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把今天晚上的事情,跟两人说了一遍。他告诉陈燕,“你要小心汤洋这个人,现在警方突然袭击,抓了很多黑势力份子,很可能把他给供出来。”
  对于汤洋这个人,陈燕当然心里清楚,她郑重道:“你自己要小心!”
  顾秋又对从彤道:“这段时间你还是回家去,安平县可能不太平了。”
  从彤摇头,“我还是跟陈燕姐住吧!”
  顾秋道:“我这几天会很忙,关键就看今天晚上了,你们要照顾好自己。”
  两人见顾秋一脸严肃,也不由有些紧张了。

  杜小马到底是个办事能力很强的人物。
  通过一个晚上的审讯,他们发现了一个意外的惊喜。
  调查小组三个人聚在一起,黎小敏问,“要不要把顾秋叫过来?”
  杜小马道:“暂时不要告诉他。现在我们三个交流一下,开个小会。”
  余理还是那少年老成的模样,坐下来后,他汇报了一下自己和黎小敏之间的进展。“通过我们调查发现,汤洋的确在紫荆园有干股,而且有人直接说他就是后台老板。更有人透露,汤洋给一些单位,每年下达一定额度的消费指标。如果完不成,将由他们单位的领导自行解决。”
  余理拿着材料,“这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变相受贿。杜哥,你拿个主意吧!”
  杜小马倒是不急,看着黎小敏,“说说你的看法。”
  黎小敏道:“这些情况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新发现,之前上面交给我们的任务,就是查清楚紫荆园失火案的背后。现在查出来的很多内幕,都超乎了我们的想象。我认为,这件事情有必要向上面请示,要不要继续追查下去。”
  杜小马笑了,“不愧是女孩子,心思缜密。小敏,假以时日,你一定是一个很优秀的,合格的党员,一个很有分寸的执行者。”
  黎小敏脸上一红,“这是原则,我只是有点担心,怕我们三个被人利用,把安平这个窟窿越扯越大。如果这些事情,真的牵系到汤洋这个人,那么查下去意味着什么?你们比我更清楚。”
  杜小马看着余理,“你的意见呢?是不是跟她一样?”
  余理道:“我觉得小敏说得对,不过我还是听从杜哥的安排。”
  杜小马拿出一个档案袋,“今天我在公丨安丨局里参与审讯的结果,也与你们调查的大致相符。很多疑点都指向汤洋这个人。有人招供,这次火拼,其实是汤洋在清理门户,直接导致了这个悲剧的发生。但是我们接到的材料上,根本就没有提及到汤洋。”
  黎小敏道:“这个很明显,举报人故意隐瞒这些材料,应该是在试图掩饰什么。”
  杜小马道:“材料是何汉阳同志,托顾秋亲自交到我爸手里,你们说,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内幕?”
  余理不说话,只是抽烟。
  黎小敏道,“是不是找顾秋来问问,看看他知道多少?”
  杜小马摇头,“只怕他也未必。或许这一切都是何汉阳同志的精心安排。”

  “为什么?”
  两人同时问道。
  杜小马道:“你们想,何汉阳同志在安平二年了,一直没什么政绩,据说是汤书记压制了他。如果换了你们,在这种情况下,又会怎么做?”
  “扳掉汤立业!”
  杜小马笑了,“汤立业同志在安平的关系网,哪是一般人扳得动的。”
  黎小敏道:“所以他就用这个办法,把我们引过来?”

  “不排除这种可能。明天,我要去见见何县长,看看他的反应如何。”
  “余理,你给顾秋打个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余理看看表,都二点多了。不过他没有质疑,马上给顾秋打电话。
  顾秋还没睡,正和两个女孩子在聊天。
  陈燕埋怨道:“都这个时候了,还叫你去?”
  “没办法的,这是命令。我必须服从。”
  从彤道:“我们等你回来?”

  顾秋说了句,“你们先睡吧,我一个人睡沙发。”
  嗡——!
  那一刻,从彤羞得连脖子都红了,这句话好象有歧义唉!
  顾秋赶到县委宾馆,杜小马三人都在。顾秋一眼就看出来了,他们已经开过了小会。杜小马说,“不好意思,这么晚上还让你过来。”
  顾秋道:“这是职责所在,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义不容辞。”
  杜小马就哈哈大笑起来,“我就喜欢你这种个性。好吧,不扯了,我们言归正传。”扔了支烟给顾秋,“据我所知,市委收到的材料,是你亲手交给我爸的?”
  顾秋说是,这个千真万确。
  杜小马朝黎小敏看了眼,“把材料给他看看。”

  顾秋接过材料,心里一惊,怎么只有这些?当时我把李沉浮的那些材料,用匿名的方式送到何县长手中,可不止这些啊?顾秋在心里琢磨,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杜小马没有给他看全部,二是何县长留了一手。
  见顾秋看完了,杜小马道:“顾秋,你能不能告诉我,今天那个坐轮椅的朋友是谁?”
  “李沉浮!”
  “李沉浮?李副县长的儿子?”余理立刻接过话题。
  “对!正是前任常务副县长的儿子李沉浮。”
  余理当然认识李沉浮,只是今天他并不在现场。杜小马对李沉浮并不了解,他望着余理,“说说他的情况?”
  余理道:“说起来这个李沉浮与汤洋还是同班同学,后来两人一起在安平进入了体制。李沉浮这人从各方面来说,都还不错。不论是能力,还是人品。据说当时,暗恋他的女孩子不在少数,很多领导都想把自家女儿嫁给他。但是李沉浮看中了一位普通人家的女孩子,大约一年不到,他们就结婚了。”

  余理说,“当时很多人听到李沉浮要结婚的消息,感到很失望。这在安平圈子里,的确还是一件极为稀罕的事。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都想不到,就在他和妻子刚刚新婚不到一周,突然横糟飞祸,李沉浮遇车祸差点命丧黄泉。而他的父亲,也在一年之后,突然在办公室得了急病而亡。李沉浮一家,就这样没落了。”
  听余理说完,杜小马问:“他妻子呢?”
  余理道:“他妻子就是现任招商办主任陈燕,据说李沉浮已经把她给赶出来了,两人正式宣布离婚。”
  杜小马问顾秋,“这个李沉浮和汤洋,看起来有深仇大恨,你知道吗?”
  顾秋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李沉浮说,自己今天的一切,都是拜汤洋所赐!这中间的内幕,恐怕只有他们自己才清楚。”

  杜小马拍了拍脑袋,“看来我们掉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
  ——————————————————————
  四个年轻人,熬了一个通宵。
  黎小敏主张,先向上面汇报,不要擅自做主。
  余理保持沉默,不发表自己的意见,杜小马呢?望着顾秋,“说说你的意见!我们要不要趁机查下去?”
  顾秋道:“从一个党员和一个国家工作人员的角度讲,首先要服从组织的安排,我赞成黎小敏的说法。毕竟调查组,还得在市委领导下展开工作,离开了市委的支持,我们的工作就无法继续开展。但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