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107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知道我说的这话有些混账,但都是事实啊,如果我开车,万一出点什么事怎么办?眼看着陆晴雪的脸由喜变怒再变哀,最后竟然哭了起来道:“你竟然都不管我!呜呜呜。”
  这,窝草,你别哭了!
  我无力地挠挠后脑勺道:“我送你!”
  我送你!我送你!这句话我我重复了好几遍才拦住陆晴雪那吧嗒吧嗒往下掉的眼泪,说完这话可把陆晴雪美死了,瞬间换了一张笑脸道:“那你今晚陪我!”
  不行,坚决不行!我叶小飞就不是那种人!
  不过这话我没有直接说出来,换了一种委婉地表达方式道:“今天太晚了,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好好休息,女孩子总是熬夜会提前变成黄脸婆哦,更何况明天我还有模拟考试,我还得回去复习。。..”
  陆晴雪虽然还是有点不乐意,但是这次没有任性乖乖回了酒店,我只是把她送到酒店门口,见到她安全进去才打车离开。
  回到宿舍已经凌晨四点钟了,我的发小刘文辉自从出院以后便回老家休养身体了,过些日子才回学校,所以现在宿舍里就我一人住,倒也清静。不过我躺在库上的时候却没有一丝困意,因为我这心里始终在惦记着赵枫,直到天蒙蒙亮,我才昏睡过去。
  作为好学生的我的作息时间向来都是有规律的,每天必定七点醒来起库,不过昨天晚上睡得确实太晚了,我竟然一股脑睡到了十点钟,我睁开眼后一看手机上的时间都懵逼了,窝草,今天的考试!
  我猛地坐起穿衣服,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的缘故,我的耳朵里竟然出现了幻听:“就算你现在去也赶不上第一科目的考试了,这次成绩必定拿不了全校第一。”

  这声音熟悉得我经常在梦里听到,还能是谁,赵枫来了!
  我转头一看,真的是赵枫!赵枫正端坐在刘文辉的库铺上一脸笑意地看着我道:“小飞,你总算是醒了。”
  有赵枫的地方必然会有赵影在,他抱臂守在赵枫身边,还是和之前一样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不过他的鼻梁骨竟然多了一道两厘米长的疤痕,而再看看赵枫整个沧桑了许多。
  我见到赵枫和赵影的第一眼就是傻了,没想到他们会一大早出现在我宿舍里,对此难以相信的我还忍不住扇了一巴掌自己,是有疼痛感,这不是梦。
  “才几天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赵枫笑呵呵地开我玩笑道。

  “赵枫,真的是你。”此时我已经激动地说不出更多的言语来,就一个词,开心!
  “不是我是谁?”而赵枫一脸平静的模样跟个没事人似的,我真想拿我手里的臭袜子摔过去。
  “你没事了?”
  “没事了。”
  “都解决了?”

  “解决了。”
  “没事了就好,解决了就好。”
  我们之间的言语虽然简单,但是字字都饱含这些日子我对赵枫的惦念。
  “对不起小飞,让你担心了。”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身为你的朋友,眼睁睁地看你身处险境却无能为力,你放心,无论你以后发生什么事,我叶小飞第一个站出来替你扛。”
  简单又真挚的寒暄过后,我们的聊天才渐渐进入状态,赵枫和赵影的突然到访,完全给我来了个措手不及,此时此刻唯有一个拥抱才能表现出我们好兄弟之间的情谊,赵枫当然愿意,但这个事事的赵影就不行,见我扑过去,一个后退闪开了,搞得我实在没有面子。
  赵影冷冷地说道:“男男有别。”
  我,有别你妹,你想多了吧!不抱就不抱,你行你厉害,我打不过你,但我还是忍不住冲赵影翻了个白眼,总得让我从其他地方报仇吧。
  “影不喜欢和他自己以外的人亲密接触。”赵枫解释道。
  除他自己以外?我问道:“那他老婆呢?”
  我这话一出,整个宿舍的空气都凝结了,赵枫哑口无言,这个问题只有赵影本人才有发言权,他竟然还真的回答了道:“我只喜欢和老婆亲密接触。”
  窝草,真没想到赵影你原来是这种人,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光头和尚不近女色要守身如玉一辈子的。
  多日不见,我和赵枫之间免不了一阵长聊,这会我才知道其实赵枫一直在暗中关注我帮助我,包括昨晚陆永明突然空降皇宫夜总会,也少不了赵枫的推波助澜,他担心我一人应付不了刘元,自己又不能及时赶过来,这次才借陆永明之手帮助我。听到这里,我又是一阵懊恼,对赵枫我却什么忙都帮不上。
  而赵枫也看出我对他心有愧疚,连忙安慰我道:“你放心,我没事,不用担心我。”
  哎,我只能暗自叹息,并暗下决心他日必定站在与燕京赵家人一样的高度上。这些都是未来规划,我还是先看眼前吧,赵枫和赵影一大清早来到我宿舍肯定不只是来找我叙旧的,我问:“赵枫如果你真拿我当朋友,有什么事就尽管和我说,我能做到的肯定会竭尽全力帮你。”

  赵枫的脸上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道:“你想多了,我能有什么事。”
  “你今天来的目的是不是你们赵家家主继任大会?”赵枫一听愣住了,怕是他没有想到我会知道这事,我连忙解释道:“做昨天晚上熊哥也来皇宫夜总会了,我从他那打听到不少有关你的消息,你不要怪我,我也只是担心。”
  赵枫的伪装被我戳穿,最终露出了那副颓败又沧桑的神情,整个人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完全不像他这个年龄该有的状态,他无力说道:“原来你都知道了,你猜得没错,我这次来找你确实是为了赵家家主继任大会,我需要你帮我。”
  我静静地等待赵枫的后话,你就坦言说吧,无论什么上刀山下火海的忙我都会帮你,这就是我的态度。
  “那我父亲失踪你应该也知道了?”
  我点点头道。
  赵枫一脸正色道:“其实我父亲不是失踪,而是被赵阔关押起来了,他对我爷爷说了谎,但我又没有直接证据不能当面戳穿他,只能静等出手的时机。我已经打听到了,赵阔打算在他继任赵家家主那天要对我父亲动手,并拿我父亲的血祭奠他的家主继任大会。”

  可以看出赵枫咬牙说出这话的时候,恨不得一下子弄死赵阔。
  哎,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赵阔和赵广本为有一母同胞的兄弟,又何苦咄咄逼人呢?
  赵枫稍稍平缓了激动的情绪继续道:“但我身为执法堂的堂主那天必须在现场接待客人维护治安,完全无暇脱身,所以小飞我郑重请求你帮助我救下我的父亲,你是我赵枫唯一信任的朋友。”
  见赵枫如此客气,我连忙表现的不乐意说道:“还说是朋友呢,朋友之间哪有这么生分的,什么请求不请求的,有话你就直接说。”

  “好。”赵枫的脸上总算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随后赵影便将参加赵家家主继任大会的请帖递给了我,一看就是赵家内部人送出来的请帖,金色的请帖在透过窗户射进来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这上面烫的可是真金,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全部控扣下来应该值不少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