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3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挥挥手,陈玲推着我朝着病房去,我到了病房门口,看到了很多人站在门口,我立马说:“都别吵,我有办法,别着急,我们好好开会。。。”

  我在一群人质疑的眼神之中,被推进了病房,我坐在轮椅上,看着他们,他们也看着我,几个老家伙都一脸的烦躁,马炮很不爽的靠在墙上,马欣捏着鼻梁,很疲倦,继而连三的事情,让她也心力交瘁。
  我说:“意外,光哥,没有死,不要多问,我会扛着。”
  “你扛着?你算什么东西?你扛的起吗?你看看你们两个,妈的,搞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半死不活,一个坐在轮椅上,你还跟我说你扛着,你怎么扛啊?”四叔愤怒的说着。
  “要吵架吗?”我愤怒的瞪着四叔看着。
  他很生气,刚要说什么,我就立马说:“好,你有资格,你扛,马帮所有的事都交给你,赵奎,柱子,给我吩咐下去,所有人都给我听四叔的话。”
  四叔听了我的话,突然有点傻眼,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说不出口,又急的很烦躁。
  “那,这个时候不是我们推卸责任,我们做老的,应该在这个时候独挑大梁,但是一直所有的事情都是你们做的,所以我们没办法接手,邵飞,现在是烂摊子,你让我们接手,是不仁不义。”五叔不高兴的说着。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所以,我自己扛啊,你们就听我的。”
  “要是再出事怎么办?我们一个龙头,一个代理龙头都在医院里躺着,再出事,我们马帮就要散伙了。”四叔不高兴的说。
  我听着就捏着鼻梁,愤怒的说:“本来也就是从散伙强行推起来的,再散伙又怎么样?比以前惨吗?一点骨气都没有。”
  四叔还想说什么,马文就说:“好了,别丢人了,邵飞,说吧,我们做什么,你就说,我权利支持你。”
  我看着马文,这个老东西还算有大局观,我看着所有人,我说:“放出去话,要吴海的命。。。”
  所有的人听着我的话,都震惊了,马欣第一个不同意,说:“邵飞,你还要打?我们能打赢又怎么样?”
  我看着马欣,我说:“别废话,照我说的做,给我放出去消息,我们要吴海的命。”
  听到我的话,马炮就站出来,说:“真要还是假要?真要的话,现在我就去要了他的命。”
  我看着马炮,如果马帮的人能聪明一点点的话,也不至于到这个时候,一个能用的人都没有,我说:“我要他的命干什么?我要把被动变主动,我要他们主动来找我和解,懂不懂?能不能长点脑子?我要让他们来找我们和解啊。”
  “我草,代理龙头都被人家干掉了,还他妈的要和解?你忍的了,我忍不了啊。”马炮不爽的说。
  “算账在秋后,我们现在要稳,你知道吗?”我冷冷的说着。

  马炮双手插在兜里,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他说完就踢开了门,走了出去,我说:“叫四眼盯着田光所有的店铺,出事了,他负责。”
  所有人都点点头,无话可说,我们现在很艰难,必须有人都站出来扛着,必须,我扛不起,我就得耍点小聪明,路要一步步的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咪,我们走着瞧,给你活路你不要,你一定要走死路,那就送你一程。。。
  吴海跟这件事没关系,主导的人是小咪,但是我要吴海的命,因为他就在现场,我把所有的事情都退给吴海,就是为了让珠宝街的人能站出来主动跟我和谈,他们是做生意的,我们是混事的,他们要钱,我们要命,他们不想人死,就只能出来跟我们谈,打,他们是不可能打的。
  虽然我现在很想跟珠宝街来一场决斗,但是现在我们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五爷田光都躺在了医院里,剩下的这些人一个有用的都没有,我还得坐轮椅,所以,我必须得隐忍,稳住珠宝街,我觉得最大的敌人不在珠宝街,而是在老杂毛。
  我在医院里休息了两天,勉强可以站起来走,陈玲一直在照顾我,虽然我觉得她很烦,不想看到她,但是不管我怎么骂她,怎么赶他走,她都没有走,这让我心里多少有点难受。
  丨警丨察来过,问了我一些问题,我都敷衍过去了,道上的事情,我不准备找丨警丨察解决,我要自己解决。

  早上,我换了药,穿上衣服,赵奎跟我说:“飞哥,马炮这两天都在珠宝街,见人就打,帮里的兄弟被抓了很多人,但是他还是不收敛,一定要杀了吴海。”
  我点了点头,说:“让他们抓,这点钱还是有的,只要不打死人,都不怕的,我现在就是要看看珠宝街出不出来,还不害怕,马炮是个神经病,什么都能做的出来。”
  “可是飞哥,如果珠宝街的人不出来跟我们谈。。。”赵奎担心的问。
  我看着赵奎,我说:“那就要你出手了,把他们都干掉。。。”
  赵奎看着我,没有说话,但是很快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着是小咪打来的,我立马就接了。
  “邵飞,有什么冲我来,你要是个男人。。。”
  我笑了起来,我说:“小咪,你有种,别说什么冲你来,我会找你算账的,别以为他妈的老五有几把枪有几个人,你们就能干成什么大事,在我眼里,你现在连个**都不如,你准备好最难看的收场吧,你不是爱吴海吗?我就要他的命。”
  “邵飞,不要逼我。。。”小咪愤怒的说着。

  我挂了电话,给马炮打电话,我说:“你他妈的行不行?都两天了,人家还不怕啊,给我弄点厉害的,打,砸,烧,会不会做?”
  “你早说啊。。。”
  我听着马炮的话,就挂了电话,比手段是吗?比狠是吗?那我们就看谁有手段,谁更狠!
  我要做点狠毒的事情,才能让珠宝街的人来找我,马帮已经到了无人的地步,我在玩火,我知道我身上的担子有多重,我知道接下来我会有多累。
  我完全可以丢了马帮,可以一走了之,我可以自己去赚我自己的钱,不在管马帮什么屁事,但是我没有,我必须得扛着。

  我在病房里躺着,门被撞开了,我看着进来的人是田斌,他看着我,很严厉的说:“你想在瑞丽闹事是不是?”
  我看着他, 我说:“没有,是有人要闹我的事。”
  “我要你,立即停止对珠宝街所做的任何事情,否则,来多少,我抓多少。”田斌愤怒的说着。
  我看着他, 我说:“你儿子被他们的人给打了多少枪,你知道吗?你有去看看吗?现在你居然在我面前说这种话。”
  “他死了最好。”田斌冷漠的说着。
  我看着田斌,无奈的笑了一下,我说:“知道了田警官,我不会闹事的。”
  田斌指着我,说:“马帮最好是个商业团体,最好,还是那个靠走马为生的商业团体,否则,我会让他消失在瑞丽。”

  他说完就走了,我靠在枕头上,田斌对于他的儿子真的做到了恩断义绝冷血的地步,但是我不能啊,他是我大哥。。。
  我拿着电话,给马炮打电话,我说:“你就这点本事吗?珠宝街还能做的住啊,你行不行?不行我就换赵奎去了,以后别他们说瑞北你多牛逼。”
  “我草,你等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