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特别想吻他的唇,但我知道周容深不会在这个时候对我做那样的事,他只是抚摸着我的脸,在我额头吻了吻,“等我回来。”
  我抓着他的手不放,“你要保重自己,危险的事让下属去做,我承认我自私,我坏,我恶毒,就算他们都死了,你平安回来就好。”
  周容深看到我楚楚可怜的样子,眼角也有一滴泪水,他很无奈为我擦干净,“傻不傻。我这辈子出过多少危险的任务,每一次都能死里逃生,乖乖在家里等我。”
  他说完转过身,将自己的警帽从秘书手里接过来,端正戴在头顶,他朝我挥手让我进屋,刑警为他拉开车门,他坐进去后警车便拂尘而去。
  我愣在原地站了很久,总觉得这一趟之后,我和周容深之间也许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我没有道行猜中,可这种预感却特别强烈。
  周容深出差到南通的第三天,外围圈发生了一件特别轰动的大事,确切说是二乃圈子。
  宝姐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妇产医院,我正蹲在阳台上喂鱼,周容深养的那些亚马逊食人鱼,我光顾着接电话不小心被咬了手指,扯下去好大一块皮,疼得我眼冒金星。

  我问宝姐去妇产医院干什么,她说蔡花怀孕了。
  蔡花从我跟了周容深就再没见过,她好像从圈子里消失了,我以为她过气了,改头换面到小城市嫁人生子,原来还留在广东。
  这些做过外围嫩模的女人,虚荣心特别强,活着就图一口气,怀孕昭告天下绝对是孩子爹很牛逼,分享喜悦是假的,就是显摆炫耀。
  我和她关系还凑合,我俩都当嫩模时候,我属于一线尾,知名度和关系户都挺硬,可咖位不算顶尖,因为包我的男人都包不长,没有稳定金主,很容易走下坡路。
  而蔡花是八线开外熬三线,这姐妹儿特别拼,脸蛋一般,身材也一般,又没太多脑子,就是会装可怜,又挺听话的,天天缠着宝姐说长道短,宝姐抹不开面子,私下带带她,甩个富二代的生日趴让她钓凯子,可她一次没钓上来。
  这圈子漂亮姑娘跟米缸里的米粒一样,哪个都比她强,她是农村出来的,不受待见,姐妹儿背地里喊她花大姐,瞧不起她打扮土气,没见过世面,我借过她一套香奈儿,她穿上之后被嘲笑把高档货穿出了地摊味儿。
  我从没看不起她,有钱家姑娘也不可能干这个,我也是从最底层拼上来的,我知道这条路走赢了有多难。所以蔡花有什么困难都来找我,我能帮就帮,她挺感激我的,跟我说将来混出头了报答我。
  不过我没等蔡花报答就跟了周容深,在二乃圈一般人比不了我,我也不图那点小恩小惠。
  换别人我不凑热闹,蔡花这姑娘挺苦,她有喜事又告诉了我,不祝福不合适,我让司机开车送我去医院,到门口看见宝姐正叼着烟等我,她朝我招手,指了指旁边一辆红色法拉利,“蔡花的车。”
  我眼睛瞪大了两圈,“她傍上谁了?”

  宝姐耸了耸肩,“身家小几十亿的福建老头子,六十好几了,老来得子,宝贝得不得了,听说三婚,现在的老婆小他二十多岁,不是善茬,估计这回栽在蔡花手里了。”
  几十亿在中国不算顶级富豪,可也实打实的有钱人,圈子里资质那么好的姑娘都没勾上,蔡花真是扬眉吐气了。
  那老头子在月子中心包了一层给蔡花安胎,怀了五个月了,八个月剖腹,香港大师给算过,孩子命凶,八月生是贵人,足月生是恶子,豪门都迷信。
  我跟着宝姐进屋,已经有几个姐妹儿在了,蔡花坐在库上给她们看自己的戒指,卡地亚六克拉蓝钻,她说这是她最小的一颗。

  我第一眼都没认出来,蔡花那张脸整得跟重新投胎了一样,那对大乃子挺着肚子都特别丰满,完全就是脱胎换骨。
  她看到我很高兴,拉着我的手非要送我礼物,我没要,她喜滋滋说我男人要娶我了,何笙,我要当阔太了,什么好东西我都有,我报答你。
  我笑了笑没说话,混得好不沾,混得差不踩,对自己下手这么狠的女人,我怕被拖下水。
  宝姐坐在我旁边,她扬了扬下巴,“蔡花现在叫丽萨,你没来之前和我们满嘴飙英文,她最忌讳别人喊她真名。”
  和娱乐界女明星一样,凡是混出脸面的,曾经那点黑料就恨不得永世不得超生,谋女郎里最风尘气的一个,曾经是赫赫有名的校鸡,凯子就不下几十个,火了各种公关去压,蔡花这种变了凤凰的二乃,想堵住别人的嘴更简单了。
  我看了一眼她比洋娃娃还津致的脸蛋,“确实漂亮,也年轻了许多,老头子嘛,喜欢娇嫩的。”
  宝姐撕扯着指甲盖上褪色的甲油,“漂亮可不是关键。那些混得不好的姑娘,她们都以为有漂亮脸蛋就可以上位,还跑来问我,是不是只要每天好好打扮,就可以让男人着迷,一辈子喜欢她。”
  宝姐嗤笑了一声,“脱掉衣服让男人操脱皮,可结果还是什么都没有得到。真正能上位的女人,都不是只有一张脸和一对大乃,她们是血雨腥风里熬出来斗赢的。”

  宝姐指了指躺在库上喝燕窝的蔡花,“母凭子贵任何时候都是豪门女人的砝码,又快又简单,劈开腿接受一泡津液,是进门还是滚,等四个月就知道了。生孩子谁不会啊,可有那命吗?不少金主根本不让怀,就算怀了是个丫头,还不如没有。”
  宝姐是津明人,在灯红酒绿中浸泡过,就会明白女人只凭借美貌不可能过好这一生,智慧与手段才是保住荣华富贵的底牌。
  怀孕逼宫简单粗暴,前提男人不能是屈服在老婆和娘家驾驭下的傀儡,正常情况下对于二乃来说母凭子贵永远是最好的途径。
  蔡花让门口守着的两个保镖去医院对面的酒楼打包点海鲜来,她笑着抚摸自己的肚子,“我怀孕了不能吃,让你们尝尝鲜,帝王蟹好几百一只呢,先来一百只吧,我平时就吃蟹黄。”
  坐在沙发上的几个嫩模脸色有些不好看,“我们也不是没吃过啊,蟹肉当夜宵呢。”
  蔡花捂着嘴吧很惊讶,“你们还吃肉?肉我都是喂狗的。”
  一个姐妹儿受不了她的侮辱,从沙发上站起来,“蔡花,都是好心好意来看你的,你干什么这么打脸啊?你现在混好了,你忘了当初你惨的时候了,给自己留点口德吧!”

  蔡花直起腰板瞪她,“请叫我丽萨。”
  那姐妹儿翻了个白眼,“叫你公主你也改变不了自己是穷乡僻壤丫鬟的命!”
  她说完跟我和宝姐打了招呼,直接拎包走出病房,其余姐妹儿也跟着离开,那两名买螃蟹的保镖刚进入电梯,楼梯口上来一拨人,为首的中年妇女怒气冲冲,直奔蔡花的病房。
  蔡花看到她脸色大变,捏紧被子大喊来人,但是人已经被她支走了,而且就算在也不是这么多人的对手,明显就是搞她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