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兽堆里玩直播之都市兽王》
第85节

作者: 过宽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叮铃”
  “常大哥?”

  “小娟你怎么不骑车遛咖啡?它不是也学会了吗?”
  “我没有自行车……”
  “没有自行车?要不……你骑我的?”
  “不用,我骑了,常大哥得走路了。”
  “这样,你坐后座来,前面让杜克和咖啡拉着跑,我来握住车把,这样我们都不用走路了,不是吗?”
  “好啊~”
  小娟车,常远暗自握拳,在心里大喊一声:“yes~~~~~~~!
  小哥万岁~~~~~~”
  黑格尔说过,人类从历史学到的唯一教训是,人类从来不会在历史吸取任何教训。

  事实已经无数次证明,没有一个连的战斗力,千万不要去招惹在广场跳舞的大妈,可有人是不信邪。
  周六下午,纪安莫名其妙被李婧叫了出去,红色甲壳虫停到黄妈妈家门口,李婧拿钥匙开门走入。
  “纪安,黄妈妈让我拜托你,这两天帮忙照顾下柱子妮子。主要是妮子,刚生完崽,不方便,你最好能一起带回去。”李婧道。
  纪安揉了揉前来“迎接”的柱子,问道:“黄妈妈呢?”
  李婧:“黄妈妈最近有事,下周才能回来。”
  “那她为什么不自己给我打电话?黄妈妈又不是没我的手机号。

  还有,你怎么会有黄妈妈家的钥匙?”
  李婧:“你哪来这么多问题?赶紧的,把妮子和小奶狗搬车,我可不敢碰它们。”
  纪安撇撇嘴,走入院里。
  屋内,一周没见,四只粉嫩的小l肉l团身已经长出一层淡淡的白色绒毛,妮子躺在睡垫里给它们喂奶。
  见纪安进来,有了次摸头助产的交情,妮子甩了两下尾巴,表示欢迎,但当纪安手伸向小奶狗,妮子开始龇牙。
  它的孩子,黄妈妈能碰,别人,哪怕是纪安,暂时都碰不得。
  摸头杀盖妮子脑袋,揉了两下,纪安道:“别激动,没想抢你孩子。
  先起来一下,等会再喂,这两天搬到我家去住。”
  安抚下妮子,纪安把它带起,然后连睡垫带奶狗一起抱,走向外面甲壳虫。妮子寸步不离跟在一边。
  片刻,发现老婆孩子都了车,都不用纪安发话,柱子一下跳后座。甲壳虫启动。
  傍晚老冯回家,纪安将外公介绍给妮子、柱子认识。
  冯建军摸了摸它们,算是打过招呼,起身打开电视,进厨房做饭。

  好脾气的八万跟柱子一起蹲在垫子外,歪着脑袋,嵌在蓬松离子烫里的两颗黑眼珠好打量小奶狗。
  八万凑近,支起鼻子想闻下小奶狗,妮子龇牙警告。八万识趣后退。
  随后,柱子也想舔下自己的儿子、女儿,脑袋刚靠近,被它老婆一爪子呼脸打跑。
  柱子委屈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跑回睡垫旁,朝妮子不满呜咽:“你个败家娘们,老子舔下孩子怎么了?”
  妮子冷眼看去,柱子回了一嗓子,可声音怎么听都像是败犬吠叫。
  老婆孩子一个都不能碰,柱子只好跑向刚认识的好哥们,跟八万哭诉。
  八万优雅抬起小屁股,明智远离傻哔。
  这大概是一只能单挑200斤野猪,凶猛猎犬的家庭地位。在外面它可靠能干,被群狗仰视,可回到家,该跪还得跪……
  差不多到开饭时间,纪安给柱子、八万满狗粮,然后端来特意为妮子准备的营养晚餐。
  跟人不同,动物吃饭的时候,纪安从来不去打扰,这是老冯教他的。
  趁妮子低头吃饭,纪安鼻孔张开,一脸猪哥相,抱起四只软绵绵的小奶狗,贴近蹭脸。
  妮子吧唧吧唧吞咽,抽空瞥了一眼,见也是一傻哔,没去理他。
  纪安抱着小奶狗,皱眉道:“也不知道黄妈妈去哪了……”
  电视里
  “本台消息,今天午北寺塔附近篮球场发生一起斗殴事件, 6名打篮球的男青年全部住进医院,涉事人员已被警方带回,等待下一步处理。
  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晚,老冯和纪安回到家,柱子听到开门声,跑到门口“迎接”。
  可随后,它敏感远离两人,一会龇牙戒备,一会疑惑看去。
  老冯、纪安一个身老虎味,一个身野猪味,柱子不龇牙才怪。纪安前安抚好后,走进卫生间洗澡。
  躺到床,纪安打开微信,佟成、常远等众多铲屎官纷纷发来感谢,沈晓峰更表示说,下周一要给纪安带去很多生意,要纪安请客吃饭。
  一一答复完,纪安朝床下柱子看去。
  柱子和妮子都是一身脏兮兮的白毛,黄妈妈很少给它们洗澡,原因纪安并不知道。
  相之下,妮子要干净许多。
  垫子里妮子已经蜷着她的孩子入睡,柱子抬起后爪,一个劲往自己身挠,下巴挠完挠肚子,肚子挠完它翻过身,在地蹭后背。
  怕柱子抓破皮,纪安下床,一边安抚,一边道:“你怎么回事?”

  这边刚停下摸头杀,柱子又开始挠痒,纪安把它放平,细细捋开杂乱白毛,一只小虫一闪而逝,纪安随即皱眉,
  拍了下柱子脑袋,他道:“活该妮子不让你碰孩子,脏成这样,老婆能让你床么?”
  纪安站起,正想问外公动物园有没有驱虫药,他忽然眨眼,看向昨天初满轮盘刚得到的宠粮符。
  宠粮符:驱虫。100斤(符有效重量)
  对宠粮施加符,附带驱虫效果。注:无副作用,无任何添加成分,仅限宠物,食用后半小时内起效。
  柱子不久前吃过晚饭,纪安揉了揉它的脑袋,道:“你再忍一晚,明天给你洗澡抓虫。”
  转天,给八万和妮子喂过早饭,纪安不理呜呜叫唤“肚子饿”的柱子,把它们牵电三轮,抱小奶狗,一起前往动物园。
  通常一袋狗粮10公斤,当然也有更大号的,对一袋没开封的狗粮施加完符,系统显示:
  宠粮符:驱虫。80斤(符有效重量)

  鳄鱼池边,纪安给柱子满狗粮,等它吃完,不一会,见吸饱血的红色小虫钻出杂乱白毛,掉到地。
  爱干净的八万汪汪叫远离,妮子抬眼嫌弃看向柱子,纪安用鞋底子把小虫一只只踩扁,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没多久,第三波香波冲洗干净,吹风机吹干,一只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白狗格外耀眼。
  “走,去试试老婆让不让你床。”

  “崭新”的柱子小心翼翼走向睡垫,妮子支起红鼻子嗅了嗅,终于不再龇牙,重新趴下。
  四只小奶狗出生一个多星期后,它们苦命老爹第一次舔到了孩子:“说多了都是泪,凭什么不让我床?脚臭又不是我的错……”
  日期:2017-12-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