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完,他就卷起衣袖,拿起茶几上一把刀,呼--!
  “啊--啊--啊--”
  一刀剁下去,白癞子的左手,生生被剁断。五根手指还在颤颤地动,旁边的人看了,一个个胆颤心惊。
  血水,在客厅里溅开。白森森的骨头露在外面,白癞子捧着断手,痛得晕死过去。
  汤洋似乎还不解气,走过来狠狠的踢了一脚,“草,敢动老子的女人。王八蛋!”
  谢步远有些扛不住了,走过来劝道:“表哥,算了吧。他已经自己剁了左手。”
  汤洋挥了下手,几个人跑过来,把白癞子抬出去。
  谢步远看着汤洋,“表哥,那个女人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就这样藏在这里吧?”
  汤洋骂了句,“这个王八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谁叫去修理那小子,他居然敢碰陈燕。”

  谢步远道:“陈燕怎么会在他的房子里?难道他们两个……”
  汤洋的冷酷的目光望过来,谢步远就不敢说下去了。
  他实在搞不明白,表哥为什么会喜欢陈燕这个女人,在国外混了几年回来,一点都没变。谢步远看到他那道目光,不由打了个寒颤。
  汤洋走出客厅,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
  推门进去,陈燕躺在床上,昏迷不醒。
  汤洋来到床边,目光落在陈燕身上,目光立刻变得柔和起来。

  “陈燕,你是我看中的女人,不管谁敢碰你,都得付出血的代价!”
  陈燕动了一下,汤洋目光中的神色一变,“不行,我不能让她见到我!”
  一个马仔急急忙忙跑进来,“汤哥,那小子来了。”
  汤洋神色一变,“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马仔晃着脑袋,谢步远走进来,“表哥,万一他报警了怎么办?还是趁她没有醒过来,快点想办法吧!”
  汤洋的目光透过镜片,落在那位马仔身上,“你们几个快点把她送回去。走后门。”

  “是!”
  汤洋脸上闪过一丝阴沉,“谁要是再敢打她的主意,白癞子就是他的下场!”
  几个人不说话了,马上把陈燕抬上车,从后门开出去。
  汤洋看了谢步远一眼,“我们走!”
  别墅里的灯霎时全灭,几辆车子鱼贯而出,从后门离开别墅。
  顾秋赶到涟水山城,除了几盏路灯,什么鬼影子也没有。
  走到大门口,上面写着涟水山城四个字,庭院中倒是看到一些花花草草。一阵风吹来,树林里呜呜作响。顾秋有些怀疑,汤洋这混蛋真的在这里吗?
  陈燕呢?难道也被他们带到这里来了?
  绕着别墅转了一圈,根本就没半个人影,顾秋四下观察,心道,肯定是黑波那个浑蛋骗自己。
  到目前为止,他还不知道汤洋在这中间,扮演着什么角色。这个曾经被自己扇了一嘴巴的县委书记儿子,居然能忍气吞声这么久,顾秋也不得不暗自佩服。
  发生这件事后,顾秋也有心里分析,这个汤洋应该是工于心计的那种人。

  在别墅外面转了几圈,根本就没发现半个人影,顾秋怒气冲天,再次赶到不夜天。黑波已经离开,看来这小子是藏起来了。
  气恼之下,顾秋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李沉浮坐着轮椅出现。
  “还是没有下落?”
  顾秋摇头。
  李沉浮道:“我有一种预感,掳走陈燕的人,绝对是汤洋这浑蛋。”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
  李沉浮痛苦地道:“你就别问了。以后我会告诉你的。”
  顾秋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费大家的时间。”说完,转身就走。
  李沉浮望着他的背影,喃喃道:“陈燕被自己赶出家门,难道就住在他那里?”
  顾秋找不到陈燕,他决定回到出租屋再报警。这个时候,顾不上那么多了,否则光凭自己一己之力,无异于大海捞针。
  哪知道他刚刚赶到楼下,绿化带旁边的树下躺着一条人影。顾秋走过去,“陈燕?陈燕姐!”
  “陈燕姐,你醒醒。”
  陈燕幽幽地醒过来,看到顾秋,迷迷糊糊的,“顾秋!我怎么在这里?发生什么事啦?”
  顾秋看着陈燕,突然一把抱在怀里,很用力,很用力。
  陈燕姐,你终于没事了。顾秋在心里喊道。
  陈燕呢,迷迷糊糊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只觉得浑身没力气,被顾秋这么用力抱着,压得她浑身发痛。好不容易推开顾秋,陈燕娇嗔道:“发什么神经?万一被别人看到多丢人。”
  顾秋道:“丢什么人?你是我的女人。来,我抱你上楼。”
  陈燕说不要,无奈浑身无力,只得任顾秋抱着自己上了三楼。
  防盗门依然没关,顾秋将陈燕平躺在沙发上。“陈燕姐,你没事吧?”

  陈燕很奇怪,“发生什么事了?哎,我怎么就躺在绿化带旁边的树下呢?是不是你在搞什么?”
  顾秋问,“今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你都不知道?”
  “发生了什么?”
  顾秋本来想告诉她,但是考虑到陈燕的心里承受能力,言欲又止。
  “没事,没事,好好休息吧!”
  陈燕一脸古怪,“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顾秋摇头,却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天晚上的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谁干的,老子都要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陈燕躺在那里,“顾秋,今天晚上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我洗衣澡出来,丨内丨裤明明放在沙发上,怎么就不见了呢?”
  顾秋道:“是不是被风吹走了?”
  “不可能啊!什么风光吹走人家的丨内丨裤?有这么色的风吗?还有啊,为什么我睡一觉醒来,浑身无力,软绵绵的。”
  顾秋道:“别多想了,可能最近太累。早点休息吧!”
  “那你快去洗澡,我等你!”
  顾秋走进卧室,卧室里被翻得乱七八糟。
  趁着陈燕不知情,顾秋将房间里收拾了一番。
  洗了澡,把陈燕抱到床上,顾秋道:“明天搬到你自己的房子里去住吧!”
  陈燕很奇怪,“为什么?你不是一直都不同意我搬吗?”
  顾秋转过身来,面对着陈燕,“我想明白了,还是你考虑得周到,我们两个分开住,对大家都有好处。以后我想你的时候,就去找你。”
  陈燕乐了,点着顾秋的鼻子,“你说的。”
  嘴巴凑过来,在顾秋耳边轻轻道:“我想--”
  顾秋一点心思都没有,但他不想让陈燕起疑心,还是勉为其难,完成了今天的家庭作业。陈燕是个敏感的女人,很快就发现了顾秋的状态不对劲。
  “你怎么啦?魂不守舍的样子?”
  陈燕心道,该不会是从彤这丫头这么快就答应了他?
  这个晚上,顾秋彻底失眠了。
  这一切,来得太蹊跷,太突然,令自己没有防备。看来陈燕的提议是对的,两个人不能再这样住在一起,很有可能这次就是冲着自己来的。
  只有让陈燕搬走,自己才能腾出手来,对付这些鬼牛蛇神。

  现在顾秋担心的是,他们掳走陈燕之后,有没有对陈燕做过什么?至少陈燕刚醒来之后,那种迷迷糊糊,肯定是药物的结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