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2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医生帮我正骨,很疼,好了之后,我活动了起来,还是很疼,手用不上力气,我看着花花,她也瞪着我,我说:“打平了?”
  她摇头,说:“我会折磨你一辈子。。。”
  我倒抽一口凉气,看来,我是得罪了一个记仇的女人,老刘看着我,说:“在缅甸,最好把钱都换成缅币,尤其是在瓦城,果敢,这里对于人民币都流通的,你带那么多钱,人家发现了,就会打你的注意,如果是缅币,就不会有这么大的麻烦。”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跟班轮是旧仇,好几次我都差点死在他手里,这次我们把钱丢给他,但是他还是要杀我,就说明,他是要我命来的。”
  老刘皱起了眉头,说:“没想到你这个人得罪人都得罪到缅甸来了,班轮这个人是个游匪,他的势力捉摸不定,抢劫,绑票,杀人放火,无恶不作,很少固定针对谁,他这么针对你,看来你是得罪了某些大人物。”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问:“你不是说他是个游匪吗?”
  老刘笑了起来,说:“天真,缅甸的任何势力都是有人在养,内地人,美国人,海那边的人,反抗军,同盟军,任何势力都相互有关系,不管是恩怨,还是同盟,都是有关系的,班轮做那么多坏事,还没有被剿灭,你觉得他没有足够的资金,没有足够的补给,他能活到今天吗?”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太可怕了,我到底得罪谁了?联想这么多天来的郁闷,我好像确实得罪了某个大人物,这真的很可怕,我得罪了他,居然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钱带来了吗?”老刘问我。
  我点了点头,张奇把钱袋子拎过来,还好花花他们来的及时,而班轮也不是为了钱来的,所以我们的钱并没有被抢走,张奇拉开拉链,说:“一千两百万,飞哥说,一百万一片,买你的料子。”
  这个老缅看到钱之后,很开心,说:“谢谢老板,你查收料子。”

  我听了之后,就看着他把装着料子的黑色袋子拿出来,我草,带着真的很脏,又脏又破,就像是买猪肉的时候给的黑袋子,油乎乎的,我看着他打开袋子,料子就在里面,是那十二块木那的料子。
  我深吸一口气,看来,在缅甸,你就得学会生存之道,财不外漏的道理在那都行的通,我看着这个袋子,我觉得没有人会知道,这样的袋子里面能装着价值一千多万的货物,看着这个老缅,穿的也普普通通的,谁能知道他是老板呢?
  我检查了一下料子,是之前的那十二片料子,我就收下了,老刘跟我收了百分之十的佣金,他告诉我,成品的玉石在这里不用交太多的税收,原石的税最重,他让我找一个珠宝公司,让他们给我开成品发票,然后直接运送到香港去,然后由香港那边发货,就可以省掉一大笔税收。
  老刘的话,让我立马就想到了坤西,我当然会去找他,但是眼前,我的形式地位有点不利,我到底该怎么办?这个要杀我的人,到底是谁?而且让我恼怒的是,他不直接杀我,总是用一种猫戏老鼠的手段来玩弄我,这种感觉,真的有点不爽啊。。。

  交易都算是顺利,老刘在这里的地位还是很高的,这个人身份多变,而且从高到低都有,很难摸得清他到底是什么一类人,但是赌徒是可以确定的,赌石,赌牌,他都赌,有本事,但是也输的精光。
  老刘让那个老缅走了之后,就回头跟我说:“做玉石生意来钱慢,你这种人,应该做不来的。”
  我笑了一下,我说:“是吗?那可不一定。”
  老刘摆手,很认真的跟我说:“我做过玉石生意,我知道,料子回去需要打磨,加工,雕刻,上贵,这个过程最少都需要一个月的周期,而你上架销售是一个更加漫长的过程,一块料,需要两个月到三个月,才能出手,而且,还要在你经营得当的情况下。”
  我点了点头,老刘真的是经营广泛,什么事都做过,但是我无所谓,赌石有风险,我需要给自己投资一点保险,做翡翠珠宝生意,虽然回本慢,但是好歹我有货在身,在我倾家荡产的时候,我可以靠这些本钱慢慢回本,不至于一次就垮了。”
  “快钱,还是洗劫别人最快,好好考虑考虑,那块玻璃种的料子,如果废了,我回收,用最精华的部分来洗劫缅甸的华人。”老刘说。

  我听着就很郁闷,我问:“你为什么一定要做这种事呢?”
  他笑了一下,说:“生意而已,就如钢铁大王,你让他去种地?不可能的,就如红木大王,你让他去挖矿?也是不可能的,每个人有每个人喜欢做的,也有自己的领域,在这个领域,我们能赚到钱,又轻松,所以我们就做下去,不要被所谓的良心所左右,当你看清现实之后,你就发现,良心,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但是只要你卖了他,你就能得到无数的财富。”
  我听着觉得可笑,这就是坏人的歪理,我点了点头,我说:“尽力吧,希望老天保佑那块料子能开到货,那样,缅甸的华人都会感谢老天的。”
  老刘笑了起来,说:“没有那块料子,还有其他的料子,总会有料子的,你还是不要担心别人了,你应该想想,如果周老大没有死,他现在应该在那,应该会做什么将来会对你做什么,我们应该怎么防着他,把他揪出来,你恨,我知道,你父亲的死,我没有错误,但是你依然把这件事怪到我头上,不过我还是告诉你,我们现在是同一个阵线的,做个决定吧,在没有真正确定周老大真的死亡的时候,不要对付我。”

  我听着他的话,有点纠结,我亲眼看到周老大死了,但是现在他又给我搅和的有点神经错乱的感觉,让我又怀疑周老大没有死,我真的有点后悔来瓦城,如果我不来,或许,我就没有那么多烦恼了。
  我走出了木屋,花花走了过来,说:“曾经有一个那么美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你没有珍惜,那么,你就要面对噩梦,我花花会永远出现在你的世界里,每当你想起我的时候,你都会惊醒,也会想起来当初你那么对我,是多么错误的一件事。”
  我看着花花,她说的狠厉,我笑了一下,我说:“就如我说的,你的一切狠厉都是伪装你内心懦弱的花样,你已经被我击溃了,或许,在你的内心里,你已经爱上我了,现在对我做的一切,都只不过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而已。”
  她听了我的话,有点张口结舌,我看着就想笑,我可是情场老手了,对付你这个小女人,我还是有自信的,我说:“晚上,酒店等你,想要续写那晚的温情就来找我,虽然我依然恨你跟你父亲,但是,至少在同盟的时候,我们可以温存一下感情。”
  “无耻。。。”花花愤怒的说着,随后就朝着我打了一拳,我没有躲,她的并没有太用力,我抓着她的手,笑了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