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接着写。接着写!”
  顾秋微微一笑,以从容的姿态,再次书写下面的内容: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从彤在一旁看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天啦!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眼前这幅字,怎么如此眼熟?

  看着这字,又看看顾秋,再看看这字,还看看顾秋。真的是他写出来的吗?她突然想起了上次顾秋交给自己的那幅书法作品。从彤霎时就愣在那里,不会吧?所谓的名家书法,竟然出自他之手?
  想到自己用这作品送给了汤书记,她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而顾秋却在此刻,已经把剩下的几句词写完。
  门卫老头一个劲地赞叹,“漂亮,漂亮。这是我见过的,最好的书法作品。嗯,我敢打包票,要是杜书记见了,肯定会喜欢。”
  顾秋笑了,“大爷谬赞了。我只是希望杜书记能指点一二就心满意足了,哪能真让他收我为徒弟。”门卫老头也笑了起来,“这可难说,以杜书记的风格,说不定真有这种可能哦。”

  而此刻的从彤,正用一种古怪的表情,望着顾秋。
  她担心的是,万一这书法作品让汤书记识破,岂不是又要记恨老爸了?送礼居然送人家一幅赝品。可转而一想,顾秋也是一片好心,哪能怪他呢?为了自己老爸的事,他可是帮了不少忙。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挂着市委牌照的奥迪车开过来。
  门卫老头也是个书法迷,跟顾秋聊天的时候,居然没发现杜书记的车子开过来了,司机挺不满意的按了几下喇叭。门卫老头反应过来,吓得连忙跑过去开门。
  顾秋刚刚写的作品,在阳光下散发着浓厚的墨光,白得耀眼的宣纸,把阳光反射在杜书记的车窗玻璃上。门卫老头打开门,司机正要将车开进去,杜书记喊了声,“停!”
  顾秋正在犹豫,要不要去拦驾。

  没想到杜书记已经打开了车门,目光落在地上那幅《破阵子》的书法作品,凝眉一阵,再看顾秋,“这是你写的?”
  顾秋带着一丝腼腆,“嗯!”
  年仅二十出头的顾秋,看起来就象一个在校学生。再看旁边的那位靓女从彤,两人倒是象一对情侣。杜书记年纪不大,五十不到。个头应该在一米七左右。眉川间有一道“川”字形的皱纹。
  或许是长年身在官场,那种不怒自威的气息,让顾秋也不禁为之一颤。
  这才是真正的官威,不象汤书记那样,成天黑着脸。似乎黑着脸就是官威,只可惜,他意会错了。这种带有强烈震慑力的官威,不是脸上的表情装出来的,而是一种内在的气势。
  “你叫什么名字?”杜书记犀利的目光,落在顾秋的脸上。
  顾秋迎面而上,“回杜书记,我叫顾秋!”
  也不知道杜书记在想什么,稍微停顿了一下,“你跟我来!”
  顾秋看了从彤一眼,两人马上收拾起地上的笔墨纸砚,跟在杜书记背后。杜书记不再坐车,步行走进了家属区。
  杜书记的家,在二楼。
  四室二厅,还有一个很大的阳台。

  顾秋倒是听说,杜书记有一子一女。儿子杜小马在市纪委工作,女儿还在上大学。
  看到顾秋和从彤一起上楼进了杜书记家里,秘书和司机均有些不解。他们都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把这两个年轻人叫进自己家里。
  两人在楼下呆了会,司机送秘书回家吃中饭。
  杜书记老婆是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四十多岁了,姿色依然不减。家里的保姆早做好了饭,就等他回来开餐了,不料杜书记带回来两个年轻人。

  “你跟我来!”
  顾秋朝从彤点点头,让她在客厅里等。
  从彤心里忐忑不安地望着顾秋跟着杜书记进去了。
  书房里,挂着一幅字,正是顾秋搞出来赝品的《破阵子》。顾秋心道,汤立业果然拿来讨好杜书记,看来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杜书记目光如炬,盯着顾秋缓缓道:“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秋拿出何县长交给自己的证据,“杜书记,我是安平县的顾秋。这是何汉阳县长让我交给您的东西。他吩咐过,一定要让我亲手送到您手中,我没有办法,只得出此下策。”
  杜书记接过档案袋,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随手放在桌上。
  “何汉阳呢,他自己为什么不来?”
  顾秋道:“他钓鱼去了。”

  “他倒是有闲情逸致,这个时候还有心情钓鱼。”
  顾秋道:“何县长不钓水中游鱼,专钓岸上不法之徒,这次委托我来,也是被必无奈。”
  杜书记转动着身下的椅子,“你是郑之秋的门徒?”
  顾秋记起二叔的话,杜书记是个可以值得争取的人,因此他如实相告,“顾秋不才,正是师父老人家的关门弟子。”
  杜书记目光中闪过一丝笑意,却依然不露痕迹地道:“你回去告诉何汉阳,我会抽空去看看他钓鱼的技术,有没有进步?”
  顾秋知道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到了,恭恭敬敬回答,“杜书记,那我们就先回去了,谢谢杜书记!”

  杜书记摆摆手,顾秋立刻退出书房。
  从彤一直站在客厅里,也没有个人招呼她,心里紧张兮兮的。好不容易看到顾秋出来,从彤立刻拉住他的手,顾秋说,“走吧!”
  从彤怀抱着那些笔墨纸砚,正准备出门,后面传来杜书记的声音,“既然来了,东西就留下吧!”
  从彤愕然,顾秋领悟到了杜书记的意思,立刻将东西留下,匆匆告辞。

  “吁——”
  出了门,从彤吓得紧张地拍着胸部,“吓死我了!”
  =
  杜书记拿起顾秋留下的那幅新作,又看看墙上挂着的郑之秋的《破阵子》,两者居然一般无二,连细微之处都模仿得没有半点区别,如果不是因为没有落款,乍看之下还道是复印出来的。
  很明显,两幅作品都出自同一人之手。
  可杜书记万万没想到,这个顾秋年纪轻轻,能这样的书法造诣,因此他立刻断定,对方就是郑之秋的门徒。
  吃完饭,把顾秋递交过来的档案袋装进包里。
  二点半上班,杜书记一点钟就赶到了办公室,把档案袋打开,仔细看起了这些材料。
  这是安平县紫荆园失火案的材料,何汉阳在材料上说,安平县公丨安丨政法办事不力,要求上面派遣调查组进入安平。
  杜书记皱了眉头,“这个何汉阳到底玩什么把戏?一件小小的纵火案,值得如此大题小作?”
  杨秘书在旁边站着,杜书记把材料一扔,“你怎么看?”
  杨秘书轻轻道:“我倒是觉得可以派一个调查组下去历练历练一下。这种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安平县公丨安丨政法系的部分同志,倒是懒散惯了,也该给他们敲敲警钟。”
  秘书说的是历练,这里包含的内容就多了。
  杜书记的儿子小马,在市纪委工作,这历练的意思,很明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