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洋瞪着她,“没关系,反正你必须跟我死在一起。我要让你永远陪着我!”
  陈燕骂了句,“放屁,我才不跟畜生死在一起。”
  “这可由不得你!你的生命,掌握在我的手中。还有,我想告诉你的是,李沉浮应该快到了。”
  李沉浮?顾秋四下张望,果然看到有几个人用单架抬着李沉浮过来了。下面有丨警丨察守着,但是李沉浮执意要上去,警方考虑到各方面因素,还是同意他上来。
  陈燕脸色大变,“他来干嘛?”
  “我要让他亲眼所见,自己心爱的人是怎么死在他的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李沉浮的声音远远传来,“汤洋你这个畜生,放开她。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了结,不要伤及无辜。”
  汤洋摇头,“晚了,一切都晚了。李沉浮,这些年你一直想报仇,今天我就让你如愿。只不过,你最心爱的女人,对不起,我要带走了。”
  杜小马等人也出现在山头上,远远站在百米开外。
  李沉浮道:“放屁,我跟她之间根本就没有感情,我们已经离婚了。她不再跟我们李家有任何关系。”
  汤洋大笑,“你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你休了她,只是想保护她,怕我给她带来伤害,可惜,你那点小心思,我岂能看不出来?”
  “你混蛋!”
  李沉浮大骂。
  陈燕愣了下,望着李沉浮。

  顾秋也觉得奇怪,原来李沉浮把陈燕赶出家门,真正的用意在这里?
  李沉浮推开身边的人,在地上爬,朝陈燕和汤洋的方向爬过去。“汤洋,我是一个废人,你没必要担心什么?既然你如此恨我,那就让我们的一切,在今天结束!我现在过来,大家一块死!”
  汤洋看到李沉浮他们的时候,早把陈燕抓在手里,用匕首抵住她的脖子。
  背后就是悬崖,没有人能从悬崖下爬上来。因此他根本就不担心,既然李沉浮要自己送死,汤洋就在心里冷笑,来吧,多一个垫背的!

  李沉浮与汤洋和陈燕相隔几近百米,因为下半身致残,李沉浮无法象正常人一样行走。
  趴在地上,就象一个匍匐前进的大兵。
  但是他的双腿,使不上半点力气,只能凭借着双手,在地上慢慢爬行。
  背后的人见了,就要过去帮忙,汤洋吼道:“不许过来,你们再过来一步,我就拉着她跳下去。”众人只好退开,伺机而动。
  由于无法估计汤洋与陈燕离悬崖的距离,狙击手也不敢开枪。
  顾秋再也忍不住了,从草丛里跳出来,“李沉浮,让我去吧!”
  汤洋看到顾秋,两眼冒出一股凶悍的火花,“你来得正好!”
  杜小马喊道:“不要过去!他已经丧失了常人的理智。”
  顾秋看到陈燕,陈燕也朝他摇头,“不要,不要过来!”
  汤洋把手里的刀一横,“怎么?不想让他一起死?我偏不——”他朝顾秋吼道:“如果你不希望她死,马上给我滚过来!”
  李沉浮趴在地上,冲着顾秋喊,“你来干什么?滚!不关你的事。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恩怨!应该由我们自己去了结。”
  顾秋望着陈燕,陈燕流着泪,摇了摇头。
  杜小马在喊,“回来,顾秋!”
  汤洋黑着脸,“一个也不能走!你,还有你!今天都必须死!”他指了指顾秋和李沉浮。
  李沉浮咬咬牙,继续往前爬行。地上的荆棘,石块,划破了他的衣服,裤管,两条没有知觉的腿上,血流如注。但他依然用双手,不屈不挠地爬着前进,前进。
  顾秋走过去,想扶起李沉浮。
  李沉浮猛地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压低声音道:“浑蛋,如果我们两个都死了,谁来顾照她!她需要你!懂吗?”
  那一刻,顾秋只觉得脑袋里一阵嗡嗡作响。
  原来汤洋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李沉浮并不恨陈燕,相反,而且很爱,很爱她。
  正因为如此,他才不想连累陈燕,让她一辈子守着自己一个废人。

  爱情,有时很伟大。
  有时也很自私,两个极端,正在眼前这两个男人身上同时展现出来。
  顾秋从来没有觉得过,李沉浮居然这么崇高,伟岸。
  就在顾秋发呆的时候,李沉浮已经咬着牙,朝前面爬过去了。
  顾秋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如果我们两个都死了,谁来顾照她!”
  不知是爱情的力量,还是仇恨的火花,李沉浮居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很快就爬到了离汤洋不到十米之外的地方。
  汤洋看着他,在心里恨声道,先来一个也好,剩下的一个再慢慢收拾,然后我就抱着陈燕一起跳下去,大家全部完蛋。

  打定主意,汤洋推了一下陈燕。“走!”
  向前二步,他就不动了。
  朝李沉浮吼道:“起来,别装死!”
  李沉浮双手布满了鲜血,瞪着眼睛,“汤洋,如果你还是个男人,就放开他,要死要活,我陪你!”

  汤洋哼了一声,“我呸,你算什么东西?李沉浮,你自己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世界上,你还剩下什么?金钱,权力,地位,女人,亲情,哈哈哈哈——!”
  李沉浮出乎意料的冷静,望着象神经质一样的汤洋,咬咬牙,恨声道:“汤洋,你别得意,现在你看看自己。跟我有什么区别?汤立业生了你这个坑爹的儿子,他这个县委书记只怕也不保了吧!到时你就跟我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提到汤书记,汤洋的脸剧烈的抽蓄了一下,李沉浮道:“今天一早,汤立业就被市委叫走,如果不出什么意外,他这个县委书记只怕也到头上。你们汤家的一切,都毁在你手里!”
  “放屁!放屁,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关我爸什么事?”
  李沉浮冷笑,“我已经整理好材料和证据,通过顾秋的手交给了杜小马,你也不想想,如果不是杜书记对汤立业起了疑心,怎么可能允许调查组来查你?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汤立业在安平十几年,他的所作所为,我爸都记着,现在这些证据,只怕早到了杜书记手里。”
  汤洋突然发起了狂,“我要杀了你!”
  一把推开陈燕,朝李沉浮扑过来。“我要杀了你!”
  噗——“啊——”
  锋利的匕首,一闪而没,直接捅进了李沉浮的身体里。汤洋还不解恨,抓起李沉浮的衣领,抽出匕首,我捅,我捅,我捅死你这个王八蛋!
  一刀,二刀,三刀……!
  一口气捅了十几刀。
  就在汤洋推开陈燕的瞬间,顾秋飞奔过去,扑——!
  陈燕一声惊叫,身子一歪,“啊——”

  双手被绑的陈燕,没有一丝自救的机会。就在身影倒下去的刹那,顾秋扑了过来,拉住她的裤子。“小心!”
  悬崖边,山风习习,陈燕睁开双眼,看到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吓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顾秋拉住她的裤脚,双脚勾住一条石壁缝。陈燕的身子,在空中晃荡,顾秋急得大喊,“不要怕,不要怕!我会救你上来的!”
  “只怕你没那个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