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3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带着张奇跟赵奎他们,到其他的店铺里,但是他们一看到我,就轰我们走,我们在般若圆雕刻工会转了一圈,但是都没有人敢接我们的活,就算我出价一千万,也都没有人接我们的活。

  回到车子里,我捏着鼻梁,很愤怒,张奇骂了起来:“王八蛋,飞哥,我们带人去珠宝街,砸了他们的店,操他妈的,居然敢这么对我们,妈的,玩阴的,打不过我们就玩阴的,搞死他们。”
  我很愤怒,我说:“有用吗?你砸了他们的店赔的起吗?就算打赢了又怎么样?有人敢接我们的活吗?”
  两个人都不爽的不说话,我也不说话,妈的,我很愤怒,但是有什么用,他们有钱有势力,要封杀我们,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为什么就一定走到了这一步呢?
  珠宝街明白一个道理,他们跟我们打,不可能打的赢我们,只有用这种手段,才能对付我们,遏制住我们的经济,我们就会自乱阵脚,如果我们做玉石生意,没有一个人愿意为我面雕刻,那我们还做什么生意,想来,我的料子就算在好,珠宝街也已经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收我们的料子。
  珠宝街在瑞丽,不,在全国都可以代表龙头的翡翠珠宝行了。。。
  但是,他们并不是全部啊,还有广东啊,我想到了王贵王老板,做人还是得广交朋友,要不然会寸步难行,这个时候就是关系的时代,有关系有人脉,你就能赚钱。
  我打电话给王贵,电话通了,我说:“王老板,有时间吗?”
  “没有啊,我忙死了。”王贵着急的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怎么了王老板?”
  “陈发啊,他在搞鬼啊,我从你手里拿了料子,但是找不到上等的雕刻工人啊,他通过协会下了命令,不给我雕啊。”王贵愤怒的说着。
  我听着就惊讶,妈的,珠宝街的手够长啊,居然伸到了广东,我问:“你不是有自己的工人吗?”
  “被挖走了啊,我手里空有好几个亿的料子,但是找不到工人雕刻,好的师父都被挖走了,那些没有名气的师父我又不敢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这一套,真是气死我了。”王贵愤怒的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尴尬的说:“知道了王老板,你先忙。”
  我刮了电话,紧紧的握着拳头,看来,珠宝街真的打算跟我们马帮斗了,手都已经伸到了广东那边,我不知道是周会长的手段,还是吴彬的手段,但是他这个手段还真是狠毒,不但斩断了我在瑞丽的活路,连在广东的活路都给我斩断了,我的料子好几个亿,我怎么可能找那些没有名气的师父雕刻呢?他们把所有的雕刻师父都给挖走,还下了封杀令。。。
  我闭上眼睛,绝路,没有刀光剑影的绝路,这一招真狠,我赶紧联系小咪。
  “喂,小咪,珠宝街的人对我们下手了,是谁的注意?”我问。
  她沉默了一会,说:“不知道,我没有参与珠宝街的资格,不过我从吴海哪里知道,整个珠宝街都要封杀你们,应该是整个珠宝街的共识吧。”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果然如此,我说:“我要见吴海,帮我安排一下。”

  “你想做什么?你可以威胁我,但是不要对付吴海。。。”小咪生气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你怕什么?现在是我被他们搞,我低头认错不可以吗?”
  小咪沉默了,我立马就说:“我是真心实意的,我想跟吴海谈谈,我对珠宝街并没有敌意,走到今天,完全是个误会,我跟吴海有点交情,我们可以谈谈,把误会解开,对大家都有利,不是吗?”
  “我考虑考虑,就说我说, 吴海也不一定会见你。”小咪认真的说。
  我咬着嘴唇,我说:“看你的本事了,我已经说服田光了。。。”
  听了我的话,小咪也激动的深吸一口气,她说:“我尽力。。。”
  电话挂了,我靠在沙发上,电话磕着额头,这次我得跪了,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电话响了,是田光的电话,他让我立马去公司。。。
  我从田光的语气里就能听的出来,可能出大事了。。。
  我们快速的赶到公司,我走上办公楼,看到马帮的很多兄弟都在,他们跟我打招呼,我只是点点头,推开了门,我看到所有人都在,除了马玲之外,都气愤的坐在办公室里,看到我来了,脸色才缓和不少。

  田光把文件丢给我,说:“王胜这个王八蛋推出了零元团购瑞东游,你岳父也不好用,这个月我们没有接到一个团。”
  我看着报表,就皱起了眉头,王胜,瑞东。。。
  他们搞到了一块去,零元团购,虽然是零元,但是我也相信他们能赚钱,光是瑞丽旅游消费就多少钱了,瑞东是最靠近缅甸边境的,在姐告那边,有大型的翡翠半成品,赌石店,去哪里走一趟,你稍微买一点东西,几千块就没了,就算没有团费,他们依然赚钱。
  “妈的,这个王胜,就应该搞死他啊。”四叔愤怒的说着。
  我们都看着他,他倒是有点不好意思了,如果当初不是他们两个跟王胜一起搞鬼,会有今天的这个结果吗?
  我看着他们,我说:“还有一个不好的消息,珠宝街,对我们下手了,他们通知了所有的珠宝行,雕刻工会的人,只要是我们马帮的活,都不准接,我手里有好几亿的料子,都没办法加工,算是砸到了手里。”
  我的话,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田光也眉头紧锁着,马欣有点生气,说:“当初就不应该打,现在好了,树敌众多,我们怎么办?”
  马炮很不爽,说:“我草,大表妹,我的船都被他们撞了,不打?那多么没有面子?”
  “现在公司的生意都处于停滞状态,每天会损失多少钱你知道吗?邵飞带了几亿的货回来,如果没办法加工,就烂在手里,这么大的损失怎么办?”马欣质问着。

  我听着,就走来走去,所有人都沉默了,内忧外患,这就是内忧外患,内部没有一个有用的,外面还有那么都敌人,做人是不应该那么嚣张。
  “低头,我们现在必须要跟珠宝街低头。”我说。
  马炮很不爽,说:“好货在手里还怕卖不掉吗?哪些王八蛋,我看着就不爽啊,特别是那个吴彬,拽什么拽?大不了老子砍死他。”
  “别在说废话了,翡翠生意很赚钱,比所有的餐饮业总和加起来还要赚钱,跟王胜的斗争,我们可以慢慢来,但是跟珠宝街如果真的互不相容,我们就完了,我去找珠宝街的人谈,你们顶住自己的生意,还有,我需要老杂毛的资料。”我说。
  听了我的话,几个人就抱着胸,马文说:“资料没有啊,这么多年,他也很少在瑞丽,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大家都知道的,他在缅甸有五十多座矿山,有两万人的私人武装部队。。”
  我伸手打住,我不可思议的问:“两万人?”
  马文点头,说:“他是上个世纪的人物,在南佤发家,跟着三魏兄弟攻打过坤沙,立过功劳,政府军给了一块地给他,他在那边什么生意都做,黑道白道通吃,势力非常大,要不然, 你以为他是怎么把我们马帮搞解散的?”

  我听着就坐下来了,妈的,这个老杂毛,我怎么对付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