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东升说道:“见了面就认识了……我可是因为你被吊销了律师执业证啊,我想你该不会是那种过河拆桥的人吧。”
  陆鸣隐隐已经猜到了李东升的身份,顿时想起了刚从看守所出来以后托韩玲给自己传话的那个人,一时紧张的有点不知所措,琢磨了好一阵才稳稳心神说道:“我不在陆家镇……”
  李东升说道:“我也不在陆家镇,我知道你在城里……晚上有时间吗?”
  陆鸣沉吟了好一阵,最后咬咬牙说道:“你等我电话……”说完就挂断了。
  一转头发现陈丹菲站在卧室门口正盯着他,于是装作不在意地说道:“一个律师……”
  陈丹菲冷冷说道:“当一个男人要背着自己的女人接电话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基本上就长不了了。”
  陆鸣吓了一跳,跑过去拥着陈丹菲回到床上,笑道:“别说的这么危言耸听,不让你听见是因为这件事跟你没关系……”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如果一个男人对自己老婆说这件事跟你没关系的时候,那他们的关系就危险了……”
  陆鸣咦了一声,奇怪地盯着陈丹菲问道:“你什么时候学了这么多格言警句啊……难道夫妻之间就不能有点**?”
  陈丹菲盯着陆鸣说道:“那好,你记住自己今天说的话啊,如果哪天我有了**,你可别跟在屁股后面问个没完……”

  陆鸣楞了一下,然后扑到陈丹菲身上说道:“好好,我投降,我交代……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这个电话究竟意味着什么,不过,我们约了晚上见面,你就跟着一起去吧……”
  陈丹菲马上笑颜如花地亲了陆鸣一口,娇滴滴地说道:“孺子可教……你解恨没有,如果没有的话,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还可以惩罚我一次……”
  陆鸣一听,一翻身瘫软在床上,哭丧着脸道:“解恨了,解恨了……我哪是在惩罚你,分明是在惩罚我自己啊……”
  陆战林按照周琴的命令躲在四合院里替儿子起名字,想了好几天,终于想了一个他认为既高大上又气势磅礴的好名字陆大军,结果被周琴揪着耳朵一顿臭骂。
  其实,周琴自己心里早就替孙子把名字想好了,她是担心儿子无聊出去乱跑,所以故意给他找点事做,他知道自己这个没文化的儿子永远也想不出一个好名字。
  可陆战林是个酷爱“户外运动”的人,让他整天待在屋子里简直要了他的命,虽然他一向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但有时候也会适当地“反抗”一下。

  他知道,母亲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无非是担心自己被丨警丨察抓住,而他压根就看不起范昌明手下那些丨警丨察,只要不被丨警丨察抓住,偷偷跑出去几趟也不算严重抗命。
  当然,他急着出门倒也不仅仅是想出去透透气,或者想跑去出玩,而是心里面一直惦记着一件事,想去见一个人。
  这天,周琴刚走,陆战林派出去的一个马仔带回了他需要的情报,等到天黑之后,他把枪套背在肩膀上,又耐心地把手枪拆开来擦的锃光瓦亮。
  然后在自己嘴唇上粘了一撇小胡子,再戴上一顶棒球帽,在镜子里把自己端详了好一阵,这才不慌不忙地出了门。
  根据马仔的情报,周玉露昨天就进城了,住在南大街的一套公寓里,跟她住在一起的除了陆思岳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好像是她的朋友。

  陆战林并没有开车,而是步行,他给陆建岳当了这么多年的司机,对这座城市的道路非常熟悉,那些曲曲弯弯而又四通八达的小巷子能够很好的掩盖他的行踪。
  而在这些巷子里出没的草根们谁也不会去注意一个穿着普通的夹克、带着棒球帽、张着小胡子像是在晚饭后出来闲逛的男人。
  何况,经过几场风雨的侵蚀之后,贴在墙上的通缉令早已面目全非,连他自己都认不出上面那个看上去有点痴呆的男人是他自己。
  四十分钟之后,陆战林觉得自己的脊背上已经微微见汗了,而他此刻所处的小巷子就在南大街的附近,出了巷口不远处就是马仔说的周玉露落脚的那栋旧公寓。
  其实,周玉露这次进城有两个目的,一是带儿子见一个心理医生,评估一下他那幼小的心灵是不是已经摆脱了恐怖暴力的阴影,另一方面是想找个律师,咨询一下自己儿子是不是能从陆涛那里继承一点遗产。
  周玉露是当过丨警丨察的人,并不是法盲,她知道,除非陆涛留下遗嘱,否则他的遗产跟自己的儿子好像关系不大。

  可母亲朱雅仙早就把陆家那点事情打听的清清楚楚,陆涛的遗产虽然跟自己儿子关系不大,但陆建岳的遗产就不一样了,她知道婚生子和非婚生子在法律上拥有几乎相同的继承权。
  所以,当朱雅仙得知陆建伟这两天一直在城里面处理陆涛遗产事宜的时候,本着有枣没枣先打三杆子的原则,马上催着女儿带儿子进城了。
  本来,周玉露想去望江大厦找宁化雨开个房间,让儿子也享受一下住六星级酒店的待遇,可考虑到宁化雨眼下可是陆涛遗产的第一继承人,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在事情还没有眉目之前,她可不想引起对方的警惕。
  所以,想来想去,她给徐晓帆打了一个电话,说是自己要带儿子进城找心理医生看病,同时想找个律师咨询一下继承遗产的事情,没想到徐晓帆很热情,马上就邀请她来家里住几天。
  “玉露,你就别异想天开了,陆家还有这么多人呢,他们肯定不会同意你儿子继承陆涛的遗产,何况,陆涛还有一个妈呢,她才是遗产的合法继承人……”
  徐晓帆和周玉露刚刚吃过晚饭,两个人在厨房一边洗碗一边聊天。
  周玉露把脑袋伸出门外看看客厅里看电视的儿子,关上厨房的门小声说道:“亏你还当过刑警队长呢,一点法律常识都没有,难道我儿子不是陆家的人?”
  “如果他们不承认你儿子的身份呢?”徐晓帆问道。

  周玉露说道:“这可不是他们说了算,你以为陆涛会随随便便就把思岳当自己的弟弟?”
  徐晓帆惊讶道:“这么说,陆涛已经和你儿子做个DNA检测?”
  周玉露点点头说道:“那当然,所以陆建伟和宁化雨不承认也不行,现在的问题是,我儿子要继承的并不是陆涛的遗产,而是陆建岳的遗产。
  我妈都打听清楚了,陆建岳死后,陆涛一个人霸占了所有资产,听说连宁化雨和陆琪都每份,这就是他们母子姐弟不和的原因……”
  徐晓帆说道:“我对继承法还真不太了解,照你这么说,做为陆建岳的另一个儿子,思岳应该有继承权,只是,陆建岳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现在才提出这么问题是不是太晚了?”
  日期:2017-08-18 18: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