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1014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站起身来说道:“你也折腾了一晚上了,抓紧时间睡一会儿吧,如果条件允许的话,等到丽娜出院之后,我找个机会偷偷带你儿子来见你……
  这两天你就老老实实待在这里,上网查查,看看替你儿子起个什么名字……不过,你儿子就不要姓陆了,陆家人都不吉利,就跟着我姓周吧。”
  由于陆涛突然被杀,打乱了陆建伟增资扩股争夺大将军公司董事长职位的计划,这让陆鸣争取到了缓冲的时间,避免了在短时间之内和陆家人摊牌的风险。
  虽然陆氏家族内部充满了利益冲突,但陆涛在家族内部毕竟是具有象征意义的人物,所以,他的死还是引起了很大的震动。
  陆建伟代表陆家的所有亲属亲自去公丨安丨局找了范昌明,要求要求彻查凶手,给陆氏家族一个交代。
  范昌明当然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把案子查个水落石出,但陆建伟心里明白,陆涛被杀的原因很复杂,有可能还是陆建岳案子的余声,所以,他倒也没有指望公丨安丨局能找到真正的凶手。

  其实,陆建伟真正关心的是陆建岳留下的遗产可别因为陆涛的死被人瓜分了,当然,宁化雨和陆琪应该是陆涛留下遗产的真正继承人。
  但母女两个基本上没有参与过家族的生意,连陆涛手里有多少资产都搞不清楚,所以,陆建伟自然就成了家族的代言人。
  做为代言人,他首先给陆涛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差不多来了好几百人,除了陆涛公司的管理层和职员,陆家所有的亲属都参加了。
  当然,陆建伟也邀请了陆鸣和蒋凝香,但这两个有身份的人都没有去,他虽然知道两人不去的原因,可还是一肚子不高兴。

  别说陆建伟了,就是宁化雨一家和陆媛也不高兴,在他们看来,即便陆涛生前十恶不赦,可人都死了,还有必要计较记仇吗?未免太小心眼了吧。
  所以,陆涛的葬礼成了一道分水岭,陆鸣、蒋凝香和陆家人无形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了。
  不过,陆鸣虽然没有去参加陆涛的葬礼,但陈丹菲回来以后自然向他描述了葬礼的“盛况”,当他听说朱雅仙和周玉露竟然带着刚刚从刺激和惊吓之中恢复过来的陆思岳也去了葬礼的现场时,心里别扭的就像是吃了一只苍蝇。
  并认为周玉露母女的这一举动再次证明了蒋凝香的判断,这是一对没有节操的母女,为了钱不惜丢人现眼。

  “你脸拉这么长干什么?管你什么事啊。”陈丹菲对陆鸣和周玉露的关系也略有耳闻,见他一副恼火的样子忍不住嗔道。
  陆鸣怏怏道:“你懂什么?陆建伟又没邀请她们母女参加陆涛的葬礼,她们这么巴巴的跑去目的不是再明显不过了吗?哼,陆媛他们可能怀疑是我在背后给周玉露出主意呢,我都感到丢人……”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你有什么丢人的?周玉露是你什么人啊。”
  陆鸣急忙陪笑道:“你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难道你还不明白朱雅仙在打什么主意吗?”
  陈丹菲问道:“你的意思是她们还想在陆涛的遗产中分一杯羹?”
  陆鸣说道:“她们就是这么想的……陆涛死后没有留下后代,他的遗产继承人应该是宁化雨母女,但陆思岳可是陆涛的弟弟,所以她们以为自己也能分一杯羹……”
  陈丹菲疑惑道:“我对法律倒没什么研究,不过,我听说私生子没有继承权吗?”
  陆鸣说道:“法律倒是没有这种规定……我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继承人分为第一继承人和第二继承人,如果第一继承人不存在,第二继承人才有资格继承遗产。
  比如,陆涛死后,他遗产的第一继承人应该是子女,配偶,父母……第二继承人才是兄弟姐妹……
  陆涛虽然没有配偶也没有子女,但他母亲还活着,所以,财产应该由宁化雨继承,何况,陆建岳死后,他的遗产本来就有一部分是属于宁化雨的……按照这个规定,陆琪和陆思岳都没有继承权……”
  陈丹菲说道:“那周玉露母女还打什么主意?”

  陆鸣说道:“现在的问题是,陆建岳死后,他的财产就被陆涛一个人霸占了,眼下分的可不仅仅是陆涛的财产,还有陆建岳的财产,做为陆建岳的私生子,也有相应的继承权,朱雅仙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陈丹菲听完陆鸣的话,一双俏眼冷冰冰地盯着他,看的他心里直发毛,疑惑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陈丹菲点点头说道:“你说的对,可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对继承法这么了解?你现在就学习这方面的知识是不是为时过早啊……”
  陆鸣忽然就明白了陈丹菲的意思,谄笑道:“我什么时候学了,这都是在号子里的时候学的……每天都要学习两个小时的法律,我都快背下来了……”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鬼才信呢,你是不是在担心英格马陆做为私生子将来无法继承你的遗产啊,所以才提前学习了一遍……”
  陆鸣骂道:“你这婆娘怎么说话这么难听,什么遗产遗产的,老子有必要这么早考虑这个问题吗?”
  陈丹菲怔怔地盯着陆鸣问道:“阿鸣,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觉得自己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啊,要不然刚刚有了一个私生子就迫不及待地了解继承法呢……”
  陆鸣愤愤地说道:“你这婆娘怎么这么敏感啊,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吗?怎么就扯到遗产上去了,怎么?难道你盼着我早死吗?”
  陈丹菲朝地上呸呸两口,嗔道:“满嘴胡说八道……不过,你敢说心里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陆鸣恶狠狠地说道:“怎么不想,老子天天想,连做梦都在想这件事情,不过,如果老子现在挂了,留一上百亿的遗产,你敢继承吗?不管谁继承,都是非法继承人……”

  陈丹菲掐了陆鸣一把,嗔道:“你凶什么凶?你要是有本事,就想办法让你的子女将来成为合法的继承人,不然要你这个爹干什么呢?”
  陆鸣搂过陈丹菲亲了一口,一只爪子趁机到处揩油,一边笑道:“这才算是说到了点子上,趁着陆建伟现在忙的不可开交,我这些日子就着手安排这些事情,等下午见过孙明桥之后,我就动身去东江市了……”
  陈丹菲晕着脸打开陆鸣的手,问道:“你去东江市干什么?”
  陆鸣说道:“去谈一笔大买卖……”
  陈丹菲问道:“什么大买卖?”
  陆鸣说道:“等谈成了再告诉你,不然说了也白说……”
  陈丹菲白了陆鸣一眼,嗔道:“德行。”

  陆鸣问道:“你在葬礼上听阿媛他们谈论过公司的事情吗?”
  日期:2017-08-18 06:1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