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梅一向很泼辣,五十几岁人了,那性子跟一个农村野妇没什么区别。
  彭局正准备去市委,电话响了,一看是谢家的号码,就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这个电话八成是汤梅打来的,如果不接,她势必就会跑到办公室来。
  汤梅的泼辣,众所周知。
  彭局只得接通了电话,果然,汤梅在电话里一顿劈哩啪啦的,不讲任何道理就把彭局给说了一通。反质问彭局,“我问你,放不放人?”
  彭局道:“汤大姐,您得考虑一下我们的难处。现在这件事情,人家招商办那边咬着不放,难啊!”
  “招商办到底是谁当家?不就是打了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么?有什么了不起的。要不是他犯贱,我家步远会去打他?我看这小子再不好好教训一下,还反了他不成。现在我命令你,马上放人,否则我现在就去我大哥家,看你这个局长是怎么当的。”
  “我——”
  “啪————!”
  汤梅已经挂了电话,彭局一阵苦笑,他儿子打人还有道理了。
  不过他倒是听说,那个叫顾秋的年轻人,也不简单,居然敢公然抢了谢家预定的儿媳妇,这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其实这件事情,彭局如何不想从中周旋?
  只是刚才给杜小马打电话,杜小马一口回绝,明天再说。
  彭局就在心里想,你们斗,搞得我里外不是人。看来这个杜小马也不是等闲之辈,年轻人嘛,急功近利,好大喜功,他在安平调查,不搞出点成绩来,怎么回去交差?
  直到下午三点半,汤书记打电话过来,跟杜小马说了一阵。杜小马道:“咦,这件事情彭局不能作主吗?他也真是,都是自己人,干嘛这么较真?小事一桩,小事一桩。”

  汤书记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彭局就在他办公室。
  汤书记放下电话,摇了摇头,这个小马年纪轻轻,就玩起这种心思。要不是因为他是杜书记的儿子,自己才懒得打这个电话。
  顾秋下午没去上班,听说谢步远被放出来了,他也没说什么。这样的事情,太正常了。以谢家在安平的势力,摆平这些根本不需要费太大的力气。
  这就是顾秋当时说的,万一自己被人家打伤打残了,人家照样可以抹平。
  在钱和权力面前,公理只是个摆设。
  顾秋光着膀子趴在沙发上,从彤给他擦药。
  肩膀上,背上,多了几道青紫色的印子。这些人下手极重,好多地方都肿了。这还算是顾秋机灵,身手不错,换了一般人,只怕早被他们放倒,打成残废了。
  从彤把红花油倒在手掌上,给顾秋揉着痛处。
  说真的,以从彤这样的大家闺秀,还真没有这样侍候过人。她已经很小心了,顾秋还是啊哟一声叫了出来,从彤皱起眉头,“很痛吗?”

  “当然痛啦!你能不能轻一点?”
  “我已经很轻了。再轻就没效果了。”
  从彤很用心,一双轻柔的小手,按住顾秋的肩膀搓揉起来。这一处是对方一根水管打的,顾秋忍不住啊了一声,“痛!!”
  从彤瞪大了双眼,“这样也痛?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刚才打架的时候这么猛,现在我一个女孩子碰你一下,你就喊这么凶。”
  顾秋道:“好,下次我揉你的时候,你别叫痛!”
  从彤道:“我又不跟人家打架,干嘛让你揉。”

  说到这里,她突然想起了什么,俏脸一红,伸手重重的拍了一把。
  “啊哟——你想谋杀啊!”
  陈燕听说谢步远带人杀进招商办,打伤了顾秋,她匆匆而回。刚到门口,就听到顾秋在屋里喊,啊哟——轻点,轻点,好痛!
  陈燕就傻眼了,不会吧?被逆推了?从彤有这么猛吗?

  听到门铃响,从彤去开门。
  陈燕风尘仆仆赶来,“顾秋呢?”
  从彤朝客厅沙发上呶了呶嘴,陈燕走进来,“听说谢步远来招商办闹事?究竟是怎么回事?”看到顾秋背上那些伤,陈燕有些心痛。要不是从彤在,她肯定会扑过去抱住顾秋。
  顾秋要起来,从彤按住他,“别动。”
  又拿了红花油给顾秋揉,陈燕见了,“我来吧,你这样轻轻的,哪有效果?”
  陈燕毕竟大几岁,手脚麻利。
  从彤的确没干过这种事,只好让开。陈燕拿起红花油,往手心一倒,搓了几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秋说,“我也不太清楚,这个疯子带着七八个人,冲进来又打又砸。啊哟——你能不能轻点。”
  陈燕道:“不重一点怎么行?别叫。让别人听见了,还以为我们两个把你怎么着了呢。”
  顾秋很听话,果然不叫了。
  从彤在旁边帮忙,看到陈燕这么用力,顾秋居然不吭半句,心里有些怪怪的味道。
  陈燕给顾秋搓揉,一切都那么自然,没有半点做作。
  从彤心道,陈燕姐该不会也喜欢顾秋吧?
  她站起来给陈燕倒茶。
  陈燕跟顾秋在谈话,她很快就了解到了整个过程,同时也在心里暗暗担忧,谢步远敢如此公然打砸招商办,凭什么?
  从彤愤然道:“谢家真是欺人太甚,简直无法无天。”
  顾秋碰上这种事,与她也有一定的关系。因此从彤自然站在顾秋的立场上。顾秋道:“别担心,他们崩达不了多久啦!”
  陈燕问,“你们调查组有没有什么进展?”

  顾秋道:“今天晚上见分晓。你们两个就留在家里,哪也不要去。”
  他看着从彤,“如果你不想回去,最好是去陈燕姐那里。”
  从彤点点头,“嗯!”
  陈燕有些奇怪,从彤在顾秋面前,居然如此老实?真没想到顾秋这坏小子调教女孩子蛮有一套的。
  夜,顾秋如约而至。
  紫荆园的门口,象往常一样停着很多车辆。
  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们,手挽着成功男士,步入这繁华之所。在场的男子,无不风度翩翩,西装革领,昂首挺胸,展示着自身的实力。
  有句话说得好,没有魅力的女人,才会说男人*。没有实力的男人,才会说女人现实。

  的确如此,因此这里的女人,无不拼命往自己脸上抹粉,努力保持着自己年轻貌美的模样。男人们,也会用自己的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证实自己的实力。
  如今的社会,车子,房子,票子,权势正是男人身份尊贵的象征。
  顾秋刚刚上三楼,就看到一群人围在那里,这些人都穿着黑一色的深色西服,双手交叉放在面前。一个个笔挺笔挺的,就象一尊尊雕塑。
  他们的目光,无一例外的望着同一个方向。

  汤洋蹲在那里,歪着脖子,戏谑地盯着倒在地上的李沉浮。李沉浮的身边,有一个被摔坏的相机。顾秋看了眼,没发现李沉浮的轮椅,因此他断定李沉浮应该是他们这些的抓上三楼的。
  汤洋伸手在李沉浮脸上拍了拍,“我说你完全是找死。李沉浮,你信不信我现在捏死你,只要一句话的工夫?”
  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用脚踩住李沉浮的头,令李沉浮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汤洋哼了声,“你要是想死,老子可以成全你。不过你得死远点,别弄脏了我的地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