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60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噢,谈倒是可以谈,赚钱嘛,没有人愿意跟钱过不去的,不过,我这个人公私分明的,项目我可以接,但是该怎么走流程,就怎么走流程。”陈老板笑着说。
  我听了就低着头,我说:“我叫你一声岳父,难道自己家人不能给自己家人一个便宜吗?我们公司现在资金短缺。。。”
  我抬起头看着陈老板,我相信他应该能知道我在说什么,陈老板点了点头,说:“自己家人?你姓邵,我姓陈,不一样的。”
  我舔着嘴唇,很干燥,我看着他,我没有说话,他的话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我在谈下去,也没有意义,陈玲说:“爸爸,你这么说我就不开心了,我们结婚了,就是一家人,你给他一些便宜又怎么了?”
  陈老板听了,脸色变得难看起来,跟我说:“那倒是可以,但是我有三个条件。”

  我听了,心情略微好一点,我说:“你说。。。”
  “第一,你要姓陈,第二,你的孩子要姓陈,第三,你们要进行资产公示,以后我女儿继承我的东西,跟你没有一点关系。”陈老板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深吸一口气,笑着站起来,我说:“岳父,你这是想要我入赘,但是又不想我分你的钱啊。。。”
  “哼,我怕你被人家砍死啊,帮会,什么年代了?找死是不是?不要连累我跟我女儿啊。。。”陈老板站起来呵斥着说。
  我听着,他跟骂孙子似的,我弯下腰,拿起来烟灰缸,朝着他头上就砸了下去,这一下直接砸的陈老板头上冒血倒在沙发上,我走过去,狠狠的打了起来,陈玲惊吓过度的过来抓我,骂道:“你疯了,你住手啊。。。”
  我愤怒的打,骂着,“草拟吗的,王八蛋,你吃定我了啊?妈的是你女儿缠着我啊,王八蛋。。。”
  陈玲死命的抓着我,赵奎跟张奇两个人也进来把我拉开,我愤怒的把烟灰缸丢过去,看着满脸是血的陈老板,心里很愤怒,这个王八蛋。。。
  陈老板站起来,满脸都是血,陈玲惊吓的打电话报警,我被他们两个死死的抓着,陈玲对着我吼:“你神经病啊,你打我爸爸,你有病是吗?你有本事打我啊。。。”
  我看着陈玲在我面前骂着我,我说:“你别逼我告诉你,你要是在逼我,妈的,我连你一起打。”
  “你打啊,你打啊,我看你邵飞有没有这个本事。。。”陈玲瞪着我说。
  我推开了她,我说:“跟你老子好好说话,项目谈不下来,去你妈的。。。”

  “臭小子,你想谈啊?门都没有,我的钱就给狗也不会给你,王八羔子。。。”陈老板捂着脑袋骂着。
  我愤怒的走出去,拿着棍子,冲进来,赵奎跟张奇拦着我,把我往外面拖,两个人把我按到车里,赵奎开车急忙离开别墅,上了路,我很愤怒,点了一颗烟,我早他妈的看这对父女不顺眼了。
  让我入赘,还他妈的让我不要分钱,孩子姓陈,去你吗的。。。
  我点了一颗烟,狠狠的抽一口,很郁闷,我们到了酒吧,在酒吧里喝酒,我给田光打电话。

  “喂,光哥,项目谈不下来,我把那个王八蛋给打了。。。”我郁闷的说着。
  田光叹了口气,说:“邵飞,听我的,回去道歉,一个道歉能挽回五六亿的资金,我觉得值得。”
  “光哥,你不懂的,那个。。。”我心累的说着。
  “邵飞,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委屈一下。。。”田光认真的说着。
  我心累的挂掉电话,不停的喝酒,妈的,真的,心里很不爽。。。
  晚上我没有回去,也没有要道歉的意思,在酒吧里坐着,我觉得好惨啊,我还是得睡地下室,妈的,有家不能回,我看着手机,看着韩凌的照片跟号码,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想起韩凌的温柔跟善解人意,我内心就更加的痛恨陈玲。
  我看着电话,突然铃声响了,我看着号码,有点惊讶,是翡翠打我坤西的电话,我接了电话,我说:“翡翠大王你好啊。。。”
  “哈哈,邵飞小兄弟,我很好啊,最近我出了一大批好的货色,我邀请你来瓦城看看货色,记得,带上你们珠宝街的大老板。”坤西笑着说。
  我听着心里就很为难,妈的,我之前才跟珠宝街交恶,现在翡翠大王就要我找珠宝街的人去看货,怎么可能呢?我跟珠宝街,已经没有合作的可能了,我说:“坤西老板,货色好,在那都能卖的,何必一定要找珠宝街呢?”
  “不一样的,我积压了很多啊,有好几亿,再不出货,我的资金周转不过来的,现在打仗,我想开工,就得给政府军交保护费的,压力很大的,邵飞兄弟,你会帮我这个忙的吧。”坤西认真的说着。
  我听着就捏着鼻梁,我跟珠宝街没交情的,但是我又想抓住翡翠大王这个朋友,妈的,翡翠行业看着是个暴利的行业,但是在这个行业的人才知道,很难做的,货物积压到手里就麻烦了。
  “我等你的好消息,邵飞兄弟到时候把美丽的马欣小姐一起带来好不好?”坤西笑着说。
  我笑一下,我说:“人家有未婚夫的,别闹了。。。”
  “那又怎么样?有未婚夫没结婚,我就有机会的,邵飞老弟,谢谢你啊,我在瓦城等你啊。”坤西说着。
  说完电话就挂了,我看着电话,很头疼,妈的,我该怎么办啊?我躺在床上,不停的滚动着,我觉得我要死了,操他妈的,好烦躁啊。。。
  我觉得我一夜暴富了,但是怎么感觉钱还是不够花,一转眼,钱就没了,我还没怎么花,就没了,妈的,赚多少钱才够花?
  赵奎跟张奇从挥汗如雨,我站起来,走到他们身边,拿着拳击套,跟他们一起打沙袋,我很久没打了,有点生硬,但是却用尽全身的力气,不停的挥舞着手臂。
  人,为什么要有那么多限制,为什么要做那么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为什么。。。
  人,为什么不能如愿的做自己,为什么要压抑自己,人到底为什么活着,我又是为了什么活着。
  我努力的不去争取,努力的避开纷争,然而麻烦自己找上门,我需要为别人背着,为别人活着,想爱的人不能爱,不爱的人偏偏甩不掉,真的,好累啊。。。
  两个人把我拉开,我有点疯了似的,赵奎说:“飞哥,这么打,会伤到自己的。。。”
  我丢掉圈套,无言以对,张奇说:“飞哥,妈的,咱们不行就他妈别干了,咱们有钱了,走吧,另起炉灶,咱们干什么不行?为什么一定要在田光手底下干呢?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妈的,什么都要我们来搞定,他坐享其成?凭什么啊?”
  我笑了一下,凭什么?就凭他是大哥,有时候兄弟义气这种事情你很难去分辨谁做的多,谁做的少,三国演义我也读过,以前觉得那里面的兄弟义气都他妈是傻逼,但是现在感觉又是一回事,义气,像是毒药一样,有时候,你能为了你的一句话而执着的做某件事,直到绝望。
  我咬着嘴唇,看着张奇,我说:“回家。。。”
  两个人都有点不爽,但是还是得开着车回家,回到了别墅,灯是亮着的,我要进去,张奇说:“飞哥,跟女人说点好话,听我的,说点好话,他们就心软了,女人得骗,真的,你要骗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