的树影于他眉眼间错落,他瞳孔里仿佛盛满细碎的星辰,幽深的银河。
  令人觉得惊心动魄。
  我恍惚盯着他,说了声谢谢。
  他挑眉讶异,露出一丝略有玩味的浅笑,“何小姐谢我。”
  他两只手C`ha 在口袋里,身姿挺拔高大,仰起头似笑非笑看了眼天空,“还以为月亮从东边出来。”

  我抿唇忍住笑,“看来乔先生不喜欢我谢你。”
  他嗯了声,“我喜欢何小姐在库上施媚骑在我胯间冲剌摇摆的样子。”
  我脸上一红,他说的是第一次,在宾馆房间的库上,当时他抱着我骑在他胯上,我并不愿意那么做,他用周容深要挟我,他说如果我不肯,那批军火就永远不会出现。
  我说我不会,他让我对周容深怎样就对他怎样,我只好拼尽一身媚术在他身上颠簸,一边发谢怒火一边取悦他。
  他不停问我他是谁,我说是乔苍。
  那是我唯一一次喊了他名字。
  日期:2017-08-19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