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南通两个字让我心里一激灵,这是周容深出差抓捕贩毒团伙的地方,北哥长长呼出一口气,“我问下他能不能办到。”
  他摸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乔苍抬头看了他一眼,北哥心领神会按下免提,响了几声后对方接通,是一个嗓音很低沉应该经过变声处理的男人,“乔总满意吗。”
  北哥冷笑,“你觉得呢,什么内容都没有,就在包房里泡马子,苍哥天天都能在会所看到,用你?”
  对方沉默了片刻,“南通这群团伙水太深,后台是金三角的老大,虽然倒台了,可余党很多,他手下跟着那么多人,我靠近不了。”
  北哥看向乔苍,发现他脸色正一寸寸变得荫冷,他立刻制止说,“拿人钱财为人消灾,怎么解决是你的事,我再给你两天时间,如果你办不到,钱一分别想,再卸你一条腿送到华章赌场。”
  对方陷入很长一段时间的静默,乔苍这边也不着急,慢条斯理喝着茶,把玩着棋子,很久之后那边说了一句“我尽力”便挂断了。
  北哥离开后,乔苍半眯着眼睛,“我办的事和周容深没有关系,你不要认为他是那么轻易就会被伤害的人,他这个人的狠,你只是没有领教过。从基层刑警爬到市局局长,用不着你处处提心吊胆。”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使诈绊住他,你又不是没有这个能力。”
  他笑得非常开心,“哦,是吗。我在何小姐心里这么厉害。”
  “眼神,这个世上什么都会骗人,唯独眼睛不会,因为眼睛连着人心,除非连你的心都是假的。”
  乔苍侧过身体看着那半开的朱阁木窗,外面似乎下起了雨,有如丝的细霏在半空中刮下,苍翠的绿叶被风吹得微微摇摆拂动,对面的摩天大楼上有一面led显示屏,正好投射过来一抹强光,沿着乔苍的面庞一扫而过,衬托他的轮廓格外深邃冷峻。
  “何小姐也是半世浮萍,可真是单纯,眼睛就不会骗人吗,能站在这样高的位置,是真是假早就可以随心所欲,谁会暴露自己真实的一面。”
  他把茶杯里的水泼掉,完全兑了一杯新的,杯盖在水面上轻轻刮荡着,“不过对你感兴趣的确是我的真情流露。”
  他咧开嘴露出几颗洁白整齐的牙齿,“何不坐下来一盘。”
  我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围棋的乐趣我体会不到,棋盘上的输赢不能代表人生,下棋下得好,未必现实中每一步都走得准确,下棋下得糟糕,也许现实生活非常成功,所以没意义。”

  我说完这话转身要走,乔苍轻咳了一声,他不动声色从口袋内摸索出一件东西,勾在指尖来回转动着,我看到后瞳孔一缩,是我内衣上的一片蕾丝花。
  这人还真是强盗,每次见我都要掳走我身上一点东西做要挟。
  我伸手过去要抢夺,他眼疾手快侧身避开,表情慵懒靠住椅背,仰头眉眼含笑说,“怎么,何小姐不走了吗,留下和我做这样没乐趣的事。”
  我咬牙盯着他手上的蕾丝花,他眼神示意我在他对面坐下,“只是喝杯茶,我不算正人君子,也不至于对何小姐只有库上的兴趣。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有女人陪着,见到何小姐之后,其他女人对我失去了诱惑。”
  “我永远不会是陪着你的女人。”
  他凝笑挑了挑眉,“世事难料,别太肯定。”
  我不着痕迹勾住他手腕狠狠掐下去,把我所有的怒气都发谢在指尖,但他似乎没有感觉,仍旧面带笑容望着我,好像我的报复只是小儿科。
  乔苍是刀尖和枪口滚出来的,身上的伤比蜂窝煤的孔都多,我意识到这一点,就谢了气,我坐在他对面,静静看着那盘棋局,他问我知道简单的入门吗。
  我摇头,他没强求,一人分饰两方下给我看,我所有心思都在他另一只手心的蕾丝花上,我得把它拿过来,我忍不住冷笑说,“乔总混社会是铁骨铮铮的汉子,风月里的手段太下作。”
  他正拿着一枚黑子要落下,听到这句话手在棋盘上方僵住,他抬起眼眸扫视我,“怎么讲。”
  我盯着已经杀到两败俱伤的棋局看,“没讲,就像这盘棋一定是和棋,你想怎么参悟就怎么样。”
  乔苍眯着眼睛带了几分探究,他盯着我脸好半响,才重新移回棋盘,他不再说话,而是很专注下棋,果然被我猜中,到最后白子被黑子逼得无路可走,可自己也没有赢半个子儿,两方陷入相杀的局面,都没有讨到半点便宜。
  他脸色冷淡凝视这盘死局,似乎不相信会是这样的结果,我托着腮笑眯眯,忽然也尝到了掌控他的喜悦感。

  “听人说乔先生手腕狠毒,做事不留余地,要么就是赢,要么就是拉上对方同归于尽。乔先生和任何人下棋都会是赢的一方,但如果和自己下,那么会逼得两个你都死路一条,所以一定是和棋。”
  我说完带着几分得意询问他,“我猜对了吗。”
  乔仓的食指触摸着棋盘边缘,沉默良久后他忽然爆发出一阵很狂肆的笑声,“有意思。”
  他将目光落在我脸上,别有深意的语气说,“你知道聪明女人更能挑起男人的征服欲吗。”
  他笑着转动茶杯,右手拇指上碧绿色的扳指,在灯光下折射出非常诱人的锋芒,就像乔苍本人一样闪亮耀眼,又透着几分不可琢磨。
  我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我刚伸出手,忽然右肩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擒住,将我狠狠拖了过去,速度之快由不得我反应,乔仓的身体紧紧贴过来,将我压在他和桌子中间,他脸上像看到了猎物一样的笑容在一点点放大和加深。
  “一直觉得你只是长得很美,原来还有脑子,何小姐让我很想做一个怜香惜玉的男人,白天呵护,晚上狠干。干到你这张倔强的小嘴,屈服我为止。”
  在乔苍抱住我的时候,电话仍旧不停响着,好像我不接根本不会罢休,我扫了一眼来显,是周容深,这一次我确定真的是他。

  周容深虽然对我很好,但我们之间处于一个失衡的状态,我仰望他,他的尊贵身份,他的权力钱财,他统治掌控我,我的一切喜怒哀乐吃喝拉撒都建立在他的赐予上。
  我谈不上他的附属品,因为他给了我足够的尊重和纵容,可以这么说,周容深作为金主,已经是最仁慈的了,只要我不激怒他,他绝不会让我有屈辱感。
  宝姐给嫩模开会的时候说,女人里何笙是最聪明的,连我都比不了她,她的手段用得很安静,男人都没瞧出来已经被她套住了。
  我用了最短时间适应了外围和情妇的身份转变,当其他姐妹儿艰难上位后和一群小三打得头破血流,争夺首席二乃的位置,我已经成为了周容深的唯一,用非我不可的姿态打败了所有诱惑他的女人。
  外围可以犯错撒野,不掩藏自己贪婪肮脏,每天哄不同的男人,从这张库上离开爬上另一张库,就是一个字,贱。
  我被周容深包养的第一天就无比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和大多数姐妹儿划清界限,把骚里骚气的样子收敛,砸碎贱骨头,竖起一身骄傲清高的剌,脱胎换骨,从肮脏丑陋的外围女变成高贵大气的情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