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夫人道:“我喝出来是,是铁观音。”

  “这就对了。而且是上好的铁观音。”
  “这能说明什么?跟从彤有关吗?”
  从政军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他的身份绝对不会这么简单。而且……”
  “而且什么?别吞吞吐吐行不行?都给你急死了。”
  从政军反而笑了起来,“放心吧,你女儿不用找了。”

  “不用找?那怎么办?”
  “她肯定在小顾那里。”
  “怎么可能?那些地方我都看过了。”
  “还有一个地方你忘了。”
  “不就是阳台上嘛?”
  从政军笑得很神秘,点了支烟,他老婆就急了,“你说彤彤真的在他那里?”
  说着,她就要下车。从政军拉住她,“别去了,只要她没事就好。回去了又是吵,何必呢?”

  “可你怎么知道她会在那里?万一不在呢?”
  从政军道:“你也不想想,既然小顾和彤彤在处朋友,为何听到彤彤不见了,他反而不急?如果不是彤彤藏在他房子里,他为什么不肯送我们下楼呢?”
  “还有,刚才我们离开的时候,阳台上的窗帘背后动了下。你看阳台上的玻璃窗都关上了,哪来的风?”
  “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却瞒着我一个人。”
  从夫人气死了,从政军却发动了车子,“回去吧,让她呆二天也好。”
  “那怎么行?孤男寡女的。”
  “放心吧,出不了事。真要是出事,你阻也阻不住。”
  “你……”
  顾秋一直在窗口,看到从政军夫妇开着车子离开,他才朝藏身在窗帘后面的两人喊道:“都出来吧,他们走了!”
  窗帘揭开,两个女孩子走出来。

  两人的眼神,都有点怪,顾秋见势不妙,打着呵欠,“时间不早了,我先去睡了!”
  “站住!”
  背后传来从彤和陈燕两人异口同声的叫喊。
  顾秋的身影顿时僵在那里,缓缓地转过身来,“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不行吗?都一点多了。”
  “不行!”

  两人又是不约而同的声音,从彤和陈燕相互望了眼,竟有种心有灵犀的默契。
  顾秋知道今天晚上不跟她们说清楚,问题就麻烦了。他摆摆手,“其实这只是一个误会,真的。你们两个别想歪了。”
  从彤不说话,陈燕呢,本来是想来陪顾秋一起过夜的,没想到从彤也来了,要多尴尬有多尴尬。从彤呢?一直在心里琢磨,陈燕姐怎么会在顾秋这里?而且这么晚了。
  难道他们两个?想到这里,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自己和陈燕,到底谁才是第三者?

  不管谁是第三者,从彤都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可她想不明白,陈燕不是介绍自己给顾秋做女朋友么?那他们两个到底玩什么把戏?
  客厅里静了一会,这种气氛令人好不尴尬。
  从彤咬着唇,她当然希望顾秋能解释清楚。可顾秋怎么好意思开口?当着陈燕的面,说我跟她没关系?这对陈燕也太不公平了。
  顾秋说过,不要再让陈燕受半点委屈,既然别人不可以,自己更加不可以糟蹋陈燕的感受。
  从彤黯淡道:“我走了!”
  顾秋根本不好说什么,还是陈燕比较会做人,走过去拉住从彤,“从彤,你听我说,根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从彤说要离开,可她能去哪?跟家里老妈堵气,要不是因为有个顾秋,心存念想,她哪里会离家出走?二十四年了,在从彤的历史上,绝对找不出这样的先例。
  被陈燕拉住了手,从彤低沉地道:“陈燕姐,我……”
  “好了,好了。我跟顾秋之间,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那样。今晚你哪也不要去了,听我的,留下来吧!”
  从彤坚持要走,陈燕朝顾秋使眼色,你倒是劝劝她啊,你这个笨蛋?
  哪知道顾秋猛地站起来,“走,走,走!既然你不高兴,那我走好了!”
  砰——!
  防盗门被关上,顾秋气冲冲地下楼去了。

  额——!
  这下两个女孩子都傻眼了,他发哪门子的脾气啊?
  从彤跺着脚,“陈燕姐,你看他——”
  从彤以前也是个有脾气的女孩,只不过经过这些事后,她改变了许多。
  今天晚上的事,顾秋该不该给自己一个解释?而他居然反过来冲着自己发火,气死人了!
  陈燕叹了口气,看来还得由自己来解释这件事。虽然她不知道顾秋和从彤之间的关系,进展得怎么样了,可这件事情毕竟与自己有关。
  陈燕拉着从彤的手,“都这么晚了,你也别生气了。这件事情都怪我,引起了你们之间的误会。”
  从彤还真想知道这中间的关系,虽然上次她听陈燕说,顾秋是他的弟弟。既然你干姐弟关系,干嘛要藏起来?这恐怕说不过去吧?
  陈燕知道自己不解释清楚,从彤恐怕是难以释疑。
  同时她又在心里想,自己既然喜欢顾秋,干嘛又要傻吧啦叽的,给他介绍什么女朋友?现在好了,搞得自己里外不是人。
  如今之计,只有把这戏演下去。
  陈燕道:“其实你误会了,在前段时间,我被李沉浮赶出家门后,是顾秋收留了我。”说到这里,陈燕脸色黯然。那些经历,是她一辈子都无法释怀的痛,无需演戏,她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从彤自然也听说过陈燕的事,但没想到李沉浮居然如此恶劣,将陈燕赶出家门。或许,女人更容易理解女人。

  陈燕说:“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失魂落魄,一个人走在大街上。顾秋看见了,将我带到这里。之后我就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这不前几天才搬回单位分配的房子嘛。”
  从彤被她说的事实感染了,心情沉重。陈燕道:“其实我也是一时糊涂,让你看到有什么呢?原本没什么的事,这一躲反而变得让人猜疑。好妹妹,都是姐姐不好。当时我也是怕你见了不高兴,才躲起来的。主要是这个时间段,来得不是时候。”
  从彤咬着唇,“陈燕姐,对不起!”
  从彤见到陈燕的时候,她也并不是衣冠不整。听陈燕说着自己的事情,从彤的心里更加同情她。一个女人,落到这般田地,自己这个做朋友的关心不够,哪里还能怪她?

  陈燕道:“既然妹妹没事了,这误会也澄清了,我也该走了。”
  从彤就拉住她,“陈燕姐,都这么晚了,回去也不安全。”
  “不打扰你们?”
  从彤俏然一红,“打扰什么?我跟他本来就没什么?”从彤羞愧难当,双手搓着衣角,“他从来就没有说过喜欢我!好象是我一定要倒贴着他一样的。”
  陈燕心里一惊,顾秋居然从来都没说过喜欢从彤?这家伙脑子里都想些什么?

  在她看来,其实从彤比自己更适合顾秋。
  可此时此刻,她能说什么?
  陈燕当然能看得出来,从彤很在乎顾秋。毕竟她们从家的事,顾秋付出了很多。她就笑着道:“好妹妹,既然喜欢,就要争取。你和谢步远的事情我是知道的,俗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顾秋与谢步远相比,那是有多远胜多远。听姐姐的没错,顾秋将来一定会出人投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