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0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就没注意,我就是觉得奇怪,这帮老缅平时都是卖料子的,怎么今天来我们店里买料子了,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的老缅走了出去,其他人就继续看料子,我突然皱起了眉头,走到货架上面,看着料子。
  妈的,之前他拿的那块料子不在了,我四处找了一下,我对着马玲使了个眼色,她走了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拿着账本,我说:“料子是不是在这放着的。”
  马玲看着账本,对了一下数,惊讶的说:“是啊,怎么不见了呢?”
  我看着那几个老缅,他们没说话,一个个的开始往外面走,他们应该知道不对了,我立马拦着那个大胡子,我说:“等一下,老缅,你是不是找死啊?来我店里偷东西?”
  他很生气,说:“你不要冤枉人,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你有证据吗?”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赵奎他们过来,把大胡子给抓起来,我说:“抓他没用,出去把那个小子给我抓回来。”
  赵奎跟张奇就要出去,但是这个老缅跟其他人就不依不饶的,把我们围起来,用缅甸话跟我们大吵大闹的,我听着就烦,我说:“你们他妈的在动手试试,信不信我废了你?”
  大胡子不爽的走到门口,说:“那我们报警好了,我什么时候偷你东西了?你不能冤枉人啊?你们做生意是这么做的吗?”
  我听着就恼火,捉贼拿脏,现在那个小子估计也跑了,所以他们有恃无恐,我说:“滚,别他妈的让我在看到你。。。”
  他不屑的笑了笑,说:“这条街我们想来就来,你管不着。”
  他说完就带着人出去了,我特别恼火,妈的,瑞丽是开放的口岸,但是还真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能走的。
  “看监控。。。”我说着,就朝着监控走,我调了一下监控,从上午,到中午的,都看了,我看着进进出出的人,都是老缅居多,而且都是年轻的十几岁的孩子,我看着他们出去,都捂着肚子,像是要拉稀一样,故作的表情。
  我知道,是运脏的,但是我看不到他们是怎么得手的,在他们出去之前,都会有人来挡着视线,监控看不到,妈的,一定是惯犯。
  “我草,妈的,偷到老娘头上了。。。”马欣不爽的说着。
  我说:“看看损失多少。。。”
  马玲急忙去对账本,这一对,触目惊心,丢了二十几块原石,将近五百多万,我看着账本,就说:“你能长点心吗?一上午就被人偷了五百多万?”

  马玲很恼火,说:“我怎么知道有人敢来我的店里面偷呢?妈的,这帮老缅。”
  我抱着胸,心里很恼火,妈的,瑞北是我们马帮的地盘,老缅在这里做生意的很多,但是我还从来没见过老缅来偷料子,他们不敢的,这些老缅一定是外面来的,我见着也面生。
  我说:“马玲,先别轻举妄动,给我盯着, 他们来就来,敢来咱们这偷东西的,没有后台是不可能的,咱们抓贼拿脏,把后台给揪出来。”
  马玲点了点头,说:“那损失怎么办?店里的料子快没了,好料子都出手了,只剩下一些没人要的料子了,还他妈被偷了几百万的货。”
  我看着账本,已经卖了三千多万了,算是回本带赚了一千多万,才两三天而已,这是暴利啊,我说:“我准备去瓦城一趟,跟翡翠大王搞好关系,弄一批料子回来,放心吧。”
  马玲点了点头,就开始去打电话,她让阿福给他准备一些人手过来,帮着她看店,我坐下来,有点皱眉头,这件事并不是偶然,一定是有什么人要针对我。
  珠宝街?没必要,他们要对付我,没有必要使用这种手段的,是谁呢?王老板?也不可能,他有这个胆子吗?也说不定,明着他是斗不过我了,但是暗地里做一些手段,也是有可能的。
  妈的,这个王胜,不要找死,放你一马,别不知道珍惜。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得抓住证据才能行。

  我在店里面呆了很久,但是那群老缅就没有在来,我一直在盯着,很小心,来的都是游客,或者是本地的玉石商户,生面孔很多,但是我又不能说不做生意,该怎么做生意,我还是得做。
  “飞哥电话。。。”张奇把电话拿给我。
  我接了,是马欣的电话,他要我去开会,下午要开一个全体的会议,商量泼水节的事情,四月到了傣族的泼水节就要开始了,打蜡村有很多傣族人,每年泼水节都会大办的,而且,泼水节对我来说也是个重要的日子。
  马欣告诉我,开会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商量在泼水节上给我立锅头的事情,以及,我所谓的婚宴,所以泼水节那天一定很忙,公司要开会提前商量好。
  我挂了电话,张奇说:“飞哥,咱们现在牛逼了,你当了二锅头,咱们就是马帮的二把手了,妈的,以后咱们在瑞北可以横着走了。”
  我笑了一下,这个时候马欣过来,拿着账本,跟我说:“邵飞,账目又不对了,你看,这排桌子上的料子又不见了。”
  我听着就赶紧拿着账本去桌子上对料子,我看了一眼,妈的,确实不在了,我草了,我亲自在店里面盯着,居然还有人敢来偷料子,我急忙去看监控,但是我看了一圈,来来往往的人很多,而且都是内地人的面孔,没有老缅的面孔,但是料子还是不见了。
  “我草,妈的,这他妈谁啊?敢他妈在咱们店这么搞?”张奇不爽的说。

  赵奎摇头,说:“高明的手法,监控都发现不了,应该是厉害的人要对付我们。”
  我捏着下巴,妈的,这到底是谁?
  我跟马玲坐在车上,我们两个都挺郁闷的,真的,妈的,光天化日之下,我们被两波人给偷了将近六七百万的料子,而且,我们没一个人能抓到的,这批人真的厉害,应该是专门针对我们的,妈的,那边人不偷,专门来偷我们的,这不是针对我们是什么?
  别让我抓到,妈的,抓到你,打断你的腿。
  我们的车子朝着马帮文化企业办公楼开,公司离赌石会所并不远,到了公司,马玲说:“草,你花了三亿买了这栋楼,但是你却不是老板,你甘心吗?”

  我笑了一下,我说:“在位的时候吹牛逼,说出去的话,怎么也得算数的。”
  马玲笑了一下,我也笑了,年轻不懂事,喜欢吹牛,夸下海口要建设一栋办公楼,白白花这么多钱,但是位置还让人给罢免了。
  帮会公司有一点不好,股东都是马帮的人,脱离不了那种人权干涉的弊端,想要上位,花钱就行了。
  我们朝着办公室去,到了办公室,我看着改到的人都到了,我的人坐在旁听席,上面还有其他人,四眼也在,最近看不到他,深居简出的,不知道在忙什么。
  “哎呀,你来了,我草,你小子有种啊,我们只是去烧车,但是你丫的连人家公司都给砸了,我听说那个王八蛋还认怂了,给你下跪了是不是?”马炮笑着说。
  我笑了一下,说:“他让我跪下,我是马帮的人,怎么能跪在他面前,所以就让他跪了。”
  几个人都看着我,四叔说:“你这话说的我爱听,咱们不能丢了马帮的面子。”
  我听着就觉得刺耳,以前怎么说我?让我不要打着马帮的旗号去惹事,现在又说我干的好了,真的有意思,这就是人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