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20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着,跑到客厅从自己包里面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一个陌生的号码,稍稍犹豫了一下就接通了。
  只听一个男人问道:“请问是周玉露吗?”
  周玉露疑惑道:“是啊,你是……”
  男人说道:“我叫林军,陆涛的律师……”
  周玉露楞了一下,随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心中一喜,心想,陆涛的律师找自己干什么?难道陆涛死前留下了遗嘱?如果真是这样,说不定跟遗产有关呢。
  “你……你找我有事?”周玉露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男人没有回答周玉露的话,而是说道:“我想问问明天你在不在陆家镇,想跟你谈点事……”
  周玉露马上说道:“哎呀,我在城里面……请问找我什么事啊。”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道:“还是见面再谈吧……既然你在城里面,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时间……”
  周玉露急忙说道:“有时间有时间,你说我们在哪里见面?”
  男人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在什么地方?”
  周玉露也不知道徐晓帆家的地名,于是冲站在一边的徐晓帆小声问道:“你家在什么路?”
  徐晓帆一脸狐疑地说道:“南大街……”
  周玉露急忙冲电话说道:“南大街,不知道你……”

  男人马上打断了周玉露的话说道:“南大街?真是巧了,我们的律师事务所就在南大街附近……这样吧,这条街的转角处有一家名都茶楼,灯箱很醒目,二十分钟之后我们在哪里见面吧……”
  周玉露说道:“好的好的……哎呀,可我不认识你啊……”
  男人说道:“不要紧,我认识你……对了,你儿子是不是跟你在一起,方便的话把他也带上,我有几个问题要问问他……”
  周玉露越发推测肯定是陆涛给自己的律师留下了什么遗嘱,哪里还顾得上多想,马上说道:“好的,林律师,不见不散……”
  徐晓帆一脸狐疑地盯着周玉露,等她挂断手机,急忙问道:“谁啊……你找到律师了?”
  周玉露犹豫了一下,兴奋地说道:“陆涛的律师找我……还让我带着思岳……说是要跟我们谈谈,你说,我又不认识他,他要跟我谈什么?”
  徐晓帆说道:“你的意思是陆涛有可能给律师留下了遗嘱?”
  周玉露说道:“除了这个原因,没有别的解释……哎呀,我准备一下……你说,他会问我什么问题?”

  徐晓帆一脸不解地说道:“他怎么晚上找你?”
  周玉露说道:“他不知道我在城里,本来明天要去陆家镇的……他的律师事务所就在南大街附近,这不是图方便嘛……”
  说着,冲卫生间大声道:“蒙蒙,快点出来,我们要出门……”说完,马上拿起包包跑进了小卧室。
  徐晓帆站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摇摇头,然后坐到沙发上选了一个频道开始看电视,顺便还给自己倒了一杯葡萄酒。
  约莫三四分钟,只见周玉露已经穿戴完毕,陆思岳也从卫生间里出来了,一边给儿子穿上外套,一边对徐晓帆说道:
  “哎呀,晓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上次阿鸣给了我一张卡,说是可以在望江大厦免费住一晚。
  蒙蒙长这么大还没有住过六星级酒店呢,干脆就让他开开洋荤,今晚就不住在你这里了,如果明天不回陆家镇的话,在来你这里混一夜……”
  徐晓帆一眼就发现周玉露有点言不由衷,猜测自己刚才跟她的谈话引起了她的警觉,明摆着是在躲避自己,甚至好像有点跟自己生分了。
  “随你吧,我这里当然比不上六星级宾馆了……我怎么忘了?望江大厦可是陆鸣的资产,别说在哪里住一晚上,就是住上十天半个月,难道他还会要你的钱?”
  周玉露有点尴尬地笑道:“那怎么好意思?毕竟,宁化雨是那里的总经理……”
  徐晓帆讥讽道:“总经理算个屁,充其量也就是陆鸣的高级打工仔,你可是大老板的情人,她还敢问你要钱不成?”
  周玉露瞥了一眼儿子,胀红了脸,嗔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咱们五十步不笑一百步……”
  徐晓帆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不该当着陆思岳的面说这种话,笑道:“我找个机会也去住几天,看看那个混蛋给不给我这个面子……对了,你们约在哪里见面?”
  周玉露说道:“好像是……明都茶楼……说是就在这条街的拐角处……”
  徐晓帆挥挥手说道:“那就快去吧,如果陆涛真的留下了遗嘱,你就不用跟宁化雨打官司了……”
  周玉露和儿子刚刚出门,徐晓帆在屋子里转悠了几圈,然后从茶几下面找出一本黄页翻看了一阵,随即拿起手机拨打了114查号台,问道:“请问南大街附近有哪几家律师事务所?”
  过了几秒钟,查号台的小姐说道:“南大街附近没有律师事务所,最近的一家是天平律师事务所……”

  “在哪条街?”徐晓帆问道。
  小姐说道:“在大成路附近……”
  徐晓帆没等小姐说完,就挂断了手机,跑到窗口朝着楼下看了一眼,正好看见周玉露带着儿子从大门里出来,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叹了口气,嘴里忍不住念叨:“用心良苦啊……”
  说完,飞快地跑进卧室穿上了外套,一阵风似的出了门。
  给周玉露打电话的正是陆战林,他就站在徐晓帆公寓对面的一块广告牌下面打的电话,打完电话之后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直等到周玉露和陆思岳两个人出来。
  他当然不是认识周玉露,可他认识陆思岳,即便黑夜中看的不是太清楚,可他马上确定这对匆匆忙忙从公寓里出来的母子就是周玉露和儿子。

  等到周玉露母子两个走了一二十米远,他才机警地观察了一下四周的行人,然后远远的从马路对面跟了上去。
  陆鸣没想到陈丹菲跟自己来真的,不仅要缠着自己带她晚上去见那个律师,还要跟他去见孙明桥,说是闲得无聊,既然没有秘密,为什么不能让她一起去?
  陆鸣忍不住感到奇怪,按道理说陈丹菲是个很有事业心的人,以前整天在工地上忙活,连女儿都不管了。
  可这过完年都快一个星期了,只去过公司两次,然后整天跟自己腻在一起,好像成了跟屁虫似的,这种变化还真让他有点担心。
  在去望江大厦的车里面,陆鸣忍不住问道:“丹菲,你最近怎么这么闲?眼看着学校就要被水库淹掉了,难道就没有一点事情可做?”
  陈丹菲嗔道:“既然都要被水淹掉了,我瞎折腾什么?哼,你不是巴不得淹掉吗?”
  陆鸣急道:“可你也要做点准备工作吧,我让你去跟银行谈谈,再拉几个投资者进来,难道你当耳旁风吗?”

  日期:2017-08-19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