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燕生气了,“汤洋,你这是什么意思?”
  汤洋在陈燕的心目中,就是那种盛气凌人的衙内。以前跟李沉浮在一起,她亲眼看到过汤洋整一个女孩子,生生把人家整得吐血。

  今天他又故伎重演,摆出三大碗酒来。
  这样的酒,三斤的量,一般人哪里吃得消?弄不好,要胃出血的。
  顾秋盯着汤洋,两眼冒火。
  汤洋却是一脸戏谑的味道,心道,臭小子,老子玩死你!
  当然,这只是游戏的开始。
  顾秋的目光,同样锋芒毕露,咄咄*人。
  汤洋这个名字,在他的心里,已经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
  汤洋,你记住,汤家的覆灭,就从你这里开始!

  顾秋猛地站起来,伸手去碗酒,陈燕情急之下拉住他,“不要--!”
  这个本能的动作,落在汤洋的眼中。恨意陡增。
  真没想到陈燕居然如此关心这个臭小子!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汤洋在心里嘀咕,莫非他们两个真的有奸情?果真如此,这个臭小子就死定了!
  顾秋捏了一下陈燕的手,“没事!”

  伸手端起大碗,盯着汤洋道:“这酒我喝,希望你说话算数!”
  “当然!”
  汤洋眼中那种戏谑和轻蔑,十分明显。
  顾秋端起大碗,把头一仰,咕噜咕噜--!

  一口气,干掉了一碗五十六度的二锅头。还有两碗。
  这么高度数的酒,烈得象火一样。喝下去的时候,从喉咙里一直辣到胃里,翻江倒海,令人十分难受。
  顾秋知道自己不能担搁,时间越长,这酒越难喝。
  因此,他又一鼓作气,端起第二碗喝下去。
  酒水,从嘴角边上溢出来,滴在桌子上,溅起朵朵浪花。
  陈燕的心情紧张极了,她知道顾秋的酒量,一斤多的样子。今天这酒可是五十六度的二锅头,三碗酒整整三瓶。
  喝酒过量,容易伤身。

  陈燕很紧张,心儿都崩到嗓子里了。
  顾秋喝完第二碗的时候,两个眼圈发红,双手撑着桌子,一点都不示弱的盯着汤洋。汤洋带着那种玩味似的轻笑,“喝吧,喝死你!”
  看顾秋的手,端起第三碗的时候,连对面的苏卿都有些紧张。此刻不只是这一桌上,整个大厅里的人都朝这边望过来。只是碍于汤洋在场,他们没有围拢,只是远远旁观。
  顾秋端起碗,举过头顶,喝!

  咕噜咕噜--!
  酒水滑落,顾秋高高举起大碗,随手一扔。
  砰--!
  大碗落在地上,摔了个四分五裂。
  “好!”
  “好!”
  “好!”
  旁边的人纷纷鼓掌,这种喝法,不只是勇气。
  汤洋看到顾秋喝完,身子俨然有些摇晃,但是依然没有倒。陈燕急了,扶住他,“顾秋,你没事吧?”顾秋摇摇头,“我没事!”

  说是没事,却一屁股坐下去,酒意涌上来,胃里已经开始翻江倒海般剧烈地发作了。
  汤洋的脸色很难看,陈燕居然如此关心这小子,哼!
  他可并不想这么快放过顾秋。听到有人喝彩,他猛然一声大吼,“谁在大喊大叫?”
  嗡--!
  所有的人都闭了嘴,整个大厅里顿时鸦雀无声。

  有一个声音远远传来,“是我!怎么啦?”
  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留着分头,戴着领带,俊朗不凡的年轻人从楼上缓缓下来。在他的身后,赫然跟着一男一女。
  男的是安平县余副书记的儿子余理。女的是黎副市长的女儿黎小敏。
  三人缓缓下楼,从容不凡。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从顾秋他们这桌,立刻转移到三人身上。有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南川官场新秀铁三角。
  而铁三角的首要人物,正是南川市市委杜书记的儿子杜小马。只要有杜小马的地方,就有余理和黎小敏。
  看到三人,汤洋心底一震,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杜小马走过来,汤洋跟他打招呼,被杜小马直接无视。目光落在顾秋身上,微微一笑,“不错,豪气冲天,有胆识。”
  “兄弟,叫什么名字!”
  顾秋虽然不认识杜小马三人,可看杜小马那气魄,可不是汤洋他们这种人能比拟的。听到杜小马称自己为兄弟,他应道:“顾秋!”
  “顾秋!好名字!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伸手过来拍顾秋的肩膀,顾秋却咚隆一声倒下去。
  “快,送医院!”

  顾秋这次也算是因工负伤,这酒喝下去,不到三分钟,直接将他放倒。
  难怪有人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
  可有人偏偏就好这口。
  顾秋这是被必上梁山,逞了一回英雄。
  当时的情况,他退无可退。如果不是有客人在,顾秋或许不会出面,但关系到陈燕,顾秋必当挺身而出。
  医生说,他这酒喝得太猛,很伤胃,必须留下来观察几天。
  陈燕给他下了死命令,至少住三天院,否则自己这个姐姐就不管他了。
  顾秋心道,住就住吧,刚好能借这个机会,好好清静一下。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顾秋需要好好理理,把中间的关系理清楚,才能对症下药。

  哪知道这件事情,惊动了从彤。
  本来在大秋乡上班的她,硬是请了个假跑回来,呆在医院里照料顾秋。
  后来顾秋才知道,陈燕因为要陪客人,自己分身无术,只好通知从彤。
  从彤一脸责备,“干嘛喝这么多酒?不要命啦?”
  顾秋只能苦笑,这种事情,还真没法跟从彤说。
  在医院里呆了二天,顾秋怎么也呆不住了。刚好大秋乡打电话过来,说上面有领导要来检查,让从彤立刻回去。顾秋借这个机会,从医院里溜出来。
  从彤离开,已经是下午五点。
  顾秋来到县政府老家属区,没有看到李沉浮的影子。他就琢磨着,这个李沉浮去哪了呢?一个残废了的人,能跑到哪里去?

  偏偏这个时候,下起了雨。
  顾秋弄了把伞,朝涟水山城而去。
  涟水山城别墅的门口,围着一堆人。
  顾秋远远望去,看到有个人倒在地上,这群人的旁边,有一辆被摔坏了的轮椅。汤洋很神气,双手抱胸,背后一名马仔为他打着雨伞。

  十几个人,呈扇形将李沉浮包围。
  这些人的眼神,无不带着戏谑的笑。李沉浮趴在地上,指着汤洋骂,“你这个畜生!你不是人!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汤洋一阵得意的笑,“做鬼?你那个死去的老爸,他不是做鬼了吗?如果做鬼有灵的话,我还能活到今日?哈哈哈哈--”
  旁边一群人跟着大笑,李沉浮的脸色,一片苍白。

  “汤洋,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浑蛋!有种你就杀了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