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毛扑过来,顾秋退了一步,手里的凳脚呼地一声朝对方的肩膀砸下去。
  力道奇大,对方哪里料到,在自己这方人多势众的情况下,顾秋还敢还手。这条胳膊没卸下,反而搭上了自己的一条胳膊。
  在场的人分明听到咔嚓一声,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极为凄惨的哀号。
  黄毛直接倒在地上,左手捂着膀子惨叫。
  谢步远知道顾秋有几分本事,因此今天带了几个能打架的人来。黄毛也算是他们这些人中间,比较残忍的一个,没想到他刚扑上去,就被顾秋一凳脚抽翻在地上。
  顾秋一手拿着一条凳脚,双目圆瞪,“谢步远,有种的你跟老子单挑。”
  谢步远吼道:“傻B才跟你单挑!”
  “草,兄弟们,并肩子上!不管出了任何事情,我扛着!”
  这下,剩下的六七个人抽出了家伙,呈扇形将顾秋包围。
  这些人都非善类,一个个凶神恶煞的。看来谢步远今天已经下了决心,非致顾秋死地不可。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在心里琢磨,顾秋到底哪里得罪了他,弄得这家伙跟神经病似的。
  刘国雄在外面急了,如果这些人扑上去对付顾秋一个人,顾秋不死也要脱层皮。

  此刻顾秋已经被这些人必到了死角,退无可退。
  顾秋突然大吼一起,高高举起手中的凳脚,就要做最后一搏。
  刘国雄猛地一声大喊,“丨警丨察来了,丨警丨察来了!”
  听说丨警丨察来了,这些人心里一慌。再凶残的匪徒,也怕丨警丨察。
  刘国雄这一喊,有人转身就跑。
  谢步远冲出来一看,草,哪来的丨警丨察!
  只见他两眼凶光一闪,瞪着刘国雄,“你他MD找死!”

  身后两名混混就朝刘国雄冲过去,刘国雄见势不妙,拨腿就跑。
  谢步远道:“别怕,我哥就是派出所的所长,他管着这一片。大家一起上,出了事我顶着!”听到谢步远这么说,这些人的胆子又肥了。
  顾秋想跑,无奈办公室里只有一个门。
  “打死他!”
  不知谁喊了一句,这些人恶从胆边生,一齐朝顾秋扑上来。
  “住手——”

  “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从彤不知什么时候从楼下跑上来,冲着这群人大喊。可惜她的声音太小,根本就听不见。对方六七个人已经和顾秋交上手了。
  “谢步远!你疯了!”
  从彤冲着谢步远大喊,谢步远根本就不顾从彤的感受,“老子今天就是疯了。怎么,你心痛啦!今天不打死他,算他走运!”
  从彤扑过去,“别打了,别打了!”
  谢步远冲上来,一把就拉开从彤,“没你什么事!走开!”
  就在这个时候,顾秋已经吃了人家两脚,有人一铁棍子砸下来,打在他的腿上。痛得顾秋一阵呲牙咧嘴的,但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倒下,只要一倒下去,就会被这些人踩死。
  "呜呜呜----呜呜呜——!"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楼下响起了一阵阵警车笛鸣声。
  “丨警丨察来了!快跑——”
  怎么回事?不是说没有丨警丨察来的吗?

  有人在心里暗自耐闷,谢步远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招商办的办公楼,只有一个楼梯口,警方的十几名队员,从楼梯口冲上来。很快就将这些抱头鼠窜的混混全部抓获。
  谢步远站在那里,“你们是哪个派出所的?”
  “你就是谢步远?请跟我们走一趟。”
  “靠,摆什么谱,我哥是中心派出所的所长。你们是哪个所的,敢越境抓人。”
  “我们是县局的,你有意见吗?”
  听说是县局的丨警丨察,谢步远就焉了。
  一名女警走上来,拿出一付手拷拷在谢步远手上,“走!”
  谢步远盯着她,“你敢拷我?我看你是不想干了。”
  这名女警也挺牛的,“我想不想干,你说了不算。”咔嚓一声,将谢步远拷上。两名丨警丨察走进办公室,顾秋背上,腿上,都受了不同承度的伤。
  这些人下手很重,根本没留半分余地。
  女警走进来,“你没事吧?”
  顾秋活动了一下筋骨,“死不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顾秋说,“不用了,我还能行。”从彤跑过来,“顾秋,你怎么样了?”
  顾秋笑了笑,“放心吧,他们这些人还奈何不了我。”
  女警望了眼从彤,对顾秋道:“既然你没事,请跟我们走一趟,录个口供就行了。”
  从彤道:“我陪你去!”
  顾秋道:“去公丨安丨局,又不是去教堂,你跟着去干嘛?”
  从彤羞得一脸通红,那名女警一直望着顾秋,也有些俊忍不禁的笑了起来。
  从局子里录了口供出来,顾秋接到杜小马的电话,“怎么样?不碍事吧!”

  顾秋道:“你要是再晚一点,我就挂了。”
  杜小马笑了起来,“没事就好,别忘了晚上的约定。”
  顾秋恨恨地道:“放心吧,忘不了!”
  谢步远被县局带走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谢毕升耳朵里。
  自从上次的丑闻爆发后,谢毕升被革职,现在他每天呆在家里,无所事事,等待风声过后,再寻找机会重新出山。
  对于自己被老婆捉奸在床一事,谢毕升也没有停止暗中调查。以谢毕升的为人,当然不会放过陷害自己的人。再加上他大儿子谢志远是派出所所长,把这件事情好好分析一遍,觉得顾秋也有嫌疑。

  其实整个事件,看起来也算是天衣无缝。没有举报电话,没有故意栽脏,都是因为汤梅醋劲太大,引发了这场灾难。但谢志远毕竟是丨警丨察出身,很快就从这中间发现疑点。
  为什么自己老妈打电话过去,会是那个坐台小姐接了呢?
  正因为这一点,让谢志远产生了怀疑。
  而这个问题,顾秋也考虑过了,如果不是小姐接了电话,谢毕升看到是家里的号,肯定就会阻止两名小姐发出声音,或者他会一个人躲到别处去接电话,如此一来,就产生不了这个效果。
  这个破绽,还是让人给发现了,谢志远由此怀疑上了当时KTV里的几个人。

  哪知道谢步远这小子太冲动,直接就带人杀到招商办。
  谢毕升叫大儿子去保人,没想到上面居然没有同意。谢志远找到彭局长,彭局叹了口气,“这件事情不太好办,小杜亲自打了招呼啊。”
  彭局扔了支烟给他,“这次上面派了一个调查组下来,弄得我们都很被动。”
  调查组下来的事,谢志远也知道,主要还是紫荆园失火的案子。当初何县长的意思,是主动向上面汇报,立刻处理。可汤书记死活要把这件事情拦下来,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何县长手里有很多对他不利的证据,因此他立刻出动了全部力量,试图阻止何县长举报。
  谢志远见彭局不肯松口,只好回去跟老爸商量。
  谢毕升听了,气得跳起来,“真是人走茶凉,我这还没走呢,他就不卖账了。”

  汤梅在旁边说,“姓彭的这是什么意思?他这个公丨安丨局长,还不是靠我哥提上来的?我这就给他打电话,看他放不放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