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更加羞愧了,连脖子都一片通红,“谁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

  陈燕见从彤不生气了,趁热打铁,“他这个人啊,我了解。哪怕他心里再想什么,嘴上也不会说出来。就拿你爸爸的事来说吧,换了别人,躲还躲不及,你看他,来回跑了几千里为你奔波,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你也知道的,这种事情万一弄不好,他的前程就全毁了。”
  从彤当然懂,含羞地点点头,“我知道,他是个好人。”
  陈燕长长地吁了口气,暗暗道:臭小子,姐姐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陈燕抬起头,“哎哟,时间不早了,我去楼下看看,那臭小子在不在?”
  从彤一脸腼腆,“我去吧!”
  “你去?行!”陈燕点点头。
  从彤走到门边,心里一琢磨,不对啊,我干嘛去叫他?是他先冲着我发火的。就算是我不对在先,他是大男人嘛。顶多我以后不吃陈燕姐的醋就是了。

  陈燕看她犹豫不决,心里就明白了,走过来,“还是我去吧。”
  顾秋哪也没去,坐在花坛边上抽烟。陈燕走下来,“蹲这里干嘛?回去睡觉吧!”
  顾秋没动,陈燕道:“你倒是好,把这么大一个包袱丢给我。现在好啦,都跟从彤说清楚了,走啦?”
  第八十一章 我睡不着  “别闹,从彤还在楼上。”
  顾秋没说话,陈燕抹了一把嘴上的口水,“别闹了,要是让她看到,该有多伤心。”
  顾秋望着陈燕,“陈燕姐,这是一个误会。”
  “好了,好了,解释什么?快上去吧!”
  “你去哪?”
  “回去啊,难道还要呆在这里当灯泡?”
  顾秋道:“别走了,这么不安全。”
  陈燕哪里肯再留下来?万一有什么意外,让从彤知道自己和顾秋的事,那就不妙了。再说女人的第六感很敏锐的,陈燕可不敢再冒这个险。
  “没事,没事,我打个车就行了。”
  顾秋说,“那我送你吧!”

  “不用,真的不用。”陈燕怕顾秋再追上来,早已经小跑开了。
  不知什么时候,从彤出现在楼梯口,“她走啦?”
  顾秋回头一看,“嗯!”
  从彤走过来,“怎么?你不高兴?”
  “没有啊?上楼吧,时候不早了。”
  从彤点点头,上楼的时候,原以为顾秋会拉自己的手,可惜没有,从彤心里不由有点失落。
  进门后,顾秋道:“你睡那个房间吧!我在沙发上将就一下。”
  以前陈燕的房间,有床没有被子。而且没空调,只有风扇。顾秋就让她睡自己的房间,那边凉快,还有一台空调。

  从彤犹豫着,“我想洗个澡!”
  顾秋的目光落在从彤身上,不知怎么的,自然就想起了那件事。从彤呢,看到顾秋的目光有些怪异,心里一阵发毛,她身上哪一个地方没给顾秋看过?
  当顾秋这样看着自己的时候,从彤的脸忽地红了。
  “我去给你拿毛巾。”

  看着顾秋跑进卧室,从彤咬着唇,真心有些怀疑顾秋刚才的心思。敢说他没有起邪念?
  等顾秋再次出来,从彤接过毛巾,飞快地跑进了卫生间。
  在男生家里洗澡,从彤打开水龙头,也不脱衣服,跑到门边上看了会,又把耳朵贴着墙壁,确定没什么异样,这才将衣服脱了。
  在洗澡的时候,从彤心道,其实自己这样有必要吗?多此一举。

  他又不是没见过,你紧张什么?
  等她洗了澡出来,顾秋竟然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从彤撇撇嘴,怎么就睡啦?
  嗯!
  可自己头发还没干唉!

  看到躺在沙发上,有点小孩子气的顾秋,从彤的心思有些复杂。拿了一条毯子盖在顾秋身上,一个人来到阳台上。
  打开窗户,让晚风吹拂。
  从彤的思绪,随着这黑夜飘荡。
  顾秋在客厅的沙发上,打鼾了,从彤秀眉轻皱。看来他还真是个正人君子,刚才自己还在担心他偷窥呢。从彤轻轻地叹了口气。
  自从谢家提起那桩婚事,自己就没有开心过。
  碰上顾秋,不知是好是坏。从彤倒是打心里认为,顾秋这人还不错。但是顾秋在感情这方面,好象并不怎么主动。
  到底是他不在乎自己?还是另有原因?
  在外面吹了会风,从彤走进客厅。
  顾秋躺在那里,剑眉星目。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从彤觉得有意思极了。
  再看他的鼻梁,挺有型,末端稍稍带有一点勾,看起来,有点象刘德华的鼻子,却又不完全相同。
  这是从彤第一次,如此近距今观看一个男人。
  她凑近顾秋,眨巴眨巴着眼睛。哪知道顾秋翻了个身,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喂!”
  从彤话还没说完,顾秋就将她搂过去,抱着她的脖子,呼呼地睡。
  从彤急了,掰开他的手,好不容易才挣脱出来。
  顾秋翻了个身,又呼呼地睡去。从彤觉得好无聊。
  本来她还想跟顾秋聊聊天,没想到他睡得跟死猪一样。推开门走进卧室里,坐在床边。
  床上的被单,还带着一丝余香。
  从彤心道,看来以前陈燕姐睡这个房间,他一定睡沙发了。
  我以后真的要住在这里吗?从彤自言自语。
  从政军的事情圆满解决之后,他就想办法把女儿调回了县里。因为他担心有人会搞鬼,到时自己出了事,从彤岂不是一直留在那乡下?
  因此现在从彤不必再去大秋乡了,过几天马上就去国土局报到。
  哪知道她刚从市里回来,就为了与顾秋的事情,跟老妈吵了一架。从彤生气的是,感情上的事情,老妈总是要干涉,不给自己半点作主的权力。
  先是让自己嫁给谢步远,现在又反对自己跟顾秋来往。从彤很生气,说我自己好不容易找个喜欢的,你又不让,到底是我嫁人还是你嫁人?
  从夫人气死了,把从彤骂了一顿。
  从彤一气之下,扔下句,我还非他不嫁了。然后就跑出来。
  在这种情况下,她能想到的,当然是顾秋。
  可没想到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多意外。
  从彤靠在床背上,心事重重。
  如果真住到这里,那自己就没有退路了。怎么办呢?
  这时客厅里传来一声大响,扑通——!

  从彤吓了一跳,匆忙跑出来看,顾秋掉地上了。
  从彤跑过去,“你没事吧?”
  顾秋望着从彤,好久才说了句,“你洗完啦?”
  晕——!
  人家都洗完澡个把小时了,她伸手去拉顾秋,顾秋道:“没事,我自己能起来。”爬起来后,顾秋道:“不好意思,我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从彤幽幽地道:“没关系。”
  “你怎么还不睡?”
  “我——”
  从彤低下头,“我睡不着。”
  顾秋笑了,“你们女孩子都一样。陈燕刚来的时候也这么说,后来两个人一起聊天,聊了个通宵,结果第二天上班迟到,被谢毕升臭骂了一顿。”

  “你们经常聊天吗?”
  顾秋突然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了什么,马上道:“也不。陈燕姐当上招商办主任后,每天都忙不过来,经常很晚回家的。”
  从彤哦了一声,望着顾秋,“我调回县城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