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结婚,我想跑了,有跑过的吗?》
第17节

作者: 我想我肯定是疯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6 01:13:15
  今天接到一朋友电话,她23号婚宴,我是伴娘,刚来电话,通了就大哭,说“XX你不要结婚,结婚一点都不好,你一个人过,你去找男朋友,谈恋爱就行,不要结婚…”,我懵逼一脸…
  然后听了冗长的关于生活细节婆媳关系婚礼安排的苦水,开始我还努力开解,后来彻底被拉入负能量的漩涡,想起EX,想起去年不堪回首的一年,怂了…
  正好H在微信上喊我,我跟他说负能量爆了,即将进入日常恐婚状态,要开解,他说“开解开解,现在就开解”
  我就开始反倒苦水,说朋友面临的问题,说我原来碰到的问题,最后结论就是—婚姻就是个坑
  他说“这样,你写一下最有可能爆发争吵的点,我们一个一个讨论”,我哼哧哼哧的写了20多个点,包括父母要不要一起住,钱归谁管,什么时候要小孩,周末更喜欢呆在家还是出去玩,怎么分担家务,接不接受朋友来家里玩…
  然后就一个点一个点的聊,他非常真诚,特别诚恳,聊到后来我都开始愧疚,哪段婚姻不会琐事缠身呢?我干嘛非要得到一个确定的保障?H很努力的综合我们的观点,一点都没有想压迫我或者故意说好听的哄我开心,他真的在很认真的思考我提出的问题,在找一个好的折中点,在这样一个氛围下,我开始觉得那些事情好像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了…万事可商量,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啊
  被成功顺毛…又变回他那个幸福的小女朋友,其实女人不怕婚姻可能艰辛,其实女人幻想的婚姻已经够艰辛了,女人是怕那种艰辛变成真的,想到和EX在一起的时候,我每天都在想“我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他不会听我的,不会改,不会管我在想什么”,特别绝望…但是H,他在听我说话,他在想该怎么办,让我对艰难的婚姻稍微有点幻想—指不定真的可以幸福呢!
  H,我们距离一万公里,但是我真的觉得你在我身边似的…
  闺蜜说我这段时间整个人变化很大,我问闺蜜我原来是什么样子,闺蜜说“你原来一副随时要去打仗的样子”,我问现在呢,闺蜜说“现在一看就是没脑子的傻女人,枪都被他缴了”…H,你缴了我的枪你要藏好哦,帮我锁起来喔~

  日期:2017-08-18 12:14:34
  我手指烫了一个泡泡,前几天就烫伤了,今天长了个泡泡~我拍照给H先生看,他说“这种小泡泡不疼的话就不要弄破它,过几天结痂了就好,你指甲剪掉吧,不然容易弄到破掉。”我看着我新涂的指甲油~不剪~H先生千叮万嘱—那你一定要小心哦。我嗯嗯嗯嗯的答应。
  没过5分钟…指甲把水泡刮破了…H先生很火大,当即下指示,不能用自来水冲,有细菌,去买纯净水,冲洗之后,然后买烫伤膏,涂上。
  我乖乖听话,出门又接到电话—“纯净水啊,矿泉水也不行的啊,纯净水啊纯净水,买到了给我拍张照过来我看看你再冲”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一次我中暑,我妈让我去买藿香正气液喝,我爸跳出来:“我去给她买吧,她要买错了怎么办呢”,我和我妈相对无言,我爸怎么会觉得我连藿香正气液都会买错?后来想想,这就是亲爹的心态吧,总觉得自己的女儿就是原来那个小笨蛋,什么都不会,连藿香正气液都会买错…现在H,觉得我连纯净水都会买错,如果他在肯定也会说“还是我去给你买吧”,好像真的是那个“把你当女儿疼的男人”~

  故事的结局是我孝顺的买到纯净水,拍照给他看,在H先生的首肯之下冲洗了伤口,在他的指导下买了烫伤药,按照他说的方法仔细的涂好了,并且拍照上传存档~他很满意
  日期:2017-08-18 12:28:30
  十几岁时候的H,也是这样,永远在担心,啰嗦,我当时烦他得不行,他像个老婆婆一样问我有没有穿秋裤,不准我吃辣椒,逼我早睡,我当时还很气愤的发QQ心情—早睡早睡都是我自由!
  我跟我朋友说,他怎么那么烦,一天到晚就想管我!朋友说,他哪里是在管你,他是在关心你呀…旁观者清,但是当时我哪里顾得了管他什么出发点,就觉得被控制,想逃离。
  记得有一次,我和我一女伴要出去漂流,H非要跟着去,他当时很着急的说“不行!你们两个女孩子出去玩我不放心!”,我很火大,有什么不放心的!我会被冲走吗!?我会迷路回不来吗?他是不是觉得我智障啊?

  现在更乐意装傻—宝宝会迷路,宝宝会被激流打翻到河里,需要英雄相救…
  比起EX原来觉得我是全能女性,完全可以自己保护自己,甚至可以背把镰刀上山砍柴,H这种觉得我走路都可能会跌倒的担忧,显得那么弥足珍贵…谁要当女强人啊,谁爱当谁当!反正我不当了,被呵护多好,有人愿意呵护,唠叨两句批评两句,我就当情话听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