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2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知道,但是内心就是有一种底线不可逾越的感觉,我想着我爸爸,想着他吊死在房梁上的样子,很惨,他死了之后,我也很惨,我明白,我是不想更多的人像我一样惨。
  我这一觉睡的迷迷糊糊的,我听到很多人在说话,乱七八糟,但是我醒不了,总是在做梦,梦到好多人,死了的人,活着的人,周老大,乱七八糟的,交织在一起。。。
  我突然感觉到手臂很疼,我猛然睁开眼睛,我看到一个医生给我清理伤口,我嘴巴很干,我难受的问:“这是那?”
  “市区医院,别动,给你处理伤口。。。”
  我听着医生的话,就闭上眼睛,妈的,都回瑞丽了,看样子,这一觉睡的不短,不知道我的货怎么样了?不知道那帮人怎么样了?
  我心里担心着,乱七八糟的想了很多,医生给我处理伤口处理了很长时间,他跟我说,挖掉一块肉,是感染的坏死肉,我感觉不到痛,不知道是不是打麻丨醉丨的原因,妈的,我这副身体,不算强壮,但是身上的伤口倒是不少。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处理好伤口的,我就是困,虚弱,在迷迷糊糊之中清醒着,睡着。。。
  在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好多了,我嘴巴里被人给我喂了一些水,让我干渴的嘴唇有一丝湿润,我看着喂水的人,是陈玲。
  她看到我醒了,就伸手摸着我的头,说:“你那帮兄弟都该死,他们都没有中枪,只有你中枪了,他们没有保护好你,都该死。”
  我听着陈玲的抱怨,就说:“你他妈的知道什么情况,就他妈乱说话,别他妈的在我面前说我兄弟。”
  陈玲瞪着我,把碗放下,眼泪一颗颗的掉,说:“我是你老婆,我是关心你。。。”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我愤怒的说着。
  她看着我,就擦掉眼泪,很委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也有点刺痛,我睁开眼就看到他,本来觉得有点安慰的,但是她说那些话,让我真的很不爽。
  “让他们来见我。。。”我说。
  陈玲站起来,打开门,说:“进来吧,别吵。。。”
  我看着赵奎他们走了进来,他们三个脸色很难看,都很自责,我说:“你出去。。。”
  陈玲没有多说什么,就出去了,我看着他们三个,我说:“她骂你们了?”

  张奇笑着说:“没有,嫂子人很好的,怎么会骂我们呢?”
  我看着他苦笑,我就说:“你他妈的,骂你就骂你了,有话实说。。。”
  “飞哥,嫂子说的对,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你,我该死。。。”赵奎自责的说着。
  我很生气,我说:“别说屁话,妈的,有人要搞我们,防不住的,我们运气好,才躲过一劫,货怎么样了?”
  “货都拿回来了,现在已经送到马姐的店里了,马姐说要来看你,但是被嫂子挡住了,她说你没醒之前,不见任何人,嫂子真是厉害。”张奇笑着说。
  我叹了口气,说:“那群老缅还可以,工资结算了吗?多给点钱,通知阿丽,对那些工人好点。”
  张奇点了点头,我看着杨瑞,说:“你的工人。。。”
  “飞哥,没事,都是跑船的,也登记在册了,出事的兄弟,公司会给福利的,出来混,想要赚钱,总得有点牺牲的。”杨瑞说。
  我笑了笑,说:“这还是我认识的杨瑞吗?”
  我看着杨瑞,长头发剪短了,刺头,留着跟我们一样的刺头,精神了不少,眼神里也多了一分狠辣,这次如果不是他及时赶到,我们货丢了不说,人也会死。

  “飞哥,跟着你,总得有点本事,要不然,兄弟们不会服气的。”杨瑞说。
  我点了点头,说:“去餐厅定一桌,回头,跟兄弟们喝酒,庆祝一下。”
  “喝酒?你不要命了?你都这个样子了,还喝酒?”
  我看着站在门口的陈玲,我说:“爷们说话,你能别进来吗?出去。。。”
  陈玲很生气,推开门,我看着门口站着的田光,我皱起了眉头,说:“光哥。。。”
  田光走了进来,说:“你们都去忙吧,我跟你们飞哥有点事要说。”

  他们三个点了点头,让我好好休息,等好了在喝酒,我看着他们出去了,陈玲就把门给关上了,陈玲说:“光哥,你觉得他对我怎么样?应该这样呵斥我吗?”
  田光做下来,说:“男人有点脾气是正常的,邵飞对兄弟们很好,我知道你很担心邵飞,但是,你也应该找到平衡点,男人在外面打拼是不容易的,不过邵飞,你也应该收敛一点,你的人保护不了你,就是他们的过错,该骂的时候得骂,该责罚的时候得责罚,要不然,以后会出大事的。”
  我点了点头,知道田光在平衡我跟陈玲的关系,陈玲是千金大小姐,他爸爸有钱,我跟他结婚,对马帮很有利益,所以田光在没有坐稳位置之前,希望我能稳住陈玲。
  “知道了光哥。。。”我深吸一口气说着。
  田光点点头,说:“弟妹,你出吧,我跟邵飞有点事要谈谈。”
  陈玲点了点头,很听话的就出去了,我添了一下嘴唇,看着田光,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我皱起了眉头,知道他要说的事可能很糟糕!
  我等着田光跟我说什么事情,他没有着急说,而是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他说:“有人在搞我们。”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这是肯定的事,但是田光又一本正经的说:“与其说是搞我们马帮,不如说是在搞你。”
  我听了心里就很不爽,我说:“我知道,在缅甸的时候,我被班轮搞了两次,他像是受人指使一样,专门来搞我,不要钱要命,而且,还他妈的准确知道我的路线,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人是谁,这么有本事。”
  田光站起来,走到窗户前,拉开窗帘,说:“你走了之后,马玲的店铺,又遭到了几次攻击,都是不明不白的攻击,搞了就跑,阿福的人去查,但是有去无回,这件事,让我们所有人都注意了起来,大家都人心惶惶,所有人猜测最大的可能就是老杂毛。”
  我听到田光的话,就问:“老杂毛如果要对付我们的话,为什么只对付我,在马帮论辈分,我只是一个后起之秀,论能力,我是有点能力,但是也不至于让老杂毛专心对付我吧?”

  田光点了点头,说:“城东那边什么情况,我们也不清楚,我们马帮跟他们很多年都不来往的,而且是死敌,我们马帮复出,最怕的就是老杂毛来打压我们,他在缅甸跟内地称自己为东马,就是要代替我们马帮的意思,他这二十多年来,在缅甸用马帮的名声赚了很多钱,如果我们复出,势必会引起他的打压,但是奇怪的事,他并没有明着要对付我们,而对付你,也只是用了一些小手段,这很奇怪。”

  我深吸一口气,现在很头疼,我说:“能不能确定我们的敌人,如果连敌人都不确定,那么我们如何下手应对?”
  田光摇头,说:“这才是最头疼的,我们并不能跳出来主动对付东马的老杂毛,毕竟,他们的能力势力都比我们强,如果我们跳出来挑衅,那么他们报复起来就有理由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