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白了他一眼,“你才未成年呢!”
  从卧室里出来后,她东张西望,又去了卫生间了解情况。
  “这里条件不错啊?顾秋,老实交代,你是不是在这里金屋藏娇?”
  顾秋还真有些心虚,不会是她在卫生间里看到了什么吧?
  从彤勾着头看着他,顾秋讪讪地一笑,“有啊,眼前不就有个现成的大美女?”
  从彤鼓着小嘴,眼睛一瞟,“哇噻,好大的阳台!”

  说完,她就朝那边走过去,顾秋一急,立刻跑过去挡在她面前,从彤收势不住,两人撞了个满怀。顾秋也没有料到这一点,从彤扑过来的时候,他也没站稳。
  一把抱着从彤,连连后退。
  这一退不打紧,刚好压在窗帘后面的陈燕身上。
  陈燕躲在阳台上的窗帘后,哪想到他们两个这么大力气?还没来得及闪躲,顾秋就抱着从彤撞过来。“啊哟——”
  陈燕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顾秋也感觉到了,心道要糟。
  偏偏陈燕吃痛,气得在他的屁股上拧了一把。
  顾秋忍不住喊了声,从彤抬起头,“怎么啦?”
  “你——撞到我了!”
  从彤的脸一红,她当然知道自己撞到他哪里了。刚才自己也是无意的,哪知道他反应这么激烈,不就是看一下阳台嘛,紧张个啥?
  从彤望着顾秋,用小得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道:“我真的不想回去,明天搬过来跟你住,好吗?”
  顾秋挠了挠脑袋,“这个……好吧!”
  话还没完,屁*股上又挨了一下。
  陈燕气得咬牙切齿,这么快就答应了?难怪这么快就要我搬走,原来他们两个早就商量好了的。
  从彤这一靠,顾秋又退了一步,再次压在陈燕身上。
  陈燕气得快吐血了,你们两个玩暧昧,还要让我来受罪。气死我了!
  此刻的她,恨不得一把拧死这个大坏蛋。
  从彤幽幽地问,“你爱我吗?”

  听到这句话,顾秋简直连死的心都有了。干嘛女人总喜欢问这样的问题?就不能说点别的吗?今天晚上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娘哎!
  半天听不到顾秋的回答,从彤抬起头,“你怎么不说话?”
  顾秋说,“从彤,其实你是一个很好的女孩,我,我,我……”
  “怎么?难道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没有,怎么会呢。只是我父母都是下岗工人,你懂的。而且阿姨也一直反对我们来往。”
  “没关系,喜欢你的人是我,又不是我妈,你担心什么?再说我爸爸都默认了,你还在乎什么?”

  顾秋讪讪地道,“嗯,我会努力做好,将来一定要出人投地。”
  从彤乐了,“那倒不必,其实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你知道吗?自从上次我们两个在……”
  “别——!”顾秋一听从彤这话不对劲了,八成要提起上次两人在河里洗澡发生的事,急中生智,抱着从彤的脸,狠狠的……
  陈燕就隔着窗帘,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当时就傻在那里。“你们,你们——!”
  咚咚咚——!
  有人来敲门,顾秋和从彤都吓了一跳,两人怔怔地望着对方。“肯定是我妈!”
  果然,门外有人叫喊,“小顾,小顾,我是从政军,你看到从彤了吗?”

  糟了,果然是从政军夫妇。
  顾秋还没有反应过来,从彤急道:“我先找个地方躲躲。”话还没完,她已经钻进了顾秋背后的窗帘里。
  进来的果然是从政军夫妇,顾秋怎么也想不明白,从政军夫妻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自己又不是名人,他们这是从哪儿得来的消息?
  两人进了客厅,顾秋给他们夫妇倒茶,从彤妈果然一脸不悦,好象顾秋就是那个拐骗未成年少丨妇丨的凶手。怀疑的目光,象雷达一样扫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顾秋的心,悬到了嗓子里。
  天啦!
  这两个丫头,怎么都躲到同一个地方去了呢?
  完了,完了!

  这一来连陈燕也会怀疑自己心里有鬼,从彤呢,肯定就不要说了,接下来该如何摆平这两个女人?顾秋在心里暗暗叫苦。
  ***,难道这就是古人说的,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道理?贼老天啊,虽然我顾秋玉树临风,人见人爱,也不要这么折腾人吧?
  从政军很奇怪,看到顾秋在发愣,他就问,“小顾,看到从彤了吗?”
  顾秋一个劲地摇头,“没,没有。”
  他的表情,分明就是看到了,却言不由衷。
  从夫人很狡猾,“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这房子不错啊?”
  说着,她就端起茶杯,一边走一边看。与其说是看房子,不如说是在寻人,看看顾秋有没有偷走自己的宝贝女儿。

  顾秋的心砰砰地跳,实在是紧张得快不行了。
  如果只有一个从彤还好,要是让他们发现,除了从彤还有一个陈燕藏在这里,该怎么解释?不管他和陈燕是什么关系,陈燕都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更不要说,现在已经过了十二点啦。
  “阿姨,这房子是我租的。快到期了,我准备搬回宿室。”
  从政军道:“搬回去干嘛,这里安静,环境也不错。”

  从夫人道:“租这房子肯定很贵,年轻人节省点有什么不好?多寄点钱回家孝敬父母。”
  顾秋也不辩解,只是连连应道:“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其实他哪里不明白从夫人话里的意思?只是不好反驳,再说,这也没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告诉她,自己有背景,有身份,有地位,老爸还是某省常委呢?
  从夫人看来也是个挺有心机的人,放下茶杯,朝卫生间走去,“卫生间能用不?”
  顾秋说,“能用,能用!”
  “那我用一下。”
  从夫人进了卫生间,没看到从彤。站了二分钟不到,伸手按了下冲水阀。

  从政军问顾秋,“她最近没有跟你联系吗?”
  顾秋打着呵欠,“她不是去大秋乡了吗?我都好几天没见到她了。”他没有提今天一起去市委的事。说完又打起了呵欠,从政军道:“好吧,时间不早了,如果有她的消息,请你务必马上通知我们。只要她肯回来,什么都好商量。”
  顾秋点点头,“好吧!如果她打电话给我,我一定劝她回来。”
  从政军夫妇出门了,顾秋也没有送下去。
  从夫人回到楼下的车上,埋怨道:“这个顾秋平时看起来还挺机灵的,没想到这么不懂礼貌。”
  从政军就笑了,他老婆问,“你笑什么?女儿都不见了,你还有心情笑。”
  从政军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顾每次来家里,总是表现得彬彬有礼,这次我们离开,他为什么不送我们下楼?我们是长辈,这是最起码的礼节。”
  “说不定他以前是装出来的,今天原形毕露了。”
  从政军道:“绝对不是这样的,我虽然对他不是太了解,但我感觉得出来,这个小伙子表现出来的,总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你说他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哪来钱租这么大的房子?还有,他用的这些东西,包括他给我们泡的茶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