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帮父亲看病,我进了夜总会,那里我学会了很多……》
第98节

作者: 曲惋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晴雪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不由地让人心生怜爱,她一边抹眼泪一边哽咽道:“还有那个老女人,你也要关她小黑屋,不给她水喝,不给她饭吃。”
  “好好好,都听你的,咱们先进屋坐好吗?刘叔知道你在这里受了委屈,特意给你煮了一杯你最爱喝的咖啡,咱们赶紧进去尝尝。”
  陆晴雪这才肯罢休,但进会议室之前她还是必须带上我,用手指着我道:“刘叔,我要他跟我一块进来。”
  “嗯?小飞兄弟?”刘元装出一副刚认出我来喜出望外地样子,热情地走到我面前与我拥抱道:“小飞兄弟,你怎么会在这儿?快请进,快请进。”
  甲一和在场的兄弟都是一脸震惊地看看我又看看我身上的工牌号,估计这会都处于懵逼状态中。不过,刘元我不得不跟你提一下,咱俩的关系有熟到一上来就拥抱的地步吗?你还能再假一点吗?看来刘元对陆晴雪的热情态度里也惨杂了不少虚情假意。当然我也不能当众驳了他的面子,还是象征性地和他抱了一下,毕竟我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

  陆晴雪也是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和刘元问:“刘叔,你们……”
  刘元赶紧解释道:“我们认识啊,生死兄弟!”
  “咳咳咳。”我忍不住咳了两下,刘元你还能再虚伪一点嘛 充其量咱们也就是一面之缘,就你这种表里不一的人,鬼才跟你做生死之交。没想到陆晴雪还真的相信了,我无奈地摇头暗自叹息:陆晴雪你说说你虽然心智高于常人,但这为人处世看人的眼力是不是有点瞎啊。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刘元虚伪,拉得我不得不跟着虚伪起来道:“对对对,生死兄弟,当时刘哥还救了我一命。”

  “哎呀,这种举手之劳的事情小飞兄弟怎么还记在身上,不提了不提了。”
  又是一阵虚情假意的寒暄,陆晴雪听得倒是挺乐呵,天真的以为我们的关系真的很好,连连在刘元面前称赞我的英勇事迹。本来我们的关系正处于一片融洽的时候,刘元突然往我头顶上浇了一盆凉水道:“听说小飞兄弟新店开张,宾客如云,生意红火,哥哥我这恭喜恭喜,但眼下你穿着我们店的员工工装是为何意?难不成小飞兄弟要跳槽到我们店挣零花钱吗?”
  刘元这话是以开玩笑的形式说出来的,但话里话外都透露出质问我的口吻。
  我也没有那些花花肠子,不和你拐弯抹角直言道:“不瞒刘哥说,今晚我是为参加贵店的酒会而来,但期间我的兄弟条子被有心人恶意支走,直到现在还下落不明,我见会场里的服务生小哥和安保小哥都忙着招呼贵客没好意思请他们,我这个做大哥的总不能抛弃兄弟自己一人离开,只好亲自出马寻找了。但刘哥你们这真的是太大了,我在里面迷路了好几次,这不穿着贵店的工服也是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原来如此。”刘元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问道:“那条子兄弟现在找到了吗?”
  我摇摇头道没有。
  刘元这下来了津神劲儿,热情地说道:“小飞兄弟,你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我现在就加派人手去寻找条子兄弟,你也知道这地方比较大,一个人走很容易迷路,找条子兄弟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这堆客气话真特么太恶心了,我实在是装不下去了。既然刘元已经现身在皇宫夜总会,我就不信他不清楚我和陆晴雪今晚来这的目的,整这么多虚头巴脑的东西有意思吗?

  废话少说,陆晴雪一下将话题扯到了正点上道:“刘叔,最近燕京夜店圈里总是流传出有关咱们皇宫夜总会不好的流言,所以为了消除这些流言,今天我特意从燕京过来一探究竟,你知道这事吗?”
  “流言?”刘元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反问道,“什么流言?”
  “就是那些员工自杀、限制员工自由、拐骗妇女参与卖银等等之类的流言蜚语,这些你都不知道?”陆晴雪眼巴巴地盯着刘元问道。
  “哦?还有这样的事?”刘元故作一脸毫不知情的模样问道。
  单纯的陆晴雪竟然还真的相信他点点头道:“果然这一切都是那个老女人一手策划的,哼,看我不好好收拾她!”说完陆晴雪瞧了刘元一眼,毕竟玫瑰是刘元的情妇,她陆晴雪权力再大也不能一手遮天地辞退玫瑰,不看僧面还得看刘元的面子,她在看刘元是什么意思。

  而刘元同样也在打量陆晴雪到底此事知道多少。我现在一瞧见刘元这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我就感觉恶心,做人能做到这种不要脸的地步也真是绝了。
  “如果事实真的像大侄女所说的这样,那皇宫夜总会是时候换血了,但我刚才已经派人去叫玫瑰了,这会还没信,咱们先稍安勿躁。”
  缓兵之计,我不由地暗自冷笑,但我也不会当面揭穿他,选择冷眼旁观。
  没过几分钟,一个小弟急匆匆地回来汇报,我们没等来玫瑰的消息,反而条子出了事的消息。
  刘元一脸严肃地清清嗓子对我道:“小飞兄弟,关于你的兄弟条子……”
  刚才那个小弟凑到刘元耳边的时候,我看到刘元脸色突变,就猜测出事了,但没想到听来的却是条子的噩耗,吓得我一个激灵站起来问道:“条子怎么了?”
  刘元似乎不好意思当面说出口,示意那个小弟来讲这事。小弟恭恭敬敬地答道:“我们在员工宿舍发现一件黑色西装外套和一滩血迹,外套上面还别了一把骷髅图案的胸针,通过监控录像可以判定,这是条子兄弟穿来的衣服,但那血迹……”

  小弟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特意瞧了我一眼,看我干毛,当我听到条子出现在员工宿舍区的时候,我就觉得要坏事,皇宫夜总会底下格局混乱复杂,条子一个不注意就有可能被发现,如果被发现他们想要做掉一个人轻而易举,果然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我还是不敢去相信这个事实又问道:“你们确定血迹是条子的?”
  小弟肯定的点点头道:“不会有错,血迹拉出七八米,应该是被人带走了。”
  这个消息犹如当头棒喝砸在我脑袋上,愣了好半天。
  刘元关心地安慰我道:“小飞兄弟,你先别灰心,事情刚发生没多久,也许条子兄弟现在还活着。”

  本来我现在脑子就发蒙,又被刘元最后这句话一剌激,我竟然真的相信条子出事了。
  见我不听劝,刘元赶紧吩咐那名小弟再去仔细查查现场周围有什么遗漏的细节,包括封锁整个皇宫夜总会跟踪条子最后消失的地方。
  倒是陆晴雪想得更为乐观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兴许是他自己藏起来了。”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条子那人手脚灵活,脑子又机灵,当年跟着李嵩的时候,没少在老头的眼皮子底下动小心思,这不还是活下来了,所以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而且当下我首先要做的是帮助陆晴雪对付玫瑰和刘元,小姑娘虽聪明但道行太浅,根本就不是刘元的对手。
  我先喝两杯茶水压压惊,现如今我不能自乱阵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