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0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无奈的低着头走进去,张奇说的对吗?也许对,但是,我真的不想骗女人,走到了别墅里,我以为陈老板还会在,但是没有,陈玲也不在,我听到楼上的浴室有声音,就上楼了。
  在浴室里我看到了陈玲,她背对着我,没有看我,听到动静,才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看到是我,就没说什么,陈玲今天换了发型,发角的上端,染上色艳夺目的红飘,雪白的脸蛋,化了一个高贵艳丽的粉妆,尤其是双眼画的眉线,映出一对迷人媚眼的目光,唇上桃红色的口红,添上一层反光的唇油,两片朱唇显得既湿润又娇艳,名副其实的樱桃小嘴。
  “陈玲!真美。。。”我靠着墙壁说了一句,但是内心有点恶心,但是我故意让我往好处去想,往小时候我爱慕陈玲的时候去想,我在内心对我自己催眠。
  我看着陈玲,她似乎有意改变自己,不在穿年轻阳光的衣服,而是朝着性感去穿,陈玲本来就很性感,今天的打扮也让我有点意外, 最惹火是陈玲身上那件桃红色披肩的薄丝睡袍,丝袍没有任何钮扣之类的,只有小小条的腰带缚着,而丝袍中间的空隙处,露出一条诱惑的鸿沟,这条|鸿沟却令我称奇,因为比往常还要深,而r胸部也显得更为丰满高挺,腰肢也变得比以之前纤细了点,不过,最可爱是胸前那个桃红色内衣。

  视线往下一移,陈玲的**是真空的,只有一层薄质的丝袍遮掩,但丝袍两边分开少许,除了露出雪白的大腿内侧之外,还有那黑色的深渊,让人心驰神往。
  浴室的灯光照射在桃红色的丝袍上,而薄质透明的丝袍,让人有一股想要拨开云雾见月明的冲动。
  望着性感装扮的陈玲,我走了过去,从后背搂着她,我说:“你今天真漂亮,换了发型,还穿的这么性感,为什么?给我看的吗?”
  陈玲转身,瞪着我,轻蔑的笑了一下,那笑容让我内心美好的幻想都散开了,为什么,为什么她跟他爸爸那么像?这种轻蔑的表情真的让我发狂。。。
  我虽然厌恶,但是我必须要忍耐,如果我让她不高兴,那么项目就真的没得谈了,所以我笑了一下,我说:“是为了我吧?”

  她伸出手指,戳着我的胸,说:“你邵飞什么时候也学的这么不要脸了,我以为你不会回来呢?你这么有性格,这么有脾气,还回来干什么?”
  我冲上前把陈玲搂在怀中,当我搂抱她的一刻,她身上随即传来清香的味道,而我胸部也被她两团饱挺且富弹性的紧紧贴磨着,这种火辣辣的肉质感,实在舒服、销魂!
  “不要脸了是吗?”陈玲冷漠的说着。
  “干嘛要这样说?我搂我的老婆,怎么就不要脸了?”我笑着说。
  “你搂的是钱吧?哼,你以为我不知道吗?”陈玲挣脱我的怀抱,冲出了浴室,朝着卧室去,直接上了床,没有要跟我说话的意思。

  我急忙随着陈玲身后冲出房间,当我步出浴室的一刻,看见陈玲的玉体面向着我,并以半侧卧的姿势躺在床上,而她身上那件丝袍的裙角,则从玉腿两旁滑下,露出一双雪白无瑕的玉腿,和那块隐约可见的黑色深渊!
  柔和的灯光下,躺在高贵床褥上的陈玲,此刻是多么的性感诱人,她的卧姿和眼神,散发出女人最诱惑的一面,虽然我厌恶她那种已经看穿我的表情,但是我必须要告诉我自己,我需要忍耐,我需要跟她缓和关系。
  我直接走上床,我说:“不要这样,趁我有心回家,你就好好的跟我说话。”
  陈玲看着我,说:“现在是你求我。。。”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们两个需要用求这个字眼吗?”

  “是啊,你就是求我,我爸爸有钱,你缺钱,就这么简单,你每次花言巧语来找我,就是为了钱,我比谁都清楚。”陈玲冷漠的说着。
  我看着陈玲,她是把我看的透透的,在他面前,我再也没有任何心机秘密可言,我有点火了,妈的,不能说,就直接动手。
  我推开陈玲并在她的嘴上亲了一下,说道:“你要我回家,还是出去找别的女人,那个王静,好像也是做房地产的,你要我去找她是吗?”
  陈玲瞪着我,有点生气,她说:“看你怎么哄我开心了。。。”

  我说:“谁他妈来哄我?你老子说那些话算什么?妈的,我不跟他计较,算了,两不相欠,行吗?快点,我累了,给我脱衣服。”
  我不耐烦的说着,然后催促陈玲马上行动,不想她有考虑的空间。
  陈玲双眉一皱,脸红羞怯的,没有动手,我看着她的样子就笑了, 果然出其不意能够打乱她的阵脚!
  她看着我得逞的样子,就有点恼怒,不想面对我的挑衅,急忙转身背向着我,无意中,简短的裙角,已出卖她那弹实的玉臀,而我不知不觉,已陷入鸿沟之中。。。
  我说:“你不理我是吗?那我走了,我外面女人多的是。。。”
  我说完就下床,但是害怕陈玲不留我, 我转过身望了陈玲一眼,她一把将我拉回来,然后闭上眼睛想和我索吻,我看着她,我说:“求我。。。”
  陈玲瞪着我,眼神变得有些生气,我笑了一下,趁着她松软了,为了夜长梦多,我的手快速潜上,摸在高耸挺拔的山峰上,接着把手绕向柔滑的背肌上,但发现内衣带没有结扣的痕迹,于是把手摸向陈玲的胸前,几番的折腾,隐约听见陈玲吐出两句笑声。

  我有点恼火了,妈的,很紧,解不开,我一生气,直接掀开来。
  “痛!你。。。”陈玲突然叫了一声,伸手阻拦着我。
  “痛就不要穿这么紧,妈的好玩啊?”我生气的说。
  陈玲没有回答我,只是把身体转过去,接着很快又转了过来,我的手再次蠢蠢欲动攀向高峰,这回我再次把陈玲的睡裙拉起,她没做出什么阻拦,只是羞怯的垂下头,望着胸前心跳起伏的波涛。
  当风雨声渐渐平息之后,她躺在我怀里,我抽着烟,心情五味杂陈,我们都没有心思说话,过了很久,陈玲说:“爸爸在医院,明天跟他道歉吧,他提的要求,你就当没说过吧,两不相欠。”
  “不行,我不道歉,爱谁谁,妈的,他不想帮我就算了,你去跟你爸爸说,过两天,我去缅甸,准备去进货,回来之后,我要看到你爸爸的协议。”我转身掐掉烟头,冷漠的说着。
  陈玲看着我,说:“为什么你这么自信我会帮你?”
  我看着她,我说:“你不帮我,你要帮谁?你跟你爸爸过一辈子吗?”

  陈玲看着我,又爱又恨的,她说:“你接受我了?”
  我转身躺下,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我接受她了吗?我也不知道,我内心叹了口气,都他妈睡到一张床上了,想不接受又怎么能?韩凌,对于韩凌,我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样一切,为什么来的那么不可思议让我无法接受又无可奈何呢?
  “你接受我了,我明天就把合同给你拿来,你要是不接受,对不起,没戏。”陈玲平淡的说着。
  我转身看着她,她也看着我,阴险的笑着,我在她脸上亲了一下,我说:“以后在兄弟们面前,给我点面子。”
  她听了就笑了,然后钻进我的怀里,说:“面子是相互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