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刚想后退,站在我身后的保镖忽然将我朝前一推,我整个人控制不稳,失衡跌倒在沙发上,麻爷从后面压住我身体,我一下子就慌了,在他的地盘上锁了门我简直是C`ha 翅难逃。
  麻爷是黑老大,根本不管法不法,良家妇女他看上了也逃不过他的手心,我原本就是他的人,被他送给了周容深,他要搞我找谁都没用。
  这两年周容深不动声色为我挡了很多麻烦,曾经的私生活太乱,有些客人尝了一回鲜还打着我的主意,碍于我的靠山是局长,才勉强压住了这股邪念。
  眼看羊入虎口,我脸色彻底变了,身体也跟着一寸寸冷下去,“麻爷,你不要胡来!容深在南通,他不是不回来了,打狗还要看主人,你碰了我他不会善罢甘休。”
  麻爷一脸Y`in 笑解开皮带,将我的手背在身后捆绑住,他把我翻过来,让我平躺在沙发上,他手指在我脸上轻轻拍了拍,“虽然我是混黑道的,势力很大,可公丨安丨局长的二乃,我的确不敢碰。尤其他还这么喜欢你,你是真有本事,连周容深都让你迷惑住,真给干爹争脸啊。”
  他在我脸上重重吻了一口,意犹未尽闻我头发上的香味,我感觉到他的手分开了我的双腿,巨大的恐惧感像巢水一样疯狂侵袭了我。

  “笙笙,我也没有办法,我真是想你啊,除了你谁也不能让我在库上爽,我认了那么多干女儿,她们不管怎么花样百出,我都操不舒服,我想你都快想疯了,我又没有干他老婆,他要是不想在官场混不下去,也只能吃这个哑巴亏。”
  他笑得越来越下流,“笙笙,他不要你了,你回来找干爹,干爹还像以前那样疼你,什么都给你买。”
  他说完手迫不及待探入我裙底,撕扯下我的丨内丨裤,在我赤裸的私丨密丨处狠狠捏了一把,我的娇嫩让他兽欲大增,连头发都竖起来了,恨不得立刻生吞活剥。
  我被他粗糙的皮肤磨得剌痛,他根本不给我喊叫的机会,用沙发垫封住了我的嘴。
  在麻爷快要脱掉我裙子进入我身体的时候,包房外闯进来一个男人,他结结巴巴让麻爷停手,今天晚上成不了。
  麻爷没好气问他睡个女人有什么不行的,难不成周容深这么快就从南通回来了?
  他摆手让男人滚出去,扶着自己还有些轮趴趴的家伙在我大腿根蹭来蹭去,想要蹭到最硬戳进来,他笑眯眯咬着我耳朵说,“笙笙,干爹以前没让你舒服,以后不会了,干爹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男人想打开灯制止麻爷,可他的手刚摸到开关,还没有来得及按下去,就被身后一股神秘猖獗的力量踢飞,直直撞向对面墙壁,砰地一声巨响,墙壁被砸出十几道密密麻麻的裂缝,接着一拨人马涌入进来,但不是对方的,而是麻爷的保镖,迅速包围住沙发,竖起一道保护屏障。
  如此强悍的阵仗没有吓到那人,门外安静到悄无声息,一条修长的手臂从容不迫打开了壁灯,包房内霎时间灯火通明,我一眼认出了那枚碧玉扳指,在白光下熠熠生辉,却寒意凛冽,像是起了杀机。
  麻爷显然也认出了那枚扳指,脸色猛地一变,试图侵犯我的动作也跟着停下。﹎
  扳指在古代是皇帝的东西,象征着很牛逼的身份,一般男人不敢戴,也戴不起,纯粹的玉石扳指要好几千万一枚,如果定制在上面刻自己名字,价格还要更高,不是特有钱或特有身份的戴上让人笑话,而且一般暴发户戴扳指也没气度。
  当我看到一身黑衣冷酷无比的乔苍出现在门口,刚才还惊慌恐惧的心忽然间平静下来,像是一片挣扎了太久的荒芜的沙漠,终于看到了绿洲和湖泊,从绝望的地狱泥潭一下子拔身而出。
  麻爷从我身上起来,他整理好自己褪到膝盖的裤子,故作镇静端起一杯酒,“乔老板,还真是冤家路窄啊,我发现你是和我杠上了,我做什么你都要横C`ha 一脚,处处和我为敌,我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你。”
  乔苍只有一个人,随从打手都没带,可他刚一露头,身上强硬的气势却盖过了一屋子的保镖,那种从骨子里渗出的霸气,让人根本无法忽视。
  麻爷不着痕迹吐出一口气,我了解他,他这是慌了,他躲在保镖筑起的人墙后面,看着乔苍一步步逼近。

  “乔老板,来新场子玩儿,还是特意来堵我,您恐怕看不上这种地方吧。”
  乔苍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不动声色斜叼一根在唇角,吧嗒一声,打火机蹿升出一缕火苗,几乎燃烧到他的眉心,他犀利的眼眸令麻爷倒吸一口冷气。
  都是混黑帮的,谁有几斤几两心里门儿清,麻爷搞不定乔苍,他很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一直躲着走,麻爷见他不说话,就站在那儿抽烟,脸色和特别荫,他有些含糊,咬了咬牙。
  “乔老板,我的赌场抢了您的生意,还是我手底下人不懂事,在道上冲撞了您?我记得您女人不多,也没个固定的,要是他们胡闹,玩儿错了,不知者不怪,我手里不少妞儿,送乔老板两个,咱们化干戈为玉帛,怎样?”
  乔苍眯着眼抽烟,一声不吭。
  麻爷眼珠子转了转,“我送乔老板两个雏儿,绝对是尤物,我从漳州那边的场子带来的,很水灵,乔老板在广东这边的黑道上也是总瓢把子的身份了,可这真正的雏儿,您没尝过几个吧?”
  “麻三。”
  乔苍终于开口,这一声震得麻爷一哆嗦。
  乔苍把指尖的烟丢掉,火苗坠落在地上,忽闪了两下,最终熄灭。
  他一颗颗揭开纽扣,露出津壮结实的胸膛,“我警告过你一次,不要动她,你拿我话当放屁?”
  麻爷说这是周容深的情妇,我当初送给他的,他又没有娶,乔老板什么时候和周容深关系这么铁,还帮他盯着马子?
  乔苍伸出舌尖舔了舔上唇,“这是我女人。”

  麻爷一愣,他看了看蜷缩在角落用裙子包裹住自己的我,又看了看满脸煞气的乔苍,“乔老板,这玩笑开大了吧。周容深的二乃,怎么又成了您的女人。”
  乔苍猛地一脚踩翻了茶几,天崩地裂的巨响在包房炸开,那些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最前面一排已经被乔苍撂倒,后面的保镖见状立刻冲上去抵挡厮打,可他们根本不是乔苍的对手,即使一起围攻也非常吃力。
  乔苍打架不像普通男人胡乱拳打脚踢,他身手非常好,每一招都很干脆,有一定的路数,我距离很远也能听到他抬起手臂砍下时刮起强劲的风声,没有任何漏洞,不给人反击的余地。
  麻爷被眼前一幕吓住了,他一边提裤子系皮带一边往旁边墙根躲,然而就这几秒钟的功夫,十几个保镖全部被乔苍干趴下,四仰八叉倒在各个角落,捂着血流不止的伤口痛苦哀嚎。

  乔苍卷起袖绾,露出沾满鲜血的手臂,麻爷看到他眼睛里闪烁的寒光,腿忽然一轮栽倒在沙发上。
  “乔老板…有话好商量,我们都是一条道上,低头不见抬头见,我虽然没有您的势力,但在这片也混出点名堂,以后您有需要说一声,咱们都是朋友,何必撕破脸呢。”
  日期:2017-08-18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