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摇头否认,“这只是你的猜测,再说我也没这么大本事,敢给三位领导下套,你这话传出去,我可就完了。”
  李沉浮道:“这就是你的高明之处,别人当然不会想到这一点。因为他们三个倒下去,对你没有半点好处。于是汤书记就迁怒于其他副主任,而你,却被排除在外。事实上,你却也是其中的受益者。”
  “你太抬举我了!”

  李沉浮道:“我说的是事实。以汤立业的为人,他只会怀疑何县长,更有甚迁怒其他的副职。他是一个非常保守,又护短的人。不说别的,就拿从政军这次的无妄之灾,其实他完全可以压下来,偏偏他多疑,闹了这么一出。当然,这也有可能,汤立业已经看他不顺眼,想敲打敲打他一番,更有可能,受了某些人的蛊惑。”
  顾秋倒是来了兴趣,“那你倒是说说看,他到底受了谁的蛊惑?从政军又得罪了谁?”
  “这个不好说。”李沉浮道:“人在官场,往往身不由己,从政军虽然还算好,人缘也不错,但有时也会得罪人。别人要在背后搞他,怎么可能提防得了?”
  顾秋看着李沉浮,心道,还真看不出来,李沉浮虽然已经残废,但他看事情,比普通人更是入木三分。如果不是因为这场变故,这个李沉浮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但是李县长之死,这件事情他可不想参与。
  不管李沉浮说的是真是假,对自己没有半点好处。
  目前安平县的局势,越来越紧张。汤书记马上就要退休了,而何县长呢,还没有培植起来自己的势力,一旦汤书记退下去,班子重组也好,从上面空降也好,自己都无法与这些旧势力抗衡。失去权力领导,自然就会被下面的人架空,所以何县长不得不抓紧时间,把握机会。
  自己这个时候参与进去,当炮灰还差不多。
  一个局外人,在这个时候介入进去,这是官场中的大忌。
  顾秋看看表,时间真的不早了,一坐又是一个多小时。他对李沉浮道:“这件事情,我真的帮不了你。现在的形势,就是一个绞肉机,不论谁进去,都不要想着全身而退。”
  李沉浮愤愤道:“真想不到你也是一个贪生怕死之辈,我李沉浮看错人了。”
  顾秋站起来,“今天晚上的茶我买单,下次你想喝茶也好,喝酒也好,都可以找我。”
  “我会找到证据的!”李沉浮掉转轮椅,径自朝外面而去。
  顾秋看着他的背影,摇了摇头。
  李沉浮来找自己,的确令人意外。
  顾秋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知道自己和陈燕同丨居丨的事了。看他的表情,似乎并不知道这事,否则李沉浮还能如此心平气和跟自己说话?
  这一折腾,已经到了十点多,也不知道陈燕怎么样了?她跟自己提出要搬出去住,今天晚上可是两在同丨居丨的最后一个夜晚。
  想到陈燕,顾秋不由加快了脚步。
  刚到楼下,就有一辆面包车擦身而过,顾秋根本没在意,直奔三楼。
  门开着,客厅里的灯也亮着。

  顾秋心道,这个陈燕姐,够粗心大意的,万一碰上不怀好意的人可就糟了。弯下腰来换拖鞋的时候,猛然发现地板上有几个*的脚印。
  顾秋心里一紧,马上站起来,“陈燕姐,陈燕姐!”
  客厅里没人,卧室,浴室,顾秋跑到阳台上,那辆面包车尾灯一闪,很快就消失在夜幕下。
  “不好,陈燕被人绑架了。”

  顾秋飞奔下楼,朝面包车的方面追去。可他哪里还追得上?面包车早就不见了踪影。
  追--!
  管不上那么多了,顾秋在大街上一路狂奔,一口气跑过了三条大街,也不见那辆面包车的影子。
  靠着墙,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办?

  一惯冷静的顾秋,此刻也慌神了。
  到底是什么人掳走了陈燕?他们掳走陈燕又是什么原因?难道……?顾秋想起了李沉浮的那些话。阴谋,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有人设下圈套,残害了李沉浮,又害死了李副县长。
  难道这一切都是真的?
  那么他们对陈燕下手,又是为了什么?
  顾秋想不明白了,此刻他只想知道陈燕的安危。
  拨打陈燕的号码,手机无人接听。

  顾秋爬起来,又一路狂奔。回到出租屋,看着客厅里发生的一切。
  陈燕似乎是被人从客厅里掳走的,以前只要自己每次回来,陈燕都会从沙发上爬起来开门,然后又带着几分庸懒回到沙发上躺下。
  顾秋发现,陈燕放在洗衣机里的衣服还没动。
  她一定是在等自己回来,洗了澡之后,一起洗衣服的。

  顾秋坐下来,点了支烟,他希望自己能冷静下来,好找出一点什么线索。可惜,现在的心情太乱了,根本理不清头绪。
  好希望这只是一场误会,陈燕没事就好。可卧室里乱糟糟的一切,还有客厅里的脚印,敞开的门,都说明了一切。
  李沉浮!
  对了,李沉浮肯定知道些什么。

  顾秋再次飞奔下楼,朝老县政府家属区跑去。
  李沉浮刚刚回到家中,象往常一样,不开灯。
  黑漆漆的客厅里,带着几分阴森和霉味。
  他老妈有早睡的习惯,每天天一黑,她就上床睡觉了。李沉浮的家,从来都不需要锁,因为家里根本就没任何值钱的东西。
  顾秋闯进来的时候,李沉浮很意外。
  “陈燕不见了!”
  李沉浮的心一凛,马上平静下来,“她不见了,与我何干?我跟她早没什么关系了。”
  顾秋两眼冒火,“你一定知道她在哪?”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反正她这个人在我心里已经死掉了。”

  顾秋冲过去,一把抓起李沉浮的衣领,“快说,她在哪?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李沉浮根本就没有半点反抗,黯然道:“你跟她什么关系?干嘛如此在意她,紧张她?”
  “这是我跟她的事,你管不着!”
  顾秋吼了起来,指着李沉浮道:“如果不是你缠着我,陈燕就不会有事。所以,你必须负责,给我一个交代。”
  李沉浮脸上闪过一抹悲哀,“我真的不知道。你错怪我了!”
  “如果我要掳走她,当初又何必赶她走?”李沉浮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顾秋松开他,“这中间一定有原因,否则陈燕不可能无缘无故被人掳走。不管这中间究竟是怎么回事,陈燕她是无辜的。”
  李沉浮睁开双眼,“你为什么不报警?”
  “在这种时候报警,万一碰上丧心病狂的歹徒,岂不是害了她?”
  李沉浮的老妈出来,“你是什么人?干嘛这么对我家沉浮这么说话?陈燕这个女人,早就跟我们李家没任何关系,你来纠缠干嘛?”
  这是陈燕以前的婆婆,顾秋看着她,这位五十多岁的妇人,早已经白发苍苍,皱纹满脸,跟她应有的年龄很不相称。
  顾秋听说过这位婆婆的厉害,她对陈燕可谓是恨之入骨。但此刻他没有心思理会她,继续对李沉浮道:“出来,你跟我出来。”
  说罢,推着李沉浮的轮椅就走,婆婆拦在前面,“你要干嘛,信不信我马上报警。”
  “妈!你去睡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