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我对周容深的感情发展到多么不受控制,多么极端的迷恋,我都谨记只要他老婆一天不下堂,我就必须安分守己,逼宫的底线碰不得,他可以给我,但我不能开口要。
  我咬牙切齿让乔苍放开我,他明知故问为什么,我说周容深找我。
  他眼睛里含着笑,“我没有不允许你接。”
  我盯着他搂住我腰的手,“你放开我,我出去接。”
  “等你接完这个电话,我和你一起走。”

  我听他这么说,知道他不会松开了,但周容深的电话我不敢不接,我只能探出手臂将电话握在手里,警告乔苍不许碰我,也不许发出声音。
  他笑得非常狡黠,整个人好看得要命,连眼角细细的皱纹都充满了艺术性,犹如一只成了津的玉面狐狸。
  我接通后周容深问我在哪里,我说在香堂,刚送走了一个朋友,之前为我解过几次围,她要出国了,送一送她。
  乔苍嗤地一声笑出来,眼睛里是对我面不改色撒谎的戏弄,我吓得立刻捂住他的嘴,好在周容深没有听到,他也没有怀疑我,他问我秘书是否说了他要出差的事。

  就在这时乔苍把手伸向了我的胸口,他没有任何迟疑抓住我一只汝房,我完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没有忍住惊叫了一声。
  周容深问我怎么了,我结结巴巴说看到了一只蟑螂,在桌上爬。
  他在电话那头笑出来,“我知道你最怕这些东西。”
  乔苍捧起我一只汝房握在掌心揉捏着,就像玩弄一团棉花,力道时轻时重,故意折磨我,我臊得面红耳赤,又不敢太剧烈挣扎,怕被周容深听出不对劲,只能咬牙忍着。

  乔苍摸了几下后挑了挑眉,我知道他在讶异什么,我没有穿内衣。
  我接到那条信息什么都顾不上,匆忙赶了过来,我在家为了配合周容深兴起随时**,几乎都是不穿内衣的,他很喜欢我因为一点剌激汝头就凸出来的样子,他说我那样特别性感。
  二乃讨好金主是职业规则,他喜欢我怎样我当然就要怎样,所以我养成了习惯,只要不出门就真空赤裸。
  乔苍不满足只占据我的胸部,他手开始在我其他部位游走,我所有津力都集中在乔苍大肆作乱的手上,没有多余心思应付周容深。
  他告诉我晚上回来,我说我买了一些菜,可以做给你吃。
  这句话不知怎么惹怒了乔苍,他手指从裙摆里探入进来,沿着大腿根缓慢向上滑动,在我私丨密丨处的边缘抚摸着,我被他技巧高超的指功逗得有些燥热难耐,轻轻身呻吟了出来,周容深问我怎么了。
  我一把按住他的手,可力度没有掌握好,直接把那根手指穿过荫毛送了进去,我被剌激得脸孔涨红,乔苍饶有兴味注视我,他唇凑到我耳畔,小声问,“是不是蟑螂爬了进去,竟然找到你身上最娇嫩美味的地方。”
  我别开头不看他,尽力忍耐他手指在里面来回抽动给我的感觉,“我现在回去准备,你什么时候回来。”
  周容深说大概两个小时,他顿了顿,“你很不对劲,是不舒服吗。”
  乔苍不知什么时候伸进来两根手指,我禁不住他疯狂冲剌的猛烈,浑身颤抖着说,“蟑螂掉进了水杯里,我没看到喝了一口。”

  周容深骂了句小迷糊。
  秘书在电话里找他签署一份重案组的结案文件,他和我说了句稍后见便匆忙挂断,我听到那边没了声音,整个人长出一口气。
  乔苍随着这通电话结束而停止,他将手指拔出,我们同时看到了上面沾着的水渍,我急忙从他腿上跳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他用纸巾擦拭了两下,“何小姐总让我觉得,你处于非常饥渴想要男人的状态,是不是周容深满足不了你。”
  我冷笑说就算他不行,我也不需要你来满足,何况他非常强,比你强得多。
  乔苍扭头看了我一眼,他没有说什么,还给我那朵蕾丝花,推开门走了出去。
  我在雅间等了很久,直到我感觉走廊安静下来,确定他已经离开很远,才飞快跑出香堂。
  周容深晚上没有碰我,我以为他明天出差今夜会压着我疯狂**,还特意在洗澡时连私丨密丨处都喷了香水,气氛好的时候他会给我舔,这么多年我从男人堆里练出来了,特别容易湿,只要挑逗几下,就敏感成一滩水。
  尤其他还是个公丨安丨局长,心里真觉得剌激,我最好的性幻想不是哪个明星,是他穿着警服的样子。就觉得这样的男人臣服在我胯下,自己特别牛逼。
  周容深也很喜欢看我舒服的表情,他还会问我爽不爽,还要不要,我每次到巅峰时他也不离开我,舌头压在上面,我会用两条腿死死夹住他的脑袋,一拨接一拨的颤抖。
  周容深抱着我躺在库上,阳台的窗帘没拉上,下了一场雨外面的空气很巢湿,叶子一直在落,看上去别有一番美感。
  我枕在他胸口说我不想让你出差,我想让你留在家里陪我。
  他用手指在我头发间来回穿梭,“不许任性。”
  我握住他的手,将他的手指含住,吮吸着他指尖的烟气和发香,“连你老婆都不许陪,就陪我。”
  他笑着问我这么霸道吗。
  我说就是这么霸道,这两年我太懂事了,以后我就要和她争。

  他知道我是开玩笑,真要是想争,也只会偷偷摸摸做,不可能这么理直气壮说,他捏着我的下巴仔细看我的脸,发现我脸上都是嚣张,他觉得好笑,“无法无天,这还了得。”
  我爬上他的身体,用四肢缠住他,我喊他的名字,问他能不能带我一起去,我就在宾馆等,不会打扰。
  他语气严肃说不能,办案带着女人,传出去是要惹麻烦的。
  他在我身上盖了一层薄毯,将我整个人都抱在他怀里,他用两条腿把我夹住,我感觉到他的腿毛在我臀部痒痒的,咯咯笑着躲来躲去,他这样逗着我玩儿了一会儿,小声告诉我他回来会给我一个惊喜。
  我趴在周容深怀里睡着了,他被我压得骨头都麻了也没有推开我,直到第二天早晨秘书过来接他,他才不得不把我叫醒。
  我收拾好所有行李交给等候在别墅外的一名刑警,周容深穿好警服出来,秘书知道他要和我道别,看了眼时间说只有五分钟。
  他身上的警服冰凉,在我指尖似乎一块永远不会融化的冰,清晨的阳光也有些伤感,洒落在他眼窝,忽然让我很想哭。

  我们不是只有过这一次分别,最长是情妇丑闻爆出后,他在他老婆家住了二十天,可即使那样,他仍旧在这座城市,我只要想看到他,我发了疯的求他,他一定会回来。
  他现在要去南通,漫长的路生死未卜,我怕极了,周容深是我的一根肋骨,他撑起了我整个生命,我的繁华璀璨,我的锦绣人生,有他我才能趾高气扬活在这个世上,不用畏惧任何人。
  日期:2017-08-18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