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2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们把箱子给打开,张奇从里面撕开包装,看着料子,说:“飞哥,香港那边的运输不错啊,都没坏。”
  我听了就笑了一下,说:“毕竟是专业的,把成品的料子拿出来。”
  张奇小心翼翼的把料子拿出来,放在桌子上,十二枚木那高绿的手镯片,还有一块三百克的莫西沙的冰透的明料,这几块料子价值好几千万,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张奇又拎出来几个袋子,打开之后,就笑了,说:“妈的,这些货都是翡翠大王送的,我草,真的有几千件啊。。。”
  我看着袋子里面的货,这些货在翡翠大王手里都是三等货,但是在我们这里,就是一等货,三五万不是问题,坤西也算是豪气,挂件,手镯,牌子送了我将近上千件,这给我日后生意开张提供了不少的货源。
  但是最好的,还是那几块莫西沙的料子,这几块料子才是我重点,张奇把箱子打开,把十一块小料子给取出来,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裂痕损坏,这才放在桌子上,然后去开那件大料子。
  这块四十公斤的料子才是重点,如果开的好,四十公斤,至少四个亿,但是赌石有风险,料子没有开出来之前,都是不能确定的。
  我说:“张奇,辛苦一下,把小料子的皮都给我扒了。”
  张奇了点点头,就去拿工具开始扒皮,这些料子几乎都是一个样子,白盐沙皮薄,打灯见水。。。
  张奇开了一个,立马惊喜的喊道:“飞哥,这块重711克的,莫西沙场口玻璃种。  ”

  我看着料子,立马拿过来,头尾都开了窗,并且不变种,极品料!从外表看,它已经是种老发黑了,我看着料子,不是很大,但是很完美,没有裂,有两块牌子,这样的牌子,至少都是五百万以上的,而且有价无市,这种料子现在已经很难见到了。
  我把料子包装起来,然后拍照,张奇继续开料子,我看着料子,都很好,窗口几乎都是很漂亮的料子,张奇一个个扒皮,花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是把十一块料子都给扒皮了。
  每一个都上电子秤,记录下重量,还有数量之后,我就把料子封存了。
  “得找个好一点雕工的师父,张奇,你去联系一下。”我说。
  张奇点了点头,说:“玉石雕刻工会,是咱们这里最好的雕刻会所了,全部都是手工,不是机雕,而且都是大师级别的人物,不过过了糯种,就贵了,糯种以上的料子,牌子至少五万,冰种的要十万,玻璃种的至少要五十万。”
  我听了之后,就皱起了眉头,说:“这么贵?”
  “嗯,越好的料子越贵,因为雕坏了,他们赔,所以收费是非常贵的,基本上瑞丽的极品料子,都是出自雕刻工会的手笔。”张奇说。
  我点了点头,说:“你去联系吧。”
  张奇点了点头,我就看那块大料子,光是肉眼看着料子,就觉得非常好了,皮壳大面积脱砂,在自然光下用肉眼都能观察到肉质非常细腻,水头很长,达到高冰种了,莫西沙场口的赌石非常有名,是因为这个场口是种水料的主力产地,可以说是赌一个涨一个的高水好料。
  我蹲下来,朝着料子打灯,打灯一看效果更惊艳,整体通透无棉,非常干净的底质,非常纯净的高冰种,起光起胶感,出货率非常高,美中不足的是可能会有些裂。
  但是天然的料子,想没有裂是不可能的,在好的料子,多少都会有一点裂的,我看着料子,不能切,只能扒皮,切的话,会影响料子的整体性。
  “飞哥,我把料子发过去了,对方很高兴,说是很难得见的料子,价格也报了,冰种的料子,一件牌子五万,镯子一万,挂件五千,他要我们明天去把料子送过去,现场验货留存然后选择雕刻。”张奇说。
  我点了点头,就说:“这块大的,你也扒皮吧。”
  张奇点了一颗烟,说:“我草,这料子扒皮?太大了。。。”
  赵奎说:“你不做是吗?那找别人来做,你以后别跟飞哥混了,让你做点事,你就叽叽歪歪的。”
  张奇瞪了一眼赵奎,说:“我他妈的没说不做,你叽歪什么?”
  他说着就狠狠的抽了一口烟,蹲下来看着料子,没有多说什么,就开始扒皮,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我什么都不担心,唯一担心的就是裂,如果裂进去了,大裂还好,小裂的话,就有点难看了。
  张奇在顶上扒皮,我看着皮壳被打掉,里面的肉质依然是玻璃种的,很干净,而且带着起胶的感觉,种老,我看着很开心,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种料子,已经少见了,随便出个牌子,都是百万级别的,达到了收藏的水准,但是在顶上有一条裂,这条裂随着窗口的深入而衍生下去,我看着就紧张了。

  如果裂涨进去了,这块料子就打折扣了,取手镯就很难了,而且也影响其他料子的工艺,我添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很着急,料子不能切,只能这样扒皮,一点点的扒皮。
  这个时候陈玲回来了,看到我们在开料子,就说:“开到好料子了吗?”
  我说:“还不错,都赚了,就看这一块了。”
  “真漂亮,这样的料子真的很漂亮, 我要一对镯子。”陈玲认真的说。
  我说:“公司的钱买的。。。”

  “我买不起吗?”陈玲不高兴的说着。
  张奇嘴贱,说:“那是,嫂子多有钱,就是一整块拿下也行啊,是不是飞哥。”
  我说:“干你的活。。。”
  张奇笑了笑,继续开料子,陈玲站起来,说:“一对镯子必须给我,否则,这些东西,我就拿去烧了。”
  我看着她手里的文件袋,我知道,肯定是手续办下来了,我要拿过来,但是陈玲没给我,说:“镯子,镯子,快点。。。”
  “行,我给你买。”我说着,随后就把带子拿过来,打开了看一眼,里面的营业执照,经营职权,土地使用证,什么的,都办下来了,我看着就放心了,妈的,这年头还是有关系好办事,如果是我自己去办的话,这些执照估计得一年半载的才能下来。
  日期:2017-08-08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