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83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耀军和李瑾钰站成了一列,个字一般高。
  李牧背着手在他们面前来回踱步,不时的提醒着动作要领,“手型贴好贴近,老二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着放松,给老子贴紧了!”
  李瑾钰撇了撇嘴,收起了偷鸡的想法。
  “老大你伸着个脖子干什么,脖子贴后衣领,两眼平视前方,微抬下巴不是叫你伸脖子!”李牧转到李耀军后面,给他纠正了动作。

  “坚持住,还有十分钟。”李牧走到队伍前面。
  “挺直腰板,两肩后张,眼睛瞪大!老二,长这么多大一双眼睛不瞪大哪里漂亮了!”李牧又指出了李瑾钰的问题来。
  女儿儿子调皮多了,李牧甚至一度怀疑,他的一双儿女,性格面搞了个对换。儿子安安静静的,小学二年级显出了稳重来,标准好学生。女儿呢,一样小学二年级,却是调皮得让老师头疼不已,小小年纪据说都在学校称皇称霸了。
  李牧头疼不已,他对儿女疏于管教,冯玉叶呢本身是一个衙内习性十分严重的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观念根深蒂固,对女儿的管理又放得较松。李牧认为这是造成李瑾钰现在这种霸道作风的重要因素。
  于是,他一回来,马对儿子女儿展开了军事强化训练,狠抓纪律。
  俩小孩额头早出了汗,豆大的汗水非常的显眼,小脸红扑扑的,浑身开始颤抖。
  “身体微向前倾,重心落在脚掌。”李牧提醒道。
  李瑾钰忍不住了,说,“爸,您还真拿我们当你的兵来训啊,做做样子得了。”
  “李瑾钰同志!队列里不能讲话!要讲话需要做什么?”李牧一瞪眼。
  李瑾钰翻了翻白眼,大声说道:“报告首长!要发言必须打报告!”
  “李瑾钰同志加五分钟!”李牧果断地说道,“李耀军同志表现很好,提前结束早操!老大,你可以解散了。”
  李耀军扭头看了妹妹一眼,说,“报告!我和李瑾钰同志是战友,一人犯错全体受罚!我和她一起加时!”
  李牧很满意,再满意不过了,赞善地微微颌首,“很好,李耀军同志很好。那你也继续站着吧。”
  冯玉叶从屋里出来,站在门槛那里,喊,“吃早饭了,学不学了。”

  李瑾钰猛地撒开腿跑,还不忘说,“爸,我吃饭去了,嘻嘻。”
  “你!”李牧气极。
  李耀军小心地说,“爸,那我也吃饭去了。”
  说完也不管李牧同意不同意,撒开丫子也跑了进去。
  李牧痛苦地闭眼睛,这个家,他是没什么发言权了。冯玉叶走过来,顺手摘下腰间的围巾,道,“你干什么呢一天到晚的折腾孩子,带兵还带不够。”
  “冯玉叶同志。”李牧深深呼吸调整情绪,严肃地说,“我必须得跟你好好的谈一谈。”
  冯玉叶站在那里,初生的阳光洒在她脸,像天使降临一般,“你说。”
  李牧走近几步,盯着冯玉叶的眼睛,“冯玉叶同志,李瑾钰的情况已经到了非管不可的地步。年纪轻轻,才小学二年级,你看看她平时在学校都干的些什么事。搞小山头,欺压高年级的男生,连老师他都敢整蛊。她才多大,七岁啊我的同志!你必须得管管了,你不管,我带回陆南,交给她爷爷奶奶管。”
  冯玉叶盯着李牧看了好一阵子,才翻了翻白眼,“一小屁孩,瞧你这痛心疾首的样儿。”

  甩手走了。
  “你!”李牧石化了,一口气憋在心头不来。
  留李牧在那里站着生闷气。
  陈春英走出来,说,“首长,吃饭了。”

  李牧一口气没下去,哪有胃口吃饭。
  陈春英走过来,说,“首长,瑾钰很乖的,不是胡作非为的小孩。是脾气男孩子了点,其实没什么大事。大姐一直都看着呢,您不用担心。”
  李牧气得一甩手说,“小小年纪不学好,一点姑娘的样子都没有,像什么话!”
  “首长,吃饭了,您不是说,这周您接送孩子下学的吗?”陈春英说。
  李牧这才气呼呼的进屋。
  长方饭桌,李牧和冯玉叶面对面坐两端,刘妈和李耀军坐一边,陈春英和李瑾钰坐一边,油条包子豆浆稀饭小菜,部队式的早饭。冯玉叶难得亲自下厨,李牧不在家,刘妈根本不可能让她做饭。
  饭桌教育开始。
  “李瑾钰同志,我跟你说啊,你要是再不听话,我把你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让他们管你。”李牧威胁道。

  他知道的,俩孩子一点都不怵外公外婆,整天没大没小的,尤其是对外公冯老总,李瑾钰张嘴闭嘴是冯老头冯老头的,看见了爷爷,规规矩矩的喊爷爷,安定得不得了。
  他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因此,他原本认为,这样会让李瑾钰有所收敛的。
  谁知,李瑾钰兴奋起来,“好啊好啊,快把我送到爷爷奶奶那里去。”
  李牧一下子不会了,这是什么情况呢,他疑惑地看向冯玉叶,冯玉叶却是没搭理他,指了指豆浆对俩孩子说,“必须得喝完。”
  自从李牧去了武警第三师,老婆孩子跟着去了那边,李牧的父亲回老家陆南去了,李牧的弟弟也有了成果,二老回去带更小的孙子。

  这一别也有挺长时间没见面了,逢年过节才能见一面。别说老人家,是孩子,也想念爷爷奶奶了。
  李牧说,“我可不是让你去爷爷奶奶那里玩的,让他们管教管教你。”
  “好啊好啊,太好了,什么时候出发?”李瑾钰兴奋得不得了。
  陈春英看不下去了,憋着笑说,“首长,路南二老怕是更宠瑾钰。”

  “这……”李牧彻底不会了。
  冯玉叶不满地说,“再过几年,你怕是不知道家门朝哪开了。”
  李牧明白了,自己一年到头没几天时间在家,家里什么情况他又哪里清楚。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他在武警第三师的那个时期,这都过去了差不多两年了。另一个因素是,他每调到一个地方,待的时间都不长。算起来,待的时间最长的是107团。
  从陆院学习开始着手搞这个试验部队,前后历经了四年多的时间。也只有那一段时间,一家人才算是在一起的时间较多。哪怕如此,当年他也没多少时间在家里待着。
  他也想过把老婆孩子带到陆南去,陆南是他老家,再好不过了。但是,甚至不用张宁说,他在海警那边也干不了多长时间。干个一两年又调走,大人们无所谓,孩子呢。小学的俩孩子,频繁的换学校根本不是什么好主意。
  因此只能什么也不做改变,恐怕以后也不会搬家了。为孩子想,这个家是必须长期安在帝都了。
  李牧也不生气了,喝完碗里最后一点粥,嘴巴一抹,道,“走,老子送你们学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