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怎么?你也知道?”张老看着杜书记问。
  杜书记道:“哦,不是,不是。我好象见过这幅字。”
  左晓静道:“那是幅赝品,是顾秋写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杜书记有些迷糊了。
  左晓静就把那天的情况,跟杜书记说了。杜书记摇了摇头,这个汤立业啊!此刻,他也记起来了,顾秋就是那个在市委家属区门口拦自己的年轻人。
  张老先生道:“杜书记啊,治吏不严,必生祸端。你现在是一方大员,掌管南川,为官者,最大的忌讳,就是好生贪念。治国之策,与治州之策,道理相同。为官者,只要不贪,不好大喜功,才是万民之福啊!”
  杜书记诚恳地道:“老先生说得极是,我一定谨记在心。”

  张老道:“我看这个年轻人,好象也是你治下之人,如果能遇良师,好好培养,将来必成大器。”
  杜书记就笑了起来,“难得老先生亲自开这种口,莫非是看中他了?左晓静啊,你的意思呢?”
  左晓静脸上一红,“你们说什么?我不懂!”
  “哈哈哈哈——”两人大笑起来。

  下午,顾秋接到电话要回安平,看来吴承耀的生日,是没法参加了。
  包了一个五百块钱的红包,交给吴承耀,“身上钱不多了,意思下吧!祝生日快乐!”
  吴承耀道:“别啊,说不定我还要去找你呢,到时再喝两杯。”
  不管怎么样,顾秋还是把红包塞给他。
  从省城回安平,打的的话,那是扯蛋,得好几百呢。
  坐大巴是最好的选择,顾秋来到汽车上,刚刚好有一辆汽车出来,售票员拼命喊客。

  “走了,走了,到安平的快上车。”
  顾秋快走两步,跳上车,车子开动了,售票员指着后面的位置,“那边有位,进去吧!”
  一位中年男子,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拿着一份报纸在看。他的旁边放着一个黑色的包,顾秋走过去,“杜书记??!!!”
  中年男子抬头,看到顾秋的时候,点点头。拿开身边的包,“坐!”
  顾秋哪里会想到,堂堂一个市委一把手,居然坐大巴?太不可思议了吧!

  车上基本满座,仅杜书记这里和后面一个女孩子身边有个位置,顾秋当然只能选择在这里坐下。“我帮你拿包吧!”
  杜书记也没说什么,继续看报纸,顾秋接过包,放在膝盖上。
  车子开动了,顾秋坐在杜书记旁边,总觉得有些不踏实。虽然这是一个最能讨好领导的机会,但顾秋却没这么做。
  杜书记呢,专心看着他的报纸,不为所动。
  顾秋又不好主动搭讪,心里一直在琢磨,杜书记一个人来省城,到底为什么来了?还有安平县的调整,听说是他一锤定音的,真不知道他是什么心思。

  车子很快就离开了省城,飞驰在省道上。
  从这里去安平,至少三个半小时,到达安平的时间,预计在六点半左右。
  内地城市,自然不如沿海发达,高速公路极为罕见。同样的距离,很多时间就浪费在这上面了。杜书记终于放下报纸,望着窗外飞驰而过的一切。
  “小顾,你是哪里人?”

  顾秋回答,“东华楚河县人。”
  “哦!”
  杜书记的目光,依然望着外面,眉宇间带着一丝严谨。“那边的条件,应该比内地好。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顾秋腼腆地道:“我爸说,一个人太安逸了,未必是件好事。他告诉我,古人常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他不希望我在那种条件下混日子。我们那边一些年轻人,甚至去贫困地区支教,进藏区,山区的很多。”

  杜书记若有所思,“那你觉得,内地和沿海的差距在哪?”
  顾秋很谨慎,他可不想在杜书记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既然二叔说了,杜书记这个人值得争取,那就必须十二分的小心。
  杜书记见他半天没说话,便道:“想什么就说什么,不要有顾忌。”
  顾秋这才道:“我认为,关键还是心态!”
  杜书记望着他,“说下去!”
  “一个城市的发展,一个地方的经济腾飞,执政的人心态很重要,当地干部心态很重要。当然,制度也很重要,但制度是人订的,如果没有好的心态,再好的制度也是容谈。做为一名国家干部,要勇于说真话,说实话,不能眼高手低,不能总是泛泛而谈。要立足根本,从实事出发,从民意出发。可是很多人做不到这一点。”
  顾秋说,“改革开放了,沿海富裕了。内地很多干部,很**员,看过之后,去过之后,见人家吃的,穿的,用的,都是高档货,一些人的心态就不平衡了。因此他们也想享受,也想快速致富,所以就有了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行为。也有了一些不合理,不合法的收入。”

  “如果一个干部,一个党员,不能把心态放正。他的行为,他的存在,很可能就会影响周边的人。杜书记,可能我说得过激了一点,但这是我个人观点,我一向这么认为,心态很重要。当然,我们必须允许一个人有适当的错误,不能要求他十全十美,至少功大于过吧!”
  杜书记一直在听,顾秋说的这些话,倒是让他在心里暗暗惊讶。难怪张老先生如此极力推荐,看来他还真有些本事。
  而且顾秋的话,说得很有道理。
  心态决定一切。如果你连正当的心态都没有,你怎么去做好你的工作?如何谈为人民服务?如何改变这个社会?

  杜书记又好久没说话了,顾秋轻轻地问,“杜书记,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杜书记道:“没有!你说得很对!对了,你什么学历?”
  顾秋说,“本科!”
  “哦!”
  杜书记道:“你的字写得不错嘛!”

  顾秋嘿嘿地笑,觉得挺尴尬的。
  下午五点四十左右,车子进入南川境内。
  中途上上下下,好几拨人。
  杜书记想到问题的时候,偶尔跟顾秋聊几句。顾秋都认真的回答,反正他在杜书记面前,就是一个初入官场的年轻人,有什么说什么,没心机的那种。
  顾秋心道,这是一个机会,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尽力而为,留下好印象。

  还有差不多一个小时进南川市,车子开过一片荒山野岭。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至少好几公里没什么人烟,前面有人拦车,上来一个手臂上纹着一条龙的青年人,头发很长,盖了大半张脸。一件衬衣,拿在手上。
  他在车上看看,朝顾秋背后那个女孩子走过来,在旁边的空位上坐下。
  行不到几百米,又有人拦车,上来两个年轻人,二十五六的模样。一个光头,一个染着红毛。两个人嘴上叨着烟,脖子上挂着一个骷髅头。
  光头的男子,比较结实,两只臂膀上,左边是一只老鹰,左边是一条缠在匕首上的蛇。
  红毛的手腕上,刻着一个忍。
  售票员喊了一句,“大家不要睡觉啊,马上就要到站了!”

  光头横着眼睛瞪了她一眼,售票员立刻就不说话了。
  顾秋看到他们三人,心道,什么吊人啊,玩什么装必。
  哪知道光头撑开双手,吊着过道两边的杆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