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谭志方就凑过来,“冲冠一怒为红颜,哪个女的这么好福气?跟兄弟说说。”
  顾秋推了他一下,“发神经。我现在被调到纪委闲置起来了,郁闷。”
  吴承耀道:“这个正常,我估计现在你们上面那些领导,一个个都防着你呢。哪个都怕你。所以你完蛋了,他们肯定会让你坐冷凳板,给你一个闲职,没什么具体工作安排。”

  还真让他说对了,顾秋在心里嘀咕,难道当初何汉阳也是这个意思?
  何汉阳县长是不是这个意思,顾秋当然不知道,但他现在的确被人打入冷宫了。看来还是锋芒太露啊!刚进招商办,就把谢毕升搞掉。因为汤洋的事,又把汤立业搞掉,你说他们那些领导,能不防着自己么?
  看来自己的策略有问题,让这些大老爷们担心了。
  顾秋扔了烟蒂,“走吧,吃饭去。”
  吴承耀站起来,拍着顾秋的肩膀,“没事的,人家上刑场的时候还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你这有什么?年轻人,机会多的是。说不定,还有更好的机会等着你。”
  谭志方问,“去哪里吃饭?”
  吴承耀道:“去师范旁边新开的那家店怎么样?听说很不错。”

  提起师范,谭志方的眼睛就亮了,“好啊,好啊!”
  吴承耀戳了他一下,“少发骚。跟你说了没戏,你还自恋。”
  谭志方撇撇嘴,“不试试怎么知道?”
  三个人拦了辆的士,赶到省城师范旁边的店里。
  这里生意还真不错,人来人往,不过大都是学生。
  吴承耀要进包厢,顾秋道:“坐外面吧!又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刚刚落坐,点了七八个菜。谭志方问,“喝什么酒?1573怎么样?”

  顾秋道:“啤酒吧,冰的,别那么官僚,咱都是穷人。”
  要了一箱啤酒,刚刚坐下来喝。
  几个学生模样的人走进来,对方五个人,三女二男。
  五人一边走一边说,“真是气死了,他们也太嚣张。不行,我们得想个办法,不让能他们砸了我们书法协会的招牌。”

  谭志方抬起头,欣喜地喊了句,“左晓静!”
  顾秋和吴承耀这才发现,原本左晓静也来了。
  左晓静看到谭志方,撇了撇嘴,又把目光移过来,发现顾秋和吴承耀也在,撇了撇嘴,“怎么你们也在?”
  谭志方很热情,拉开凳子,“一起坐吧!我们刚吃上。”
  “服务员,加凳子。”
  不待左晓静同意,他就喊起了服务员。

  左晓静那些同学都看着她,吴承耀当然不好意思不说话了,他也道:“坐,大家一起坐。”
  顾秋看着左晓静,没想到左晓静已经朝他走过来,“你——就是上次裱字的那个。”
  谭志方马上加了句,“人!”
  “呸,我知道是人,就你不是人。”左晓静一句话,把谭志方气歪了,却不敢回嘴。
  顾秋和吴承耀都在心里暗自好笑。
  在谭志方和吴承耀的邀请下,五人坐下来。另几个同学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左晓静道:“坐吧,没事,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这个是谭志方,这个是吴大记者,省日报的。”
  听说吴承耀是省日报的记者,那两个女孩子情不自禁哇了一声,大记者哎!那花痴模样,灵活灵现。
  左晓静没有介绍顾秋,因为她无从介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吴承耀道:“跟他们两个比,我算个屁啊!”他指着谭志方,“这个呢,南川市最大的煤老板儿子谭少,这个呢,安平县纪委监察室主任顾秋。”

  煤老板,他们听得懂。但是监察室主任,他们就不懂了。左晓静看着顾秋,“你真是安平县纪委监察室主任?”
  顾秋摇头,“听他瞎吹。我打工的呢!”
  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这些学生看他们三人的眼神,愣是不一样了。
  谭志方呢,更是有些神气,有面子啊!他拍着胸脯,“大家放开了吃,喜欢什么点什么,我请客!”
  暴发户来了!左晓静看了他一眼,皱起眉头。顾秋和吴承耀见他这公鸡发春的模样,也不吱声。

  加了菜后,八个人刚好一桌。
  顾秋举起杯子,“左晓静,谢谢你上次帮我!”
  左晓静笑笑,“我只能喝饮料哦。”
  谭志方抢过话题,问左晓静,“刚才你们说什么?谁敢砸你们书法协会的招牌?”
  左晓静是学校书法协会的会长,这事谭志方早就知道了。左晓静道:“他们政法大学有几个挺嚣张的男生,到我们这里来踢场子,今天晚上约了我们决战,比试书法。”
  “靠,还有这种事,我去摆平他!”
  “你?”左晓静摇了摇头。

  谭志方急了。“我不行吗?”
  左晓静道:“那几个人很厉害的。”
  吴承耀笑了,“让顾秋出马吧!”
  顾秋道:“开什么玩笑?我哪行。”

  左晓静有些疑惑地望着顾秋,似乎想说什么,吴承耀道:“别看了,上次你见到的那幅作品,就出自他之手。”
  “真的吗?”没想到左晓静反应这么大,很夸张的叫了起来,然后就跑到顾秋身边,拉着顾秋的胳膊,“那你一定要帮帮我,我记得的,你叫顾秋。”
  顾秋踢了吴承耀一脚,“就你多事!”
  顾秋本来不想惹这种事,他此次出来,只是想放松一下心情。
  被吴承耀供出来之后,左晓静居然软磨硬泡,拉着顾秋的手不松。左晓静虽然年纪不大,毕竟也是大二的学生。顾秋的胳膊碰到人家那胸部,弄得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倒是左晓静的那些同学,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左晓静在他们心目中,那可是骄傲的公主,今天这是怎么啦?居然如此低声下气哀求眼前这个年轻人。

  跟他们相比,顾秋大不了几岁。这里面有一个男生,甚至比顾秋还大。左晓静的书法,他们亲眼所见,那是他们师范最厉害,最顶尖的人物,连他们的书法老师也叹为观止。
  一般有才气的学生,都很傲气的,跟左晓静在一起的那几个同学,无一不是学校里顶尖的人物。近两年,师大开展了一个叫复古中国风的项目。
  校长说,当老师的,如果你几个字都写不好,拿什么去教你的学生?因此,学校里兴起了一股书法风潮。左晓静是张老先生的外孙女,顾秋当然知道她的底蕴不错。
  不过他也没有亲眼见过左晓静的风采,可她那些同学,对左晓静这个书法协会会长,却是崇敬有加。
  左晓静对顾秋如此推崇倍致,令他们暗暗惊讶。
  顾秋只好应承下来,“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左晓静说,“前不久省文化局搞了一次书法联谊大赛,全省的所有大学都有组织人员参加,我们师大的书法协会夺得了冠军,没想到他们政法大学那边的人不服气,多次到我们学校来闹事,每次都败阵而归。这次他们学校转进来一名新生,据说书法非常了得。还给我们下了战书,说今天晚上要来摘了我们的牌子,并要求我们书法协会从此解散,所有会员,都加入他们的协会。”
  顾秋道:“加就加呗,既然他们强,加入他们有何不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