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顾秋的冷漠,李沉浮没什么反应,“我想找你聊聊。”
  “有这个必要吗?”

  “当然有!”
  李沉浮抬起头,从头发的缝隙里射出两道光。
  顾秋道:“说吧!你想聊什么?我可没有太多时间陪你。”
  “我不会担误你太多时间。”
  “那就这里说吧!”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李沉浮缓缓道。
  顾秋沉思了下,这个李沉浮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难道他知道了自己与陈燕的关系?如果真是这样,说明李沉浮一直在关注,甚至是跟踪陈燕。
  顾秋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既然李沉浮能找到自己,别人也可以。看来还是陈燕有眼光,两个人不能再这样继续住在一起了。
  不管李沉浮想要跟自己说什么,顾秋决定还是会会他。
  再说陈燕回到家中,顾秋不在,她闲得无聊。

  自从跟顾秋突破这层关系后,陈燕越发觉得自己离不开他。每天下班,只要顾秋不在,她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尤其是今天这样的夜晚,顾秋是去从彤家里。
  他们谈什么?从政军会不会同意顾秋与从彤之间的事?陈燕心里没底,但她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吃醋了。
  尽管当初她的确有给顾秋找女朋友的念头,可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她还是有些不爽。
  晚上八点,顾秋还没回来,陈燕这顿晚饭吃得素然无味。

  躺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嘟哝道:家伙喜新厌旧,半夜都不回来。
  陈燕在心里想,难道我一个上司,又是姐姐,真的要做他一辈子的情人?想到这里,陈燕又叹了口气。
  算了,还是先洗澡吧!
  脱了衣服走进浴室,水声哗啦啦的响起。
  过了今天晚上,一定要搬出去,不能再犹豫了,陈燕在心里想道。
  阳台的玻璃,被人悄悄的拨开。
  窗帘布撩起,从外面跳进来一个蒙着脸的男子。客厅里亮着灯,蒙面男子躲在窗帘背后,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
  见客厅里好久没人出来,他悄悄闪过卧室。
  先是在顾秋睡的房间里一片乱翻,似乎在寻找什么?
  一无所获后,又悄悄摸摸来到陈燕的房间。在房间里没找到什么值钱的东西。
  重新返回客厅,沙发上,有陈燕刚刚换下来的衣服。
  蒙面人的目光飞快的扫过客厅,伸手把内衣拿起来,迅速装在裤子的口袋里。
  卫生间里,传来一阵水响。
  蒙面人目光闪烁,朝卫生间靠近。
  不料一不小心,碰倒了一只花瓶。
  幸亏他反应机灵,马上扶住花瓶,悄悄摆正。
  正准备进入浴室,浴室里的水声停了,估计是猜测着洗澡的人要出来,蒙面人身影一闪,藏到了落地式窗帘后面。
  陈燕裹着浴巾从浴室里出来,“咦?丨内丨裤怎么不见了?刚才明明还在的。”
  沙发上,地上,都找不到那条刚刚换下来的丨内丨裤,陈燕就奇怪了。难道有鬼不成?找了几遍,怎么也找不到。陈燕抱着衣服,扔进洗衣机里。
  拿了吹风吹干净了头发,又换了睡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都十点多了,顾秋还没有回来,陈燕觉得有些疲倦,躺在那里,不知不觉睡着了。

  客厅的落地式窗帘后面,一双饿狼一样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望着睡着了的陈燕,露出贪婪的目光。
  陈燕穿着短袖的睡衣,侧卧在沙发上。
  这段时间比较辛苦,陈燕很快就睡觉了,均匀的呼吸,引起了蒙面人的注意。他从窗帘后面走出来,目光一直盯着陈燕的身子在看。
  这种侧卧的姿势,格外诱人。
  腰肢和臀部的曲线,十分明显。
  蒙面人终于忍不住了,迫不及待解开了自己的腰带……!

  茶楼里,李沉浮要了一个包厢,进去就说,“我没钱,你请客。”
  顾秋倒是觉得他这个人有意思,凭他的感觉,李沉浮不可能是那种混吃混喝的人,那么他找自己,又是为了什么?
  陈燕?
  李沉浮,陈燕,顾秋,这三个人已经纠缠在一起,不可能没有关联。自从陈燕跟顾秋住在一起,就注定了顾秋要陷入这个旋涡。
  然而,李沉浮跟顾秋谈的,却不是与陈燕有关的话题。
  包厢里只有两个人,气氛不是很活跃。
  服务员退出去后,李沉浮抬起头,“我是前任常务副县长的儿子。”
  “我知道!”顾秋平静的回答。
  李沉浮的模样,看起来有点阴森森的,换了一般的人,还真不敢跟他接触。李沉浮道:“你听我说完。我爸不是死于脑溢血,他是被人害死的。就连我的那场车祸,同样是被人设计好的。所有的一切,都是一个阴谋。”
  顾秋听了,心里一惊。

  这让他突然想起邱主任和毛主任在办公室说的那番话,当时就在心里想,是不是有内幕?今天晚上李沉浮突然找上自己,这就更加应证了顾秋的猜想。
  可他还是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装着不经意的样子。
  “为什么跟我说这些?”
  李沉浮看着他,“希望你能帮我。”

  “我?”顾秋笑了起来,“如果你想喝茶,或者喝酒,都可以,唯独这件事,我帮不了。我只是招商办一个小小的科员,无权无职,怎么帮你?”
  李沉浮道:“如果你想帮,自然有办法。”
  顾秋摇摇头,“别跟我用这一套,没用的。我是一个外地人,在安平县没什么背景,你说的这些事,都是天大的事,足以让整个安平县都震动起来。你说,我怎么帮?”
  李沉浮不说话了,端着杯子闷了很久,喃喃道:“你太低估我了,虽然我只是一个废人,但我的眼睛没有瞎,我的心没有盲。我知道你有办法,否则我也不会无缘无故找上你。”
  顾秋看他可怜,好心劝道:“你为什么不去找纪委?找何县长也行,听说何县长为人正直,他一定会帮你处理这些问题。”
  李沉浮道:“纪委?你把他们想得太好了。我一个废人,行动不便,但是只要我一出现,马上就会被人发现控制起来。”
  顾秋没说话,只是静静旁观。李沉浮道:“何县长就是想动,可他没机会,否则他也不可能被汤立业死死压了二年,没有半点成绩。现在的安平,就是一个汤家帮。”
  李沉浮说,“尽管我现在还没有证据,但我相信自己离真相已经不远了。我一定会查出来,害死我爸的凶手,还有害了我这一辈子的人。”

  说真的,顾秋也同情他,堂堂一个副县长之子,风流倜傥,英武不凡的他,变成了现在的模样。顾秋以前不知道内幕,自从陈燕的第一次给了自己,完全证实了顾秋的猜想。
  只是有一点他没想明白,为什么两个人结婚快一周了,陈燕还是完整的。到底是李沉浮有问题?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呢?
  顾秋道:“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找上我。”
  李沉浮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谢毕升出事那天晚上,我刚好看到了。当时你们四个一起去饭店吃饭。后来他们三个都出事了,唯独你一个人安然无恙。于是我就想到,这一定是你设的一个局。一个敢把自己领导拉下马的人,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