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1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飞哥,不是我吹牛逼,我们能干掉周老大一次,就能干掉他第二次,妈的,管他死没死,就算没事,他蹦出来,老子一样能干掉他,想那么多有什么?还不如找几个妞来爽一爽,有今天没明天,我们就把今天过爽了,是不是?”张奇豪气的说着。
  我笑了起来,论没心没肺,我就服张奇,我说:“好,去找吧,妈的,醉生梦死总比愁死好。。。”
  什么是绝望,眼前的一切就是绝望,钱已经丢在他们面前了,但是他们依旧在向我们推进,枪声并没有停止,他们依旧在狠狠的打我们,就算听不懂中国话,但是我们的意图他们应该明白了。
  我看着眼前的一切,有点绝望,在国内,我是条龙,面对珠宝街我也不怕,只要不来阴的,我谁都能跟他干,但是在缅甸,呵呵,没有势力,没有人,没有枪,你就是头龙,你也得趴着,就如我现在这样。

  马欣很痛苦,说:“邵飞,背着我,游过去。。。”
  我看着后面的河,虽然不是很宽,但是很急,马欣腿受伤了,根本就没有游过去的可能,而且,如果我们下水,就成了靶子,他们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快点,让他们顶着。。。”马欣愤怒的说着。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蠢,你真的蠢。。。”

  马欣不理解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他,他根本就不知道丢下兄弟死路一条的道理,突然,我看到赵奎低下头,把手里的枪丢掉了,我知道完了,他没子丨弹丨了。。。
  马欣站起来,想要跳进水里,我一把抓住她,死死的按着她,我说:“你疯了?你会淹死的,你腿坏了,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就算死,也不想落到他们手里啊,这些人都是畜生。”马欣愤怒的说着。
  我回头看着哪些人,他们在一点点的推进,妈的,狗日的班轮,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什么你就一定要盯着我呢?
  绝望,赵奎跟张奇他们退回来了,我们几个小心翼翼的躲在树后面,没有人说话,因为无话可说,只要他们推进过来,我们就死了,如果我们跳水,他们推进的会更快。

  缅甸真的是个危险的地方,突然,我听到远处传来一阵空旷的枪声,这枪声很远,但是越来越近,像是朝着我们的方向在推进,我听到了惨叫声,我急忙抬头看了一眼,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我居然看到了希望。
  在身后,居然有人在朝着班轮他们在开枪,我笑了起来,妈的,真的是天无绝人之路啊,真的。。。
  “飞哥,什么人来救我们?是坤西的人吗?”张奇兴奋的说着。
  我看着那群人散开,朝着四面八方逃走,就笑了起来,我不管是什么人,但是都得小心,我不能太乐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在缅甸,你真的什么人都不能相信,当然,如果是坤西的人最好了。
  不过,我并没有看到坤西,树林里的人散作鸟兽,那群人拿着比较好的武器,疯狂的扫射,很快就开辟了道路,班轮早就不见了,我焦急的看着,想知道来的人是谁。
  过了十几分钟,这帮人扫清了障碍,朝着我们推进过来,突然,我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十分前卫的女人,那齐耳短发依旧那么干练,那脖子上的铆钉项圈更加的扎眼,皮裤皮衣的她,身材完美,但是却显得冷酷十足。

  “邵飞,出来。。。”
  我听到花花的话,就站了起来,我举起手,看着所有人都拿着枪对准我,我内心有点忐忑,老刘没有杀我,但是不代表花花不会杀我,他朝着我走过来,但是走了几步,就朝着我勾勾手指,我看着赵奎,他站起来,立马有十几个人拿着枪对准他,赵奎也不敢轻举妄动。
  我说:“没事的。。。”
  我说完,就朝着花花走过去,来到花花面前,我说:“你怎么回来?”
  花花笑了一下,伸出手,要跟我握手,我也笑了一下,伸手跟她握手,突然他猛然抓着我的手,身体转身,一条腿后摆,身体后倒,我的身体直接就被带倒了,她死命的固定着我的手臂,我听到了咔嚓一声,胳膊脱臼了,疼,疼的钻心。。。
  我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给我一个十字固,我疯狂的拍着她的腿,但是她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我痛的咬牙切齿,心里骂着这个女人,真的,她真的太狠了。。。

  痛苦还是轻巧的,花花站起来,很兴奋的喘着气,说:“回去,我们慢慢叙旧吧。。。”
  我们被带走了,我心里很忐忑,这次算是栽了,妈的,没有被班轮给抓住,反而被花花给带走了,不过,命肯定是保住了,老刘既然昨天没有杀我,今天也不会杀我,但是我很好奇,花花怎么会出现。。。
  我们上了军用的皮卡,在车上,马欣依偎在我身上,很痛苦,她问我:“这个女人你认识?”
  “嗯,仇人。。。”我说。
  马欣点了点头,说:“但愿,她在你身上发泄之后,就不会找其他人麻烦了。。。”
  我听着就觉得可笑,妈的,马欣跟我还真不是一条心啊。。。
  车子从山路饶了过去,然后上了一条公路,回头开着走,开了一个多小时,我看着车子在一排简易的木质的房间停了下来,我被拉下车,看着这里,很简陋,屋子都是木屋,地面也都是泥土地,周围还透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花花推了我一下,然后就朝着最大的木屋走,我跟着进去了,胳膊抬不起来,已经脱臼了,花花真的好狠,我进了木屋,看到老刘跟之前那个老缅坐在屋子里,看到我来了,就笑了笑,说:“告诉过你,缅甸很危险,不要轻易相信别人,要不是我派人一直跟着你,你的命就没了。”
  我听着,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妈的,老刘派人跟着我,我居然不知道,真的很可怕,但是也真是因为如此,我也才捡了一条命。
  我说:“医生,我朋友受伤了,我的胳膊也被你女儿弄脱臼了。”
  老刘看了自己女儿一眼,随后让人去找医生,我在木屋里等了一会,医生就过来给我接骨,而马欣需要去医院,我让赵奎跟着一起去,老刘也同意了,并且派人护送他们,老刘放他们走,我就放心了,可见,他并没有要杀我的意思。
  日期:2017-08-07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