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82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是从小一处长大,彼此光屁股的模样多半小时候都没少看。可毕竟现在已经长大了,还是男女有别,姜樊替她包扎上药时总是忍不住想把头别到一边去。可是转过头要怎么上药呢?他只能让自己尽量把目光专注在伤口处,别的地方就只能做视若不见。
  可是这些伤……这些伤也实在太重了。
  皮肉伤不论,重伤就有三四处,后背上一处最重。
  除了这些,她右手小指、无名指都被削去了一截,看得姜樊眉头直跳,实在不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把她伤成这样。
  汗水不知道什么时候淌了下来,眼睛被汗刺得生疼。
  姜樊用袖子抹着汗,走到隔壁静室里。
  翟文晖被安置在榻上,身上衣裳都已经解开,姜樊只看了一眼,脚就象被捆住了一样再迈不出去。
  上午他们出去时,翟文晖还带着些亿歉疚的同他说话。他当时怎么说?姜樊不知怎么想不起来了,就还记得他说:“姜师兄不用担心,我一定劝着她不会惹祸。”
  他好象还说,会早些回来。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翟文晖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身上一块完好的皮肉都没有,大师兄惯用的那套银针刺入了他各处要害,衬着那些让人怵目惊心的伤口,看着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大师兄……”姜樊脚步沉重,一步一步挪到榻前。
  等到了跟前他才发现,翟文晖整条右臂都已经扭曲变形,皮开肉绽,白森森的骨头断茬从血肉中露出来,看得他几乎站都站不稳了。
  “翟师弟他,他怎么样?”
  他想问的其实是,翟文晖会不会死。
  可是这念头只在心头一晃,姜樊就忙不迭赶紧把这个念头赶走。

  莫辰转头看了他一眼,姜樊看清楚他的面容,心里咯噔一沉。
  莫辰定定神,低声说:“我也不知道。”
  能让大师兄说出这样的话,那翟师弟只怕是……
  玲珑受伤已经那么重,翟文晖只会比她还重。
  莫辰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伤势。

  翟文晖气息已绝,筋脉尽断,可莫辰试着救治时,却察觉到他身体里另有一股力量在躁动不休。眼下他的情形说是活着不合适,说是死了却也不妥。
  姜樊端了温水过来,水里另加了治外伤的药,挽起袖子替翟文晖将身上的污血擦掉。
  随着血污一点点拭去,姜樊才看出他伤口处的异样。
  一般受伤的人,血应该是鲜红的才对。可是翟文晖伤处的血却是紫的有些发黑,而且显得格外黏稠。看这情形,即使不涂止血的外伤药,这血也不会再往外流淌。
  姜樊嘴里发干:“大师兄……翟师弟这是中了毒?”
  这个莫辰当然也看得出来。
  但是天下毒物有千千万万,翟文晖这中的是什么毒?

  莫辰给他用了自己所知道的、能用的解毒丹药都用上了,但在翟文晖身上并没有效验。
  “玲珑怎么样了?”
  “性命看着暂时无碍。”姜樊低声说:“可经脉伤损严重,不知道以后……”
  经脉伤损严重,那以后留下后患的可能很大。
  “她说了什么没有?”
  姜樊摇了摇头,心里堵得难受:“大师兄,不知道他们是被谁所伤的?是不是……”
  陈敬之?
  他们在这城中根本不认识多少人,要说仇人,也就只有陈敬之了。
  可陈敬之自己没有这本事。他来杀晓冬的时候,虽然修为突飞猛进,却还不是玲珑师姐的对手。
  除非他还有帮手……
  可莫辰也无法给他答案。
  只能等到玲珑或是翟文晖醒来,才能从他们口中得知答案。
  姜樊在屋里转了几个圈儿,两只眼睛憋得通红,手紧紧握成拳,指甲把掌心都刺出血来。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到底是什么人在对付回流山?
  同门一个接一个的受伤、被杀,可他们却连下手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偏偏这两次师父都不在。
  “好了,翟师弟这里我守着,你去玲珑那里照看。”莫辰的镇定多少也让姜樊跟着安定了些。

  姜樊应了一声,拖着步子往外走。
  门边站的人让他愣了下:“小师弟?”
  莫辰飞快的转过头来,门口站的那人脸色雪白,不是晓冬又是谁?
  “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好生待在屋里?”

  “我……我不放心,听到这边有动静,所以过来看看……”
  晓冬看着榻上一动不动的翟文晖,那情形显得格外诡异惊怖:“翟师兄他,这是怎么了?”
  翟文晖伤口泛黑,袒露在外的一道道伤口就象用墨笔在一个人身上肆意挥溅,原本好端端的一个人现在看起来斑驳破碎,简直象是胡乱斩碎了又生拼硬凑的安放在一起的样子。
  莫辰拉着他的手让他进来,晓冬这会儿格外听话,让走就走,让坐就坐。
  “那玲珑师姐呢?”
  “她的伤势也不轻,就在隔壁。”
  晓冬深吸了口气,没有再多问什么:“大师兄,有什么事情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吩咐。”
  “好,正有件事要让你办。”
  晓冬被莫辰安排了拣药的活计,他一句异议也没有,把师兄给他的许多药材按份量分捡出来,该捣碎的捣碎,该混制的按份量混匀在一起。姜樊也默不作声的过来陪他一起做,药碾来回滚动,轧得那些药草咯吱咯吱的发出轻响。
  莫辰闭着眼坐在一旁,飞快的回想着自己听过、见过的所有毒物。
  他所听过见过的故往里,并没有象翟文晖身上这样的毒。
  这样不常见的毒物肯定不是随处可得的常见东西,如果谁手上有这样的毒,何必用来对付翟师弟这样的年轻人?

  手上有事做,姜樊觉得在半空悬悬不安的心也稍微踏实点。
  “这个要碾成末儿才有效……”
  晓冬应了一声,手上的劲又多加了三分,把那一把药杆轧得粉碎粉碎的。
  调匀的灰色药末用纸包好递给莫辰,看他给翟文晖涂上。
  那浅灰的药末洒在伤口上,很快变了颜色。
  晓冬想问又不敢现在吵扰大师兄。
  姜樊轻声说:“大师兄配的这药比天机山赠的强,你看,毒就给拔出来了。”
  等药末变得黏糊,颜色也变成了深黑如墨的时候,姜樊就和晓冬一起动手把这带毒的药渣子刮下来。

  莫辰一边把新的药末敷上去,一边嘱咐他们:“小心别沾在你们身上。”还有:“药渣子别扔了。”
  姜樊认真的应下了。
  药渣他都倒进一只罐子里,回头还得靠这个辨出是什么毒。
  如是再三,最后敷上的药末已经拔不出毒来,可是翟文晖的情形并没有好转,莫辰过一个时辰就替他运功一次,但这也只是勉强维持。连晓冬都看得出来,如果大师兄不再替他运功,翟师兄只怕活不到天亮。
  日期:2017-08-16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