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1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三号是泼水节,傣族人的泼水节并不是一般传统意义上的泼水节,按照傣族的习俗,泼水节一般在四月十三日就开始了,一般持续3至7天。
  泼水节是傣族最隆重的节日,也是云南少数民族中影响面最大,参加人数最多的节日,泼水节是傣族的新年,所以可想而知,这个场面会有多盛大了。
  我的婚宴定在这天,也是有意义的,马帮可以借着我的婚宴,好好热闹一下,顺便宣传宣传我们马帮的文化。
  从公司,回家里,陈玲穿着睡衣,坐在梳妆台前给自己保养,我躺在床上,心里有很多心事。

  陈玲回头看了我一眼,说:“都商量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他说:“名单给你。。。”
  “不用,就我们两个。”我说。
  他站起来看着我,说:“你什么意思?我结婚,我陈玲结婚,就要风风光光的,你的亲戚不来,我无所谓,我亲戚必须要来。”
  我笑了一下, 我说:“那你跟你亲戚结婚好了。”
  我说完就站起来,不想在家里面呆着,陈玲说:“邵飞,你觉得现在你目的达到了,你就可以这么对我了是吗?只要那里的房子一天没建成,你就得提心吊胆的过一天,懂吗?别惹我生气。”
  我走到陈玲面前,搂着她的腰,我说:“你亲戚不会想来的,那天,我要上位,立堂口,你们家是正经的商人,愿意看到你嫁给一个黑社会吗?”
  陈玲看着我,眨了几下眼睛,问我:“你真的是黑社会?”
  “你他妈傻啊?”我推开了陈玲说着。
  她笑着说:“我喜欢,算了,既然这样,我就不请了,免得到时候大家都难看,但是你妈妈。。。”
  “别说我妈妈,她不会来的,别为难我,求你了。。。”我双手合十的说着。

  陈玲看着我,双手抱胸,说:“你邵飞现在这么怂啊?动不动就求我?”
  我笑了一下,趴在床上,有时候,人不怂,就没办法活,我不想给自己找不自在,我太难了,真的,非常难,所以,对于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还是不要在难为彼此了,总得有一个人认怂。
  陈玲坐下来,给我揉着肩膀,说:“你妥协,我感受的到?你最终还是栽倒我的怀里,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输个韩凌呢?”
  我不想理陈玲,她比韩凌强一千倍一万倍,但是不是我爱的,有什么用?
  我疲倦的睡一觉,等着明天的到来。。。
  早上,陈玲站在镜子前,穿了一件古典的红色旗袍样式的礼服,我看着陈玲,抹胸鱼尾晚礼服连衣裙,性感心形抹胸,展现她精致的锁骨,花朵亮点点缀,散发出高贵优雅的气息,鱼尾式裙摆,延续女性的大气之美。

  陈玲真的很美丽,她站在我面前转了一圈,说:“我漂亮吗?”
  我点了点头,转身去穿我的衣服,穿好了之后,陈玲给我打领带,我闻着她身上的香味,我不停的告诉我自己,三年,三年之内我一定会离开她的,这三年,是我弥补我自己过往的追求,只有这样,我内心的愧疚感才能减轻一点。
  打完了领带,我拉着她出去,赵奎给我开车门,请陈玲上去之后,赵奎跟我说:“飞哥,出事了赌石店。”
  我看了赵奎一眼,我说:“什么意思?”
  “阿福派到赌石店的人死了两个兄弟。”赵奎说。
  我听着就很诧异,我说:“怎么可能,马帮的人怎么轻易就死了呢?怎么回事?”
  “昨天晚上他们在看店,他们可能发现了可疑的人,就跟出去了,但是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早上的时候,在城东的江边上发现的尸体。”赵奎严肃的说着。

  陈玲摇下车窗,问:“怎么了?”
  我说:“没事。”
  说完我就拉着赵奎,我说:“这件事先别对外面说,今天是我的大日子,结婚,上位立锅头,别给我找不吉利,过了今天,我们好好查查,他妈的,是谁在我们的地头搞事,偷我们的原石,杀我们的人,不能忍。”
  赵奎点了点头,就给我开门,我上了车,陈玲问:“怎么回事?”
  “别问,好好结婚就行了。”我说。
  陈玲笑了一下,没多说什么,我们开车千万五爷的餐厅,张奇拿着鼓,说:“飞哥今年龙舟咱们参加不了了,妈的,咱们兄弟人手不够,要是够,操他妈的咱们一定能拿第一,要是咱们拿了第一,才给飞哥你张脸呢。”
  我笑了一下,我说:“咱们现在有多少人?”

  “二十七个,癞子十八个人,疤瘌带九个。”张奇说。
  我点了点头,说:“人太少,告诉他们,跟我的人,都入公司账簿,每年能领马帮福利,死了也有。”
  张奇说:“呸呸呸,飞哥,能说点吉利的吗?今天你大婚啊。”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车子朝着五爷的餐厅开,到了餐厅,我看到门口已经布置好了,张灯结彩,上百个兄弟站在门口打鼓,还有人在舞狮子,看到我们的车来了,就过来很多人给我们开门,我看着几个女人把糕点放在地上,一直铺,铺到餐厅的门口。
  汉人的结婚规矩就是,新娘没进门之前,不能脚落地,但是我没什么讲究,妈的,补办的婚宴,没什么好讲究的,而且,我们结婚,没有任何亲人朋友,都是帮里的兄弟,所以没什么讲究。
  陈玲踩着糕点进门,走进了餐厅之后,里面布置的很喜庆,所有的镯子都撤了,一个巨大的客厅,围满了人,五爷就坐在餐厅的正堂上,四叔跟五叔站在一边,很高兴,田光也很高兴,走过来,说:“弟妹,今天我们马帮一千个兄弟全部都来了,够面子吗?”
  日期:2017-08-07 06: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