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志方也跳出来,“麻痹的,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蚤子,明摆着的吗?你们大家都看到了,刚才他临摹的时候,根本都不用看,这说明什么?他在家里已经临摹上千,上万次了,不信你上他再临摹一幅其他的作品看看,有没有这么牛必,眼睛都不望一眼,就能这么快写出来。”
  “对!卑鄙无耻,明显是作弊。”
  很多人想哄了,从书法作品来看,两人水平相差无几,关键就是一个时间问题。黄裕松看到大家都不同意,他只好道:“好了,好了,这一次就算是平手,还有二次机会。”
  政法大学的人都看到了,顾秋在书法上,不输于自己这边的高手,要是换一新贴,未必能取全胜。
  算是平手,那等于这一次没比罗,大家的心情又好过了一些。
  左晓静道:“刚才是你们出题,这次应该由我们来出。”
  黄裕松道:“也行,这书法比的就是功底,你们出就你们出吧!”
  左晓静道:“这次我要求临摹现代书法大师郑之秋老先生的《破阵子》。”她们协会里,也有一幅赝品,这是左晓静看过顾秋那幅作品之后,自己弄出来的。
  既然他们能搞鬼,自己为什么不可以?按理说,顾秋对这幅作品,应该是很熟悉了。
  黄裕松道:“那怎么行?谁又能保证他没有熟练这幅作品?”
  这时顾秋道:“好了,你们都不要吵。现在墙上有这么多作品,你随便挑。等你挑完了,我来提要求。”
  黄裕松看了傲慢的年轻人一眼,指着一由张旭的作品,“就这个吧,我喜欢狂野一点。既然大家都是精于此道,想必对张旭的作品应该都很熟悉,这没什么公不公平的。那就不限时间,只比功力。这样才能显不出真水平。”
  顾秋说行!
  对方却得意地一笑,“不过我还有个条件。”
  “你说!”
  “给各自十分钟,仔细看过之后,必须背对着这幅作品,谁临摹出来的作品更必真,就谁赢!”
  “啊???”
  很多人都郁闷了,这是什么鬼主意啊?看来这小子还真有几分本事,居然敢提这样的条件。原本以为顾秋会拒绝,没想到顾秋淡淡一笑,“没问题。既然你喜欢刺激一点,那不妨再玩大点。”
  “你想怎么玩?”
  顾秋道:“也不用背对了,蒙上眼睛吧!敢吗?”
  “啊——”
  这时所有的人都傻眼了,居然要蒙上眼睛写书法,这不是闹着玩么?找谑啊!
  砖家说,写书法作品,讲究个手到,眼到,心到。你们把眼睛蒙上,写到哪里去了都不知道呢。
  偏偏对方把心一横,“蒙就蒙!”
  黄裕松急了,心道,“糟了,要坏事!”
  可他的队友已经答应,他想反否也不成啊!
  顾秋道:“好!那请哪两位美女,奉送两条丝巾,或腰带。”

  有人起哄,“丨内丨裤和丝袜行不?”
  左晓静解了脖子上那条丝巾,交给顾秋的时候,眼睛看起来有种危胁之意,好象顾秋要是不赢回这一句,她就要扑上来咬他一口。
  顾秋接过丝巾,淡淡一笑,“谢谢!”
  第108章 叫姑奶奶  蒙着眼睛写书法作品,这可是高难度的挑战,这家伙居然敢答应,看来的确是个高手。
  当然,人家好歹也是个省里青少年书法大赛的冠军,没有三分三,哪能上梁山。

  两个人都蒙好双眼,站在书桌前面。接下来的表演,那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瞪大双眼看着两人。
  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抓起笔,醮了醮墨汁。
  张旭的作品,以草书见长,素有草圣之称。精能之至的笔法和豪放不羁的性情,让世人望尘莫及。现在两人写的,正是张旭作品,一般人能模仿得三分象,已经很难得了。
  现在两人蒙上双眼,换了一般人,不写到桌子上去,就已经很了不起啦。但是两人的确非同一般。政法大学这名高手,是新来的学生,黄裕松听说他曾得过全省的书法大赛冠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拉进协会。本来以他高傲的性格,根本不稀罕这些东西。
  以前在苦练书法的时候,他曾经也蒙着双眼,练过一阵,感觉还不错。而且他这个人,一向极为自负,自己堂堂的全省书法冠军,应该是所向披糜的,怕什么?
  黄裕松看着他写字,心里蛮紧张的,而他自己,却有着十二分的自信。
  一路狂草写下来,落款,扔笔。
  奇怪的是,整个协会的房间里,没有一丝声音。
  当他把丝巾取下来,发现顾秋正坐在那里,面带微笑望着自己,“写完啦!”
  他朝顾秋那边望过去,顿时一阵大汗淋漓。
  他甚至不知道顾秋是什么时候写完的,看人家气定神闲的样子,肯定都休息好久了。

  再看顾秋的书法,显然跟自己不是一个档次。于是他就惊恐地望着顾秋,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黄裕松的脸色很难看,很明显,不管是速度上,还是作品的风格,自然顾秋更胜一筹。
  不过还好,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众人突然起哄了,哦哦哦欢快地尖叫着,左晓静看到眼前这一幕,欣喜若狂,笑容绽放,宛如一朵盛开的花朵。
  “我们赢了,我们赢了!”
  一群人大喊起来,黄裕松道:“急什么,还有一场。”
  左晓静道:“对,还有一场,你打算怎么比?”
  黄裕松看着自己的那位师弟,“比真功夫!凭自己的本事,写一幅作品出来。老是搞临摹,算什么真本事?一个真正的书法家,必定有自己独树一帜的作品。”
  要搞真功夫了,顾秋看着黄裕松,笑了起来,“行,既然你想比,那就比个彻底。”
  顾秋朝谭志方喊了句,“铺纸!”
  谭志方知道,顾秋要玩真的了,他对左晓静道:“快去拿纸。”
  左晓静道:“那不是有吗?”
  “笨啊,拿你们这里最好的纸来。”左晓静明白了,她立刻就想到顾秋上次写的那幅作品,几乎到了以假弄真的地步,那么这次他全力以赴,肯定要超越上次的成绩。
  左晓静跑进办公室,拿出她平时舍不得用的宣纸,又拿出她最爱的毛笔和优质浓墨。

  一切搞定,顾秋站在那里,由于他刚才露了一手,很多人看他的眼神,完全一脸崇拜。试想一个人,如果能象顾秋那样,蒙着眼睛也能写出这么漂亮的书法,那他的在书法上的造诣,绝对是堪称一绝。
  在场的大都是书法协会的成员,如果说他们还是凡夫俗子,那顾秋已经是神级人物了。这种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能练出来的。
  这次比赛,不是两个人一起写,而是顾秋先来。
  拉开架势,顾秋走近书桌,信手抓起那支拇指粗的毛笔。

  既然是自由发挥,只要怎么写得漂亮就怎么写,顾秋提笔,饱醮墨汁,双腿分开,从容落笔。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茆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辛弃疾。

  顾秋一气呵成,写的是一手漂亮的草书。那种意气风发,颇有点古人挥毫泼墨的味道。
  写完之后,毛笔在手里飞速转了几个圈儿,只见他屈指一弹,啵——!
  毛笔飞上天花板,打了几个转,叭地一声落在笔架上。
  顾秋拍拍手,“见笑了,见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