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心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妻子,是一个家庭不可分割的主体,而情人,则有那种放荡不羁,缠绵悱恻的柔情。情人可以成为知己,也可以充当一个妻子的角色,更可以成为他心里割舍不去的永恒。
  对妻子的情感,大部分转化为亲情,时间可以让之变得麻木而被动。情人,却是一种永远都无法替代的驿动。因为情,永生不灭。
  陈燕幽幽地叹了口气,自语道:“既然喜欢,又何必在意身份?自己是一个已经离了婚的女人,哪怕再完美,终究改变不了这个事实。随缘吧!我的小男人!”
  摊开手来,落在沙发旁边上的电话机上,又让她记起了另一件事。
  匿名电话的事其实她已经去查了,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打电话的人,居然是李沉浮。
  因为李沉浮大多用家里的电话,陈燕在想,李沉浮究竟想干嘛?

  想到自己与李沉浮之间的恩怨,如果说前期是一种甜蜜,那么后期,就是一种折磨。对他,对自己,对整个李家,都是一种折磨。
  生命的精彩,或正在于此。
  陈燕的生命,就是由这两段恋情,构就了她整个人生。
  对于李沉浮的遭遇,陈燕猛然发现,自己遇上顾秋,她对李沉浮的感情,更多的是同情。
  这对李沉浮来说,是既可悲,又可叹之事。
  男人不需要同情,可他现在的一切,还留下什么?

  陈燕一直在心里想,他打这个电话,又是为了什么?每什么每一次都不说话?或许,李沉浮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打这个电话,难道自己对陈燕,还有爱吗?
  陈燕穿了衣服,拦了一辆人力车,又一次来到县政府老家属区。
  还是那个老地方,整个小区都亮着灯,只有李沉浮住的一楼,黑漆漆的。偏偏他对面的主人,早已经搬走,留下他们母子,彷徨度日。
  陈燕对这个地方,实在是太熟悉了。
  只是现在,她突然有种说不出的陌生。

  家还是那个家,人还是那些人。
  推开门进去,一股发了霉的味道,扑面而来。
  陈燕皱了皱眉头,真不敢相信,他们母子是怎么过的。
  打开灯,李沉浮坐在客厅里,这是他一惯的位置。偏偏这个时候,李沉浮手里拿着电话机,正准备拨号。
  房间里的灯一亮,李沉浮本能地提起头,四目相对。
  两人的目光中,都闪着一种复杂,说不清楚的神色。
  “别打了,她不在家。”
  陈燕的声音很低。
  李沉浮扔了电话,推动着轮椅,朝卧室里走。
  “李沉浮!”
  李沉浮愣在那里,背对着陈燕。

  “你还来干嘛?”
  李沉浮的语气中,没有半丝情感,陈燕早就习惯了他这种口气。或许,她对李沉浮心里还有一丝愧疚。毕竟她已经跟顾秋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
  陈燕道:“汤洋已经出事了,马上就会受到他应有的惩罚,有些事情,你也不必太在意,能放就放下吧!”
  李沉浮听到这句话,火气格外的大。
  “你是来替他求情的?是不是你已经跟他**在一起了,滚,滚,我这里不需要你的怜惜。”
  李沉浮指着门外,“滚!”
  陈燕没有动,“你觉得我是那种人吗?”

  “那你是哪种人?三贞九烈的贞洁女神?你未免把自己想得太好了吧!陈燕,我告诉你,这种仇恨,永远都不可能放下。除非,除非他汤洋也跟我一样,成为一个没有用的废人,除非,他老爸也死于非命,除非,他也跟我一样,家破人亡。”
  “你别这么激动!”
  “我不激动,我只是恨!恨自己无能。否则连你也替他说话,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我就知道,汤家的手段,没有他们办不到的事。这次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李沉浮指着门外,“你可以走了!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第二天,陈燕带着招商办几位重要领导,一起陪叶树铭和他的秘书,还有考察团一起去大秋乡。
  顾秋接到伍秘书的电话,等他赶到的时候,杜小马三人已经到了。
  针对昨天晚上的大追捕,何县长针对此事做了询问。
  此次出动的是市武警支队的人,其目的当然是为了防止有人走漏风声,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汤洋还是溜了。

  这次行动之所以能取得市委的指示,当然并不是因为杜小马的关系。而是汤洋的案子,实在太令人恼火了。那些证据,触目惊心啊!据夜总会那些小姐们交代,汤洋发狂的时候,很吓人,动不动就对她们拳打脚踢,稍有不从者,用烟火烫,用冷水浇。每个进入夜总会的女孩子,第一夜都必须去陪他。
  除此之外,汤洋还多次组织社会势力,对一些不听话的人,给予特别教育。
  一些学生妹,经常沦为他们的玩物,偏偏她们敢怒不敢言。
  更重要的是,李沉浮的案子,已经有了眉目,所有证据显示,正是汤洋指使人干的。
  此刻的汤书记,正在赶往市委的路上。
  杜书记很恼火,一个电话把汤立业叫过去了。
  十点多钟,杜小马接到搜捕小组的电话,说发现汤洋向大秋乡的山里去了。
  大秋乡那边多山,易于藏匿,一旦进入大山里,就会给搜捕带来很大的难度。何县长表示,将会极力支持调查组的工作,争取早日给市委递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杜小马对何县长的态度十分满意,但是市委那边,很多人都刻意疏远,这自然是碍于汤书记的面子。可谁都没想到,最终会查到汤洋的头上。

  十一点多钟,调查小组与何县长的会谈结束,杜小马刚刚走出办公室,就接到一个电话。“疑犯在大秋乡挟持人质。需要马上增援!”
  杜小马一听,挂了电话,“走!”
  顾秋听说汤洋往大秋乡方向去了,想到陈燕正带着招商办的人,在当地考察,就给陈燕打了个电话。
  没想到陈燕的手机无人接听,顾秋心道,这个陈燕在干嘛?
  连拨打了几遍,都是无人接听。
  再后来,干脆就打不通了。
  顾秋心道,不会出什么事吧?不行,我得马上赶过去。
  县公丨安丨局彭局带了几十个人在等,看到杜小马等人过来,马上喊道:“快上车!”

  顾秋随他们跳上去,七八辆警车一路呼啸,朝大秋乡开去。
  由于是警车开道,气势宏大,一路上畅通无阻。
  赶到大秋乡,当地派出所早就全部进入布暑。市武警支队的队长已经带着人进山追捕,留下几名派出所民警在这里等彭局他们到来。
  “到底怎么回事?”

  一位民警回答,“我们也不知道,县招商办的陈主任,带了几名客户在考察。疑犯突然窜出来,用匕首顶住了陈主任,直接就带到山里去了。”
  听说是陈燕出事了,顾秋二话不说,跳下车就跑。
  “喂,你去哪?”
  黎小敏喊了句,顾秋已经跑远了。
  杜小马很冷静,“走·!”
  大秋乡,野猪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