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玩儿的过程赵哥问乔苍华南虎这名号谁给的。
  乔苍说道上兄弟捧我,就这么传出去了。
  赵哥乐了,“多少年了,自从十年前东北虎倒了之后,咱这行的就你混到老虎这辈分了,南三角的生意,再过几年不提你名字,我是干不下去了。”
  赵龙说的东北虎,不是京圈的高官,而是河北省最牛逼的黑老大,北方这么大片地界,就出了这一个东北虎。
  九十年代他在京津冀牛气冲天,和官场称兄道弟,罩着整个省的场子,面子大了去,谁不敬着他,生意根本做不下去。
  凡是在京圈混的都知道一件事,公丨安丨副局长在天上人间看上一小妹,可这小妹有人包了,人家不陪,副局长仗着自己有权,非要强上,经理知道小妹的后台,找场子老板出面,当时老板正和这位东北虎在包房打牌,东北虎直接调了一伙带枪的手下,把副局长叫来的丨警丨察给包围了,就在天上人间正门口,两拨人谁也不让,闹得沸沸扬扬。
  那可是京圈的副局长,比周容深的权力还大,哪栽过这跟头,硬着头皮要讨回面子,结果也没占到便宜,还是败在了东北虎的手里。
  转天市局一把手把这事儿压下去,说是接到报假警的,不过内部都清楚,就是副局长和东北虎杠架。
  后来天子脚下换届,这老大越混面子越窄,兜不住栽进去毙了,拍了电视剧孙红雷饰演了他的原型。这位爷几乎是各大名流场子的常客,宝姐年轻时见过他一面,隔着很远,在一群女人堆里,他从车里下来,保镖给打着黑伞。
  宝姐跟我说,她情窦初开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太喜欢他身上的气场了,可惜她那时候刚下海不够红,入不了他的眼。
  乔苍听赵哥这番话,脸色有点沉,“赵哥栽我。在广东我当仁不让,南三角我是跟着赵哥混。”

  赵哥笑着掂量手里的牌,“你我的分量,道上抬得清楚,你在我上面,要不然南三角那么肥,我能拉你入伙吗,我赵龙这点心气儿,可是比别人都高。”
  乔苍眯眼盯着手里的红桃a,“赵哥既然这么给我面子,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赵哥让他讲。
  乔苍从口袋里摸出烟,递到赵哥面前,赵哥把雪茄扔了接过他的,点着后乔苍又给自己燃了一根,“市公丨安丨局周容深,现在在南通公办。”
  赵龙听到周容深的名字,蹙眉有些烦躁,“又他妈是他,他栽了我不少兄弟,我还记着他的仇。他去南通了?”
  乔苍说上面保密,他在南通市局坐镇,准备伏击的是南三角国内这张贩毒网。
  赵龙猛地撅折了手里一摞牌,“苍哥给个痛快话,我跟着你干,你要说弄死,有的是法子让他出意外。”
  我手指紧紧抓住桌沿,几乎要抠掉指甲,如果不是面纱遮着,这里的人都能看出我脸色有多苍白。

  乔苍说他是市局局长,他出了意外,广东就要变天,没人扛得住。
  他说完顿了顿,“他也出不了意外,他干了这么多年刑侦,道上这些人的路子,他很清楚。”
  赵龙彻底一愣,“苍哥,玩儿呢?这可不是过家家,他伏击的这张网,咱们的人至少一百多个,那是跟着我出生入死的兄弟,我不动他,他可是要赶尽杀绝。”
  乔苍脸色又沉了两分,“我说了别动,我手下人报信说赵哥底下的头目要在南通搞一起车祸,立刻按下,周容深这个局长的含金量太高,你压不住。”

  “那我的人万一栽了,把我供出去怎么办,南通的生意我可以舍,云南和缅甸,我每年几千个兄弟就指着这点生意养活了。”
  乔苍靠在椅背上,用手指碾灭了烟头的火苗,“我来平息,人绝对不能动,不然一定会翻船。”
  赵哥龇了龇牙,将衬衣纽扣全部解开,我看到他胸口黑压压的毛,一直密密麻麻延伸到肚脐下面,越来越多,一时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男人的毛发太重,像成了津的动物。
  “苍哥,周容深可是要断我后路,这么多年,公丨安丨里当官的我也见了不少,唯独这家伙是轮硬不吃油盐不进,钱不收,女人不要,一门心思要搞他的政绩,我让他搞,他妈的不长眼睛来搞我,我多少兄弟死他手里了。苍哥你混粤圈,离开了风口浪尖,可南三角现在是我撑着。”

  赵哥脸上表情有点荫,似乎要先礼后兵,“苍哥,每年的分红我一分没少过你。”
  乔苍眯眼打量他,唇角在笑,可笑得特瘆人,“赵哥,既然你这么说,今年分红我不要了,你自己兜着。”
  他说完掐了烟要走,赵哥嘶了一声,立刻改口,“苍哥,撕破脸也没意思了,我是着急,损失点钱我不心疼,但我手底下人跟着我干了多少年,江湖道义我不能不认。再说,条子私下逼供的手段可够狠,他们总有扛不住的时候,我手脚擦得干净,也架不住他们吐口吐得干脆吧。”
  乔苍问他信不信自己。
  赵哥说当然信,现在国内混这条道上的,不就出了苍哥这一位华南虎嘛。
  乔苍舌尖慢条斯理舔过牙库,刚才还荫云密布的眉眼柔和了几分,“那你等我消息,我保你这次出不了事。”
  赵哥一听乔苍担保,顿时乐了,他吩咐保镖半个小时内把人凑齐,然后对乔苍说今天晚上他做东。
  我从没见过这么大咖位的黑帮老大在赌桌上玩儿心眼,我觉得麻爷和傅彪那档次的碰到一起变脸就挺恐怖的了,见了这二位爷才知道小巫见大巫。

  拼内力,拼定力,怎么不动声色搅得波诡云谲,一个眼神知道你要放什么屁,蹦出一句话就知道你打我什么主意。
  真正的老大说话办事不需要试探,更不用拐弯抹角,底气就是最好的武器,势力摆在明处,你敬我,就得受我一口气,你不敬我,就得死我手里。
  赵哥和乔苍又玩了几把,各有输赢,直到保镖在门口招呼了声,赵哥让他把人带进来,他起身示意乔苍坐在旁边沙发,保镖开始收拾牌桌,摆上了几箱人头马。
  很多场子都喝这个,人头马最好的一种,差不多八十多万一瓶。就算普通的十几万一瓶,这几箱子也得小二百万。
  有钱人花钱就是拉屎擦屁股,没钱人花钱就是骨头上刮肉,每个人都想当有钱人,贫穷的滋味多煎熬,只有你不穷了回味起来才刻骨。
  一阵非常浓烈的香水味道从走廊上飘进来,我知道来了女人,这种场合没女人才怪了,女人就是男人玩乐助兴的工Ju,没有女人谈得再好也差了味道。
  乔苍靠在沙发背上,眯眼盯着门口,赵哥搂着混血女郎问她喜欢哪个明星,女郎当然不敢说男的,说了几个特别有名的女星,赵哥说一会儿进来的老板,手底下就管着她们。
  我好歹跟着宝姐在圈子里混了几年,什么有权有势的男人也都接触过,所以一眼就认出进来的男人是一家内地娱乐公司老板,姓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