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副国级我还真陪过,他点了我两次,每次都是喝酒摸胸,也会把手伸到丨内丨裤里,挺端着架子的,更深入的没干,我不只陪了老子,连儿子都陪过,他儿子跟我说前几天你陪的是我爸,我当时都愣了。
  这些顶级东北虎口味挺奇怪的,他们和商人不一样,商人非常忌讳父子搞同一个女人,豪门长幼尊卑的规矩很严格。
  但当官儿的搞起剌激来什么都不顾,老子睡完了,儿子看上了也能偷偷搞,甚至老子刚提上裤子走人,儿子就来了,好像睡了自己小妈一样,越搞越上瘾。

  宝姐认识天津一个高官,就是从自己儿子手里撬来的女人做情妇,这种事老百姓都没法接受,但官场很普遍,他们对于玩女人的态度就是怎么乱都没事,绝对不能娶。
  我告诉老鸨子江南会所这潭深不见底的水,我还真没踏入过几次。
  包房中那名官太太又点了一根烟,宝姐说我们场子老板来了,您和他谈。
  官太太吐了口烟雾,鲜艳的大红唇像喝了一碗血,“没什么好谈的,我已经撂底了,你们要是想借着这事敲我竹杠,我男人和娘家都不是吃素的。”
  宝姐哟了一声,“您跟我玩儿黑吃黑呢?您敢和您男人说吗?广东再没有谁比江南会所的后台还硬,我们敢竖牌子,就不怕遇到胃口大的客人。”
  宝姐说完从包房里出来,贴着墙壁骂了句臊臭的黄脸婆。
  那个被保镖包围在中央的男人逐渐逼近,面貌很眼生,脚下生风气势十足,他站在老鸨子跟前,“死了几个。”

  老鸨子说一个头牌鸭,厅长太太的姘头,那不是好惹的,里头也不是善茬。
  保镖扒门扫了一眼,“北哥,人很硬。”
  男人蹙眉,他走入包房,两名保镖跟进去关门,留下两名把守,大概五分钟左右,门再次打开,男人面无表情出来,吩咐老鸨子把后续解决掉。
  “服药过度,和场子没关系,客人和公关谈赔偿,通知家属接走,给足封口费,不要传出去。”
  我小声问宝姐这就完了吗?
  她耸了耸肩,“不然呢,还把条子叫来抓走吗,场子保她们也是保自己,人家是官门,闹大了你还干不干,江南会所屹立不倒,都是因为会办事儿吃得开,人家肯拿钱,就是给老板面子了。”
  我心里狠狠一沉,果真是风尘贱命一条,生死不由自己。
  权贵的玩物越是红越是命短,我从没有像这一刻如此感激周容深。
  也许没有他,我现在和那个鸭子一样的下场,死在麻爷喜新厌旧的无情里,或者死在他那群干女儿的算计陷害里。
  即使我再有手段,也敌不过那么多女人的围攻。
  老鸨子亲自把包房里的太太送进电梯,男人从我面前经过,他忽然停下脚步,盯着我看了片刻,“咱们见过。”
  我摇头说没印象。
  他笑了笑,很温和,“我跟着苍哥见过你。”
  宝姐顿时一愣,“会所大老板是乔先生?”
  男人脸色有些不好看,嫌她多话,“道上都要喊苍哥,这是规矩。”
  宝姐赶紧闭嘴点了点头,她在官场大爷面前很横,可在这些拿性命当儿戏的人物面前,天大的委屈都得忍。
  男人得知我要离开提出亲自送我,我婉拒他的好意,他说苍哥身边见过的女人,他都得敬着。
  我推辞不过,只好跟着他。
  我们走的员工通道,所以小姐鸭子看到很多,这里的小姐素质很好,尤其是陪省里高官和顶级富商的小姐,不像别的场子打扮低俗,用露肉吸引客人,里头真空不穿内衣,两团乃子上下晃悠都看得到汝晕。

  这里的高等小姐工服是月牙白的旗袍,背部镂空,很是窈窕贵气,行走站立的姿态也非常动人,说话轻声细语,而且出口成章,基本上客人谈天说地琴棋书画,她们都能陪着来,哪怕只是皮毛,也绝对不扫兴。
  我东看西看时发现了一扇敞开的包房门,里面传出歌声,唱的天仙配,门上贴着号牌“双响炮”。
  双响炮是一个姐妹花组合,姐姐胸大,妹妹屁股翘,都是外国语大学的高材生,打扮很日系,在会所是四大头牌之一,很火爆。
  我之前跟着宝姐来打双飞赶上她们歇班,只是听说过大名,我停下脚步往包房里看了一眼,这两个女人和外围比不算漂亮,但身上透着机灵劲儿,很会来事儿,估计活儿也好,正陪着客人唱歌,娇滴滴的扭身体。
  广东在中国最有钱,这里知名的夜场当然是聚集了国内顶级名流,甚至还有外籍高管,所以四大头牌里还有一个“外姨”,专门接外籍客人,36g的胸,自然长的,里头能挤出汝汁,凡是点她台的客人先赠送一杯汝汁喝,客人都比较迷恋她。
  还有一个苏苏,客人送她绰号大逼,她下面很宽,能容纳两个男人的家伙,所以客人点她都是从其他地方干,她什么花样都配合,所以也非常受欢迎。
  男人见我看得入迷,他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快步离开了会所。
  在夜总会总会有一种幻觉,我是不是还活着,所有女人都会产生这种疑问,因为眼前纸醉金迷的一切,真的挺不像真的。
  我回到别墅出乎意料周容深竟然洗了澡从浴室里出来,我看到他愣住,我问他不是回家陪周太太了吗。
  他没回答我,沉默站在吧台倒酒,我换了鞋走过去,他慢条斯理斟了半杯,咕嘟咕嘟的声响在寂静的深夜很清晰,他捏着杯子眼神深邃看了一会儿里面的液体,“去哪了。”

  我没敢说真话,告诉她去给朋友过生日。
  他哦了一声,“地址。”
  我说了一家酒楼,他挑了挑眉毛,含住杯口饮酒,在惨白的灯光照射下,酒的颜色近乎诡异般深红。
  “你也学会撒谎了。”他忽然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把杯子放下,这一下有些用力,杯底砸在大理石桌面发出尖锐剌耳的动静,我本能一抖。
  “不是去了江南会所吗,听说乔苍今天也在那里。”

  今晚我原本问心无愧,乔苍在不在我也没见他,可不知道为什么,周容深让我充满了压迫感,好像我有一个巨大的谎言在一点点被他拆穿。
  他扭头看我,唇角噙着笑,“怎么不说话了。”
  我不敢把勾引刘厅长的事告诉他,周容深很有骨气,他不能接受我色诱男人来帮助他脱险,有时候我拿他一点办法没有,他就是固执得要命。
  我一声不吭,他朝我走过来,每一步都很轻,直到他距离我只剩下了半臂之隔,他忽然伸出手掐住我下巴,我感觉他的指甲已经嵌入我皮肉里。
  “你觉得他这个人有诱惑力吗,会让女人不计代价也要爱上他吗。”
  我微微动了动头部,发现挣脱不了,他看似虚浮的扣住我,实际上我被他牢牢掌握在手心,我不敢看他眼睛里的光,只能盯着他高挺的鼻梁,“我不知道,他和我现在未来都不会有关系。”
  他非常愉悦低低笑了声,“那我在你心里怎样。”
  我将两只手背在身后,蹭了蹭掌心里的冷汗,“做你的女人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周容深因为我这句话表情有些动容,他静静凝视我许久,没有从我脸上找到撒谎的痕迹,他这才松开了手。
  他上楼进入卧室后没有等我,而是直接锁上了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