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闻轶事:古国后裔一一这群人为什么被误认为类猿人?》
第16节

作者: 巴山牛_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15 13:06:52
  人类是灵长哺乳类,为什么不披毛不爬行?论身手不敌猛兽,为什么会成为万物之主呢?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洪荒时代,所谓的`科学",连名词和概念都还没有产生,人类能够降服百兽,战天斗地,成为万物之主,自有可恃的能量,这能量安知不是"巫"呢?
  在西方,科学家曾用仪器测试过巫者的脑电波,在他们平静时,与常人一样,在念诵咒语施术时,脑电波大大异于常人。经过无数次测试,发现巫者施术,精神高度集中,在这种状态下,人脑的作用会加强,所放射出来的讯号,使能量集中到可以运用的地步。
  巫术神奇,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解释清楚的,也不是谁能轻易否认得了的。有人说巫是外星人传授的,通观世界各国的巫术,不可思议,不约而同,不如说人类本身来自外星球。

  人类来自外星球不是我的臆测,只是相信这说法而已。诸君谁能解在下的困惑 一一 汪洋大海中的许多孤岛上,在洪荒时代就有原住民,他们的巫术,其原理与各大洲的巫术如出一辙,这是怎么回事?
  巴能自成一国,是离不开巫的,不论是史书还是民间的口口相传,都证实了这一点。在华夏正史中,巴被视为蛮夷,其实不太公平。史书记载,在公元前1122年武王伐纣的战争中,周人是得到巴人支持的。
  <尚书>记载:"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纣,前歌后舞也。"
  用唱歌跳舞,就能让殷商的士兵反戈一击,吹牛皮吧?
  不是的!舞者巫也,所谓歌舞,就是诵着咒语施展巫术,让对方的士兵自相残杀。由此可见,巴人的巫术,还是顶厉害的。
  日期:2017-08-16 09:33:00
  周朝建立后,巴国实际上已经融入了华夏,成了周的属国。据<逸周书 . 王会解>记载,周成王大会诸侯于东都(即现在的洛阳),巴国曾派使者贡献过比翼鸟和连理枝。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是赞叹爱情的千古绝唱,比翼鸟和连理枝都产于巴国,是坚贞不渝的爱情象征。我捋到这段巴国历史,转动眼珠儿觑了一眼搂着我胳膊鼾睡的石娲,福兮?祸兮?心里很不是滋味。
  秦灭蜀后,继而灭巴,据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天险,怎么在两三个月里就土崩瓦解了呢?巴、蜀的亡国,实是亡于太重友谊了。
  秦惠文王时代,秦与巴、蜀两国是缔约了和约的友好邻邦,有着兄弟般的感情。秦用能屙金子的牛骗蜀王用五丁开山,打通了连接秦国的官道,让秦把屙金子的牛赶到蜀地来,这就是至今尚存的"金牛道"。
  有了金牛道,秦惠文王派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人率兵从金牛道伐蜀,蜀王父子皆被杀。天险破了,猝不及防的巴国被祸连,张仪等人挥兵东下,顺利地占领了巴国,俘虏了巴王,半年后便杀了他。

  朐忍(现重庆云阳)有盐井,由太子石龙镇守,惊闻秦兵东来,聚八千丁壮渡过江水(长江古称江水),西上勤王。行至斩龙渡,噩耗传来,国都枳城已沦陷,秦兵所向披靡,前锋已过临江(现重庆忠县),太子自知不敌,率部众沿磨刀河经泥溪,隐入这片原始森林中,偃旗息鼓,等待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史记 . 秦本纪>和<六国年表>都有记载,秦灭巴是秦惠文王后元九年(公元前316年),这一等就是两千多年,到如今等成了"类猿人",灭巴的秦早就被别人灭了,正所谓"万里长城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
  虽然我是巴国王族的驸马,除了认为石娲一族其志可嘉,实在搜刮不到其他言辞来恭维,这种事儿真叫匪夷所思啊!
  太子率领的队伍里本来没有妇女,得知秦兵攻破国都,朐忍南岸的百姓,全部随太子迁徙到茫茫林海中避难。如果不是这样,这森林中怎么会有巴国后裔?
  当然了,二王包是后来才有的名字。
  日期:2017-08-17 10:08:43

  石娲的身体也有畸形,尾脊骨上有一条两寸长的尾巴,按达尔文的进化论解释,这是返祖现象。愚以为:脱不了近亲繁殖的嫌疑。试想一下,这个与世隔绝的人群,一代复一代繁衍下来,早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血亲了。如果身上没有畸形,犹如太阳从西边出来。
  我被掳到龙缸快满一个月了,除了当天晚上被吴晓君领着跪拜过石娲的父母,从没离开过这所谓的公主宫半步,吃喝拉撒睡全在这昏暗的洞穴中。
  有两个侍候我的老孺守在洞口,饮食管饱,秽物清扫,我犹如躺在养老院里养老。石娲天一亮就走了,直到吃晚饭才回来,两人一起进晚餐,也不知算谁陪谁。
  可我不是老人啊!这种养尊处优的憋屈生活,终于把我逼上了死亡的边缘。
  我是文明社会的一分子,我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追求,石娲身上虽然有着王族的高贵血统,在"无产阶级当家作主"甚嚣尘上的那个岁月,在我眼里,这群只会"哇啦哇啦"乱叫的人,与猴无疑,充其量是一群活化石!
  我无时无刻都想逃走,却无计可施。对皮肤宛若用褐色靴油涂抹过的石娲,要我发自内心爱她,与她一起生儿育女,是既无奈又恶心!
  喜欢和厌恶皆由心生,我不知道算不算人类的劣根性?钟鸣鼎食,奈何不似嚼惯的五谷杂粮,就连空气中也飘浮着令人翻胃的膻味;夜夜被"娇小玲珑"的公主搂抱着睡眠,语言不通又是"类猿人"模样,还是栖身洞穴,哪个能心里高兴?
  想到自己将终老此地,子孙也会退化成猴类,我不但郁结五腹,速速了此残生的念头也时不时缠绕在心头。我恨已经改名石宕的吴晓君,恨入骨髓!我厌恶石娲,诅咒她从高高的树枝上摔下来,最好摔成肉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