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裕松见了,脸色非常不好。
  不要说他是一个书法行家,就是换那种普通人,也能看出顾秋这书法的漂亮之极。虽然比不上传说中的草圣张旭,却有自己独特的风格。
  懂书法的人说这是传神之作,精品这中极品,不懂书法的人也说,好看,字写得漂亮。
  顾秋的作品,时而凝重,时而轻柔,如柳叶随风。那种浑然天成的整体感,令人看了有种说不出来的舒爽。
  左晓静的两只眼睛,圆圆的,那种好可爱的惊讶,令人俊忍不禁。尤其是她的两只小手,塞进了可爱的小嘴里,好象一个瓷娃娃般,令人爱不释手。
  师大那些同学们,无不惊讶,呆若木鸡。
  天啦!太完美了!
  一些女孩子眼神中,流露出来的那种崇拜,简直令人妒忌。

  谭志方也没有想到,顾秋的书**底,竟然到这种境界,而此刻的顾秋,在他的眼里,完全就是一个男女通杀的怪物。
  政法大学的那些学生,都把目光落在黄裕松身边的那位高手身上。这位原本傲慢的少年,走近顾秋,恭恭敬敬地弯下了腰,“师父说了,不能狂妄,果然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古文峰甘拜下风,请受我一拜!”
  顾秋见这位古文峰虽然傲慢,但是还算是讲信用,有文人气节,因此他轻轻一托,“起来吧!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你只是某些人手中一个道具,错不在你。”
  古文峰道:“对不起各位,我古文峰技不如人,先告辞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文峰,文峰!”

  黄裕松的脸色很难看,古文峰居然自动放弃这一局,这意味着他已经认输了。黄裕松就想借这个机会,趁机溜走。
  可这些人哪里肯放他离去?谭志方早就料到这一点,挡在他面前,“哎,愿赌服输。你是继续赌下去,还是兑现承诺。”
  黄裕松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师大上百名学生,将他们团团围住。
  “兑现承诺,兑现承诺,愿赌服输,愿赌服输。”
  黄裕松道:“你们不要太过份!”
  顾秋站在那里,用小手指抠了抠耳朵,“说什么?我怎么没听见?”

  黄裕松道:“你们不要太过份!这样对大家都没什么好处!”
  “哟,我没听错吧。刚才是谁在这里大言不惭,说如果我们输了的话,不但要立刻解散师大书法协会,而且还要拿走这里所有的作品,再怎么着?”
  黄裕松盯着顾秋,“小子,别太嚣张,我认得你的!”
  “你什么意思?认得我又怎么样?认得我难道我还要给你开后门不成?”顾秋最恼火这种人了,再加上这段时间,自己工作上又不顺利,不知怎么回事,听到对方这句话,他就来气了。“来人!把他抓起来!”
  哗啦——!
  这下师大的那些男生们,一下子围拢过来,政法大学本来就没来多少人,他们没准备打架的,只是想利用古文峰的优势,压服这些人。
  哪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十几个人一下就被师大的男生们制服了。

  顾秋笑了笑,朝谭志方呶呶嘴,谭志方拿起毛笔,在他们的脸上,画了一只大大的乌龟。
  谭志方很龌龊,把乌龟的头,画在他们的鼻梁上,那种感觉好象随时要伸进他们的嘴里似的。
  那些女生,捂着嘴巴偷笑。现在的大学女生,哪个看不懂啊!乌*哎!
  干那个用的!
  呜呜呜——!
  几个人挣扎未果,谭志方压着黄裕松的脖子,“叫姑奶奶!”
  黄裕松不叫,谭志方拿着毛笑,笑笑道:“不叫也行,那就脱了衣服裸奔。然后嘛,在你们身上画什么好呢?”
  “哦,照相机,谁有照相机!扒了他们的衣服,让他们裸奔去!”
  “扒衣服,扒衣服!”

  那些男生都起哄了,一些大胆的女孩子也笑了起来,跟着喊,扒光他们!
  听说要扒衣服,黄裕松刚开始不服,没想到谭志方说扒就扒,果然扯开了他的衬衣,又去解他的腰带,这下他就慌了,“我叫,我叫——”
  把左晓静请过来,左晓静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但她被推到对方跟前,也没有办法。
  黄裕松就轻轻地叫了声,“姑,姑,姑奶奶——”
  “什么?听不见啊!你们听到没有?”
  谭志方扯大了喉咙,所有人都大声回答,“没有!”
  黄裕松眼里,已经迸发出杀人的怒火,但是他没有办法,被迫又喊了一声,姑奶奶!
  左晓静皱了皱眉,实在有些怪怪的。黄裕松比她大好几岁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不害臊,她对黄裕松道:“黄裕松,记住了,做人不要太嚣张。”
  黄裕松黑着脸,“我们可以走了吗?”
  顾秋说了一句,“协议上的第一条,如果你们输了,在脸上画只乌龟,从这里爬出去,永远不得再进师大的门。”
  “你——”

  黄裕松气得浑身发抖,瞪着顾秋,一付要杀人的模样。
  “爬啊,爬啊!”谭志方兴灾乐祸,在那里起哄,师大的男生们,也不是好惹的,一个个跟着起哄。黄裕松等人,被他们按倒在地上,果然一个个爬了出去。
  第109章 非同寻常的际遇  哦耶!
  我们赢了!

  一群人欢呼起来,书法协会的大厅里,一片笑容。
  大家都很高兴,左晓静更是眨着圆圆的大眼睛,笑得合不拢嘴,两个小酒窝,看得令人痴迷。谭志方一直注意着她,此刻也不禁心花怒放。
  吴承耀一直在拍今天的这些内容,顾秋道:“走啦!”
  “想走?”
  左晓静看着他笑笑,回头喊道:“同学们,要不要他走?”
  “不要!”
  顾秋道:“你什么意思?”

  左晓静拿起笔,在手里做了做样子,“画只乌龟!”
  靠,不会吧!你们这是要恩将仇报啊!
  谭志方也傻了,“干什么,干什么?反了你们了?顾秋是你们的大恩人,救了你们整个书法协会,懂不?”
  左晓静道:“没你什么事,让开,让开!”
  谭志方拦在面前,“不让!”

  “那你留下来?”
  “留下来干什么?”
  “当我们的导师啊?同学们,你们说要不要?”
  众人摇头,“不要!”

  “看到没有,他们都不喜欢你,走吧,走吧!顾秋留下来就行了!”
  谭志方郁闷了,“你们也不用这么打击人吧?”环顾这么多美女,吞了下口水。“顾秋,看来你有麻烦了!”
  吴承耀也发现了左晓静的企图,摆摆手,“我们先走了!拜拜!”
  “喂!你们——”

  吴承耀两个哈哈地笑着,很快就挤出了人群。
  顾秋对左晓静道:“我也告辞了,你们忙,你们忙!”
  左晓静眼睛里闪过一丝笑,“姐妹们,上!”
  擦——!

  只见她一声令下,男生退后,女生上前,用人墙堵住顾秋。她们也不拉,也不扯,双手放在背后,挺起胸部,一排,二排,三排……
  步步必进,你敢碰不?
  顾秋本来伸手去推,额,这从哪里下手都不好啊!
  万一推到人家肉多的地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