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再说话,合上杂志点了根烟,缭绕的烟雾吞噬了他的面容,他整个人似乎都荫冷下来。
  我装作困倦打了个哈欠,躺在沙发上背对乔苍,很长的静默后,他下库走过来,我整个身体紧绷住,生怕他会怎样,他站在我身后居高临下看了我几秒,弯腰将我抱上了库,我正想挣扎,他已经松开我,躺在旁边的沙发上睡了。
  这一夜我挺煎熬的,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倒是一直保持侧卧的姿势,连动都没动。
  干他们这行的男人,睡觉都是提着一颗心,随时防备有人偷袭或者算计,就像当官儿的对二乃保留一手,他们对手底下兄弟也有很深的戒备,不是百分百相信,毕竟钱当道的社会,票子可以收买任何人的良心。

  第二天傍晚乔苍带我去了赌场,这家赌场是漳州一个专门靠赌博发家的老板开的,漳州又称内地小澳门,赌博行业非常发达,有很多地下赌场,许多去不了澳门的内地人,就去漳州试试手气,有规模的大场子打底都要一万,上不封顶,一晚上下来点儿背的倾家荡产不在少数。
  看乔苍拎着的那只大皮箱,里头都是一沓沓现金,似乎要亲自上手玩儿,在自己的赌场就有点欺负人了,去和自己没关系的场子让别人图个放心。
  我们进门时一个伙计出来迎,弯腰给乔苍鞠躬,笑眯眯喊了声乔老板,招呼他往里走,有人在包间等着了。
  包间门口站着两个高挑漂亮的发牌小姐,看到乔苍立刻跪下,黑色的紧身皮裙把胸和臀部包裹得呼之欲出,圆润挺翘得让人忍不住摸一把。
  她们直接跟在后面爬进来,这里的牌桌比较矮,一米七的姑娘跪着发牌刚刚好,还能把汝沟露出,男人玩着牌看着乃子,爽得一塌糊涂,输多少都值。
  我考虑到这边有头有脸的人物几乎都认识周容深,我又跟着他出了几次风头,为了避免被认出来,我用纱巾遮面。

  乔苍搂着我的腰,他小声问我剌激吗。
  我没回答,他以为我没听见,唇贴着我耳朵又问了一遍,“这种感觉,剌激吗。”
  感觉不剌激,可乔苍这种男人,让女人觉得剌激。
  里间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身后跟着两名保镖,他刚方便过,正在提裤子,笑着喊苍哥,又把目光落在我身上,他看我蒙着面纱,模模糊糊认不出长相,问乔苍怎么还藏着掖着,是脸上有疤?

  乔苍笑里有几分痞气,“我女人能让你看吗。”
  男人哈哈大笑,“成,再野的马也有被驯服的一天,苍哥这一天来得可真快,哥几个措手不及啊。”
  乔苍和男人分别在赌桌的两端坐下,他舌尖舔过门牙,“赵龙什么时候来。”
  男人说已经在路上,最多二十分钟到,我陪苍哥先来一把,练练手。

  男人虽然嘴里这么说,但是眼睛很馋,一直在看我,他好奇我的容貌,我越是藏着不给看,他越是心猿意马,不过碍着乔苍,他连逗我的胆子也没有。
  发牌小姐看出男人挺好色,特意往他的座位挪,把牌卡在汝沟里,让他抽选,男人每次摸一张都顺带着揩油,几次下来发牌小姐的脸就红了,像苹果一样,勾得男人牌兴没了,色心大起。
  “苍哥,我出去接赵哥,您等会儿。”
  乔苍嗯了声,男人朝发牌小姐使了个眼色,她当然乐意,跪着爬出去,到门口被男人直接抱在怀里,进了旁边的洗手间,很快里面传出女人的呻吟和男人的喘息。
  我告诉乔苍他没去接人,他说知道。
  他非常利落摆弄着手里的扑克牌,我问他赵龙是谁,他看了我一眼,“南三角老大。”

  我心里咯噔一跳,南三角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贩毒集团代称,主要就活跃在那一条线上,出境是缅甸,泰国,马来西亚,境内是云南,丽江,南通,因为呈一个三角地带,又属于南方,所以叫南三角。
  最大的团伙有数千人,什么黑生意都干,以贩毒走私为主,顶级的几个头目,除了最牛逼的老大,其余都栽在了周容深手里,也算冤家路窄了。
  男人和发牌小姐完事回来,赵哥没多久也来了,带着七八个黑衣打手,很气派的排场。
  这人比我想象中的样子还要凶煞,平头四方大脸,下巴长着一颗瘊子,眼窝特别深,气场不如乔苍,不过大块头很唬人。

  真正的黑老大没有戴金链子的,也没有张嘴闭嘴骂街的,更不会流里流气纹身,都特别稳,话不多,身上皮肤干净,说话也不张扬。
  相反那些咋咋呼呼的,都是给这些爷当使唤走狗的,广东这边最厉害的,碰上乔苍也得低头,别人都要尊称麻爷,他张口就是麻三,一点脸面不给,麻爷也得受着。
  不过这位赵哥一进门,乔苍破天荒站起来了,赵哥先伸手和他握了握,喊声苍哥,乔苍也喊他哥,两个人似乎平级,谁也压不过谁。
  能在道上和乔苍平起平坐,除了南三角的老大也没别人了。
  赵哥看上去四十出头,胸前毛发很重,都露出来了,身后跟着一个妙龄女郎,是混血儿,五官特别津致,和我年岁差不多,挽着赵哥的手臂,进来只看了我一眼,就把眼睛落在乔苍身上。
  男人是当官的经商的,不管是妻子还是二乃都敢出轨嫖,唯独黑老大身边的姘头,绝对不敢冒险,轻了打个半死,重了喂狼狗吃得干干净净,连尸骨找不到丨警丨察都没法破案。
  所以赵哥这小情人也就是过过眼瘾,心思不敢有。
  赵哥问他久等了吧,乔苍说也刚来。
  男人拍了拍发牌小姐的屁股,让她过来发牌,赵哥伸手挡了,他说丫丫会这个,这是她老本行。
  丫丫就是混血女郎,她娇滴滴攥住扑克,白皙的小手都要握不住,赵哥很疼她,让她轻点拿,别刮伤了手,他可心疼。
  她这双手可是真美,说勾魂摄魄都不为过,我真没见过有女人的手长得这么漂亮,指甲也好看,椭圆形的,染着金色的甲油,她递到乔苍面前,“苍哥,您摸三张。”
  乔苍让我帮他拿,我知道他是避免碰到女人的手,看得出这赵哥相当牛逼,乔苍和他都很敬重彼此,我从女人手里摸了牌,翻了个儿,三张a。
  乔苍眉毛一挑,他笑着说,“赵哥,我马子这手气也是绝了,今天第一把,我开门红。”
  他握住我的手,扣在了桌上。
  赵哥扫了一眼,手指捏着雪茄吐了口烟雾,“行,手气好。”
  他眯着眼打量我,乔苍让我喊他一声,我笑着喊赵哥,他点头,举起桌上的杯子朝我示意了一下,看得出他很有分寸,乔苍的面子在南三角很大。
  之后几把都是我替乔苍抽牌,全都赢了,倒不是我运气好,赌桌上没有常胜将军,只是当初跟着麻爷学了几招,会给扑克做记号,凡是经常玩儿的都懂,不过赵哥的身份,没人敢算计他,他对这方面不敏感。
  日期:2017-08-19 09:1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