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9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是,她心里就更加的好奇了,眼前这位美艳的女大夫到底做了什么让萧晋无法容忍的事情,以至于让这个好色的家伙连一丁点怜香惜玉的心思都没能生出来。
  “萧先生,请你自重!”尽管身体已经因为被羞辱而产生了反应,但在外人面前,巫雁行必须维持自己的尊严,“我是欠你的不假,但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随意的……”
  “有完没完?”萧晋直接不客气的打断道,“都告诉你别那么多废话了,还叨逼叨的,是不是要老子抽你一顿才行?”
  “你……”

  巫雁行还想说些什么,萧晋却根本都不给她机会,转过身就又对贾雨娇柔声说:“姐,你在这儿千万别客气,也甭拿她当什么牛人,想让她干什么,直说就成。”
  顿了顿,他又用警告的目光看了巫雁行一眼,接着道:“好了,具体的你们自个儿聊,我昨儿个晚上没睡好,找个地方眯一觉去,完事儿了叫我。”
  话说完的时候,他人已经穿过花厅去了后院。
  贾雨娇仔细瞅瞅巫雁行红的快要发黑的脸,怎么看都觉得她的怒火绝不是作假,为了避免事情再出什么波折,于是便和声微笑说:“巫先生,虽然我不知道您和萧晋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但是我很了解他。
  他这个人平日里就是嘴贱了些,有时候说出的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除此之外,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位温柔的人,所以,请您千万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巫雁行深吸口气,迅速将萧晋所带来的精神愉悦感抛诸脑后,面上恢复以往高傲矜持的表情,淡淡点了下头,说:“这些我都省得,贾女士不必担心,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
  出了花厅,萧晋走出没多远就看到巫飞鸾正在用力的踹着一棵树。那树上的叶子已经快要掉光了,还剩下几片摇摇欲坠,显然不全掉下来,那孩子是不打算罢休。
  “男子汉大丈夫,受了气就自己想办法找回来,对着一棵树撒气,算什么本事?”他背着手走过去,朗声说道。
  看见是他,巫飞鸾脸上的怒火瞬间变成了怨恨,但只是一闪而逝,就整理了下衣衫,规规矩矩的弯腰施礼。
  “萧先生,您好!”他语气平静的说,“我不是在撒气,而是因为这棵树上的那几片叶子快要掉下来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掉,我想着不如干脆直接把它们给震下来,也省的被风吹进湖里,还要让工人阿姨费劲打捞。”

  萧晋闻言双眼微微一眯,就问:“你是说,你在这里踹树,不是因为被我欺负了心里有火,而是心疼家里打扫卫生的工人阿姨?”
  巫飞鸾挠挠头,像个优秀的三道杠一样憨笑着说:“我没想那么多,就是觉着天凉了,工人阿姨很辛苦的。”
  萧晋静静的看了这小正太一会儿,也跟着笑了笑,伸出手指在树干上轻轻一点,那几片枯黄的叶子便毫无征兆的全都掉落下来。
  紧接着,他的笑容忽然一冷,手掌看似随意的轻扇了一下,半空中的叶子们便飘飘摇摇的飞到了不远处的湖中心,掉落在水里。
  巫飞鸾目瞪口呆:“萧先生,你……”
  “不知道你的师父有没有教过你,在针灸的技法中,最重要的不光是针和灸,还有气。”萧晋说,“而我刚刚让树叶掉落和飞进水里,用的就是我修炼出来的真气。
  我看你这孩子蛮有灵性,原本还打算把这一手传授给你,但没想到你竟然是个尊老敬老一心只会为他人着想的好孩子,这可就太可惜了。
  我昨天是怎么欺负你师父的,你应该都看到了,很明显我是个很坏的坏人,我的医术自然也只能传授给坏孩子才对。
  唉!可惜啊!”
  叹息着揉揉已经完全傻了眼的巫飞鸾脑袋,他又冷冷的接着说:“好孩子什么的,老子生平最讨厌了,现在,老子罚你去把湖心的那几片落叶给打捞上来。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反正老子离开的时候,不想再看到它们,记住了吗?要是做不好,老子会把你师父平日里教育你时所使用过的家法全都欣赏一遍!”
  萧晋不是在说笑,他确实觉得巫飞鸾是个很有灵性的孩子,而且现在年纪还不大,趁着三观还未成型,完全可以培养出一名优秀的中医来。

  要是任由他跟在心理变态的巫雁行身边,百分百会成长为一个现在医院最常见的那种自高自大、说不定哪天就会碰上不讲理的病人家属被人家给捅死的医生来。
  然而,他还是小看了这位小正太,十二三岁的孩子会撒谎,再正常不过,但在撒谎的同时,还不忘把自己粉饰成一个尊老敬老知礼懂礼的乖宝宝,可就不是单纯的撒谎那么简单了,这已经涉及到了人品问题。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知道的小人坏蛋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外表看上去是好人的伪君子,巫飞鸾能在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机,如果不加以惩罚和改正的话,长大了还不知道会变成怎样的大奸大恶之徒。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巫飞鸾的行为撑死只能算是一点小聪明,所以他根本就不明白自己又是哪里做错了,看看远在湖心微微荡漾的几片树叶,想起昨天湖水的冰冷,鼻子一酸,眼眶就泛起了红。
  萧晋昨天能毫不犹豫的把他给踹进湖里,今天自然不会有当一个好长辈的觉悟,冷冷的瞥了可怜兮兮的小正太一眼,又问道:“你师父住的地方在哪儿?”
  一个能让师父跪在地上舔鞋面和戴狗链子的人,肯定是有资格进师父房间的,巫飞鸾不傻,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于是他毫不犹豫的就抬手指向湖对面,态度保持着恭敬说:“家师就住在那里。不过,平时没有家师允许的话,除我之外的人是不可以随便进入那里的。”

  萧晋斜眼看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能进去?”
  “不是,”巫飞鸾赶紧摇头,“我、我是说,整个医馆里,除了家师之外,只有我有那个小院房间的钥匙,如果先生您想要过去的话,我可以为您带路。”
  “少特么跟老子耍心眼儿,不把那几片叶子捞出来,你哪儿都甭想去!”看着这个努力想让自己摆脱麻烦的小正太,萧晋想起了当年被爷爷逼着练功的自己,心里的反感就稍稍淡化了一些,抬手在他脑袋上敲了个爆栗子,好笑道,“把钥匙给我,老子自己会开门!”
  巫飞鸾没了办法,只能乖乖的把钥匙掏出来。
  萧晋也不看小正太会用什么办法去湖中心捞树叶,晃荡着钥匙绕到湖对面的后院,便在弯曲石子路的尽头见到了一面典雅的月亮门。
  穿过月亮门,映入眼帘的是一间再典型不过的中式小院儿——坐北朝南一栋两层正屋,两边分别为东西厢房,中间天井铺着整整齐齐的石板。
  西厢房前空出一块地种了棵石榴树,树下则有一套石桌石椅,东厢房和南墙之间搭了个不大的葡萄架,因为季节已经快要入冬的缘故,葡萄秧都已经枯黄,看上去十分的萧索。
  日期:2017-08-09 06:3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