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洋走过来,一脚踩在李沉浮的身上,“杀了你,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李沉浮,我告诉你,你一个废人,凭什么跟我斗。老子不防实话跟你说,在学校里,你出尽了风头,走出学校,你又自诩才华四溢,风流倜傥,连陈燕都只喜欢你。老子早就看不惯你了,怎么样?现在怎么样?你给我才华四溢啊,你再给老子风流倜傥啊!老子现在就让你看看,谁最风流!你知不知道,当你和陈燕结婚的时候,我就发过誓,谁要是敢动陈燕,谁就得死!”

  李沉浮气得浑身颤颤,“果然是你这个畜生,果然是你!那场车祸,都是你一手安排的。”
  “是又怎么样?我本来想让你死,没想到你居然命这么大,既然死不了,残废更好。你现在的样子,比死了更令人痛快。”
  汤洋道:“我听说,你自从废了之后,还不能人道,哈哈哈哈--”
  “王八蛋--”
  李沉浮从地上抓起一把黄泥,朝汤洋砸过去。
  叭--!
  那团黄泥,正正扔在汤洋的嘴里,呜呜--!
  邪恶的笑声,嘎然而止。汤洋气得一阵哇哇大叫,把泥巴从嘴里挖出来,“打,给我狠狠的打!”
  七八个人扑上来,对地上的李沉浮一顿拳打脚踢。
  哇--!
  李沉浮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汤洋把手一挥,“够了!”

  众人退下,汤洋手里拿着刚刚抹泥巴的纸巾,来到李沉浮的跟前,狠声道:“告诉你,李沉浮。老子最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你也不例外!”
  说完,把那张擦过泥巴的纸巾,塞在李沉浮的嘴里。
  “哈哈哈哈--”
  汤洋带着得意的笑,扬场而去。
  雨,哗啦啦的下着。
  汤洋带着他的一般人回了别墅,路边的泥地里,只留下李沉浮那残弱的躯体。
  李沉浮没有流泪,他的目光中,依然闪着愤怒与不屈。
  仇恨,只会越来越浓。
  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李沉浮用双手,艰难的爬着,他要离开这个地方。
  有人打着伞,出现在他的面前。
  李沉浮突然发现自己的周围,没有了雨水,抬起头一看,“是你!”
  顾秋点点头,“跟我走!”

  安平县,一个不是太起眼的宾馆里,李沉浮躺在浴缸中,洗去了一身的污辱。
  当他爬出浴缸的时候,浴室外面,有一辆崭新的轮椅。那一刻,李沉浮的心,深深地刺痛了。
  顾秋坐在外面的房间,心事重重的抽着烟。
  轮椅声传来,顾秋缓缓道:“洗好了?”

  李沉浮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悲愤,“你为什么要救我?”
  顾秋转过身来,“没什么,惩恶扬善,扶贫济弱,这是我的本色。”
  李沉浮苦笑了起来,“看武侠小说看多了吧!”
  “你干嘛去招惹他?”顾秋问。
  “我是故意的!”李沉浮的回答,令人很意外。故意招惹汤洋?为什么?顾秋很快就反应过来,“你这是用苦肉计?”
  李沉浮平静地道:“如果我不这样做,他又怎么会承认这些事?”

  “你跟他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他要这样对你?”
  李沉浮摇头,“我也不知道,我跟他是同学,在学校里我的成绩一向比他好,人缘也好。而且他长成那样子,或许是他妒忌我吧!”
  顾秋笑了起来,“李沉浮,这就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都什么时候了,你总是能笑对人生。”
  李沉浮黯然道:“不管前面有多苦,我都必须笑着走下去。”
  “好!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帮你!”
  “谢谢!”李沉浮居然没有一丝欣喜,显得那么平静,这倒是大出顾秋意料之外。

  后来顾秋在想,或许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看惯了生离死别,这个世上对他而言,自然也不会再有什么惊喜与悲哀了。
  只是这个汤洋,绝对不能这么放过他!
  “我有他犯罪的证据!”
  李沉浮道。
  顾秋也不让他冒然交给自己,只是平静地看着李沉浮,“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沉浮伸出手来,“给我支烟!”

  顾秋直接拿了一包普芙给他,李沉浮毫不在意打开了,换了以前的他,也抽这种烟,没什么好稀奇的。只是一个人沦落了,往事不堪回首。
  “我跟汤洋是同学,在学校里,我处处比他强,步入社会亦是如此。不过他这人,挺能掩饰的,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他原来一直在忌妒我。恨我!”
  “那是我和陈燕结婚后的第二天,我无意中听到喝醉了的他在发毒誓。后来,没过几天,我就出事了。那时我一直在昏迷中,直到四个月之后才苏醒过来。从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全毁了。”
  “当时没有报案吗?”
  “当然有报案,但这件事情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李沉浮很痛苦。“整个安平,都是他汤立业的人,政法系那边也不例外,所以,一般的人根本撼不动他。我爸爸对此事很恼火,但是苦无证据。再后来汤洋就出国了,一去就是二年。”
  “你怀疑他是出去躲的?”
  “你不觉得吗?”

  顾秋沉思了一会,“这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李沉浮,你说你爸又是怎么回事?”
  李沉浮道:“在我出事之前,汤立业一直是拉拢我爸,以方便他在常委会上控制大局。后来我爸因为我的事情,跟汤立业闹翻了。在常委会议上,多次与他意见相左,汤立业私下里说,我爸太不听从指挥了,应该吃点苦头。没想到事隔一年,我爸突然暴亡在办公室。”
  李沉浮抽了口烟,“当时我和我妈都在省城医院,听到这个消息赶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做出了结论,而且不让我们看到我爸的遗体。”
  “还能有这种事?”
  顾秋大为震惊,汤家父子居然如此丧心病狂?简直是无法无天。

  只可惜,李沉浮说的都没什么证据,空口无凭。
  李沉浮道:“远远不止这些,汤立业花了十几年功夫,经营出来的汤家帮,已经到了水泼不进,针插不进的地步。汤洋更是恶贯满盈,跟一些社会混混相互勾结,为非作歹。我知道他并不是真心喜欢陈燕,因为他发过毒誓,只要是我的东西,他都要夺走。”
  “真是岂有此理!”顾秋拍着沙发骂道。看来自己真得为地方除掉这一祸害,否则天理难容。
  “我把证据给你!”
  “不,这是你用生命换来的东西,你先留着。”顾秋与李沉浮分手,回到出租屋,陈燕还没有回来。
  招商办的工作,真不好做,一个字,累!

  当然,要是象谢毕升这样不务正业,不管坐在哪个位置上,都没有一点压力。陈燕自然不能跟他相提并论。
  出于对陈燕安全的负责,顾秋决定让陈燕早早搬离这里,毕竟她是招商办主任,单位有房子的。
  十点半的时候,陈燕才拖着疲惫的身子回来,躺在沙发上就不想动了。
  “你不是明天出院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顾秋给她倒了杯水,“喝醉了而已,用不着这么紧张吧!我又不是领导,被蚊子叮一口都要住院。”
  陈燕见他没事,倒也放心了。
  顾秋坐下来,“陈燕姐,我看你还是明天搬了吧!”

  “为什么?这么急着赶我走?”
  顾秋只是笑,双手落在陈燕的肩上,“你以为我舍得你走啊,只是房租快到期了,我也想换个地方。”
  陈燕眨了眨眼睛,“那就一起去家属区,反正那里大得很,三房二厅呢。”
  “你就不怕别人说,你包养小白脸?”
  “去,你不是我弟弟吗?弟弟跟姐姐住在一起,有什么不行?”
  “你真把我当弟弟?”

  顾秋眼角一挑,颇有几分调侃的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