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5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量着顾秋,从政军在心里暗道,小顾倒是比谢步远强多了,不论是人才还是其他各方面,就是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历,要是家庭条件差不多,从彤真喜欢他,自己这个做爹的,还真不好再捧打鸳鸯。
  顾秋哪里知道从政军在想这个问题?看到从政军打量自己,他也在心里暗思:也不知道他今天叫我过来想谈什么呢?不管他问什么,我得小心应付。
  果然,从政军问话了,“小顾,你是哪里人?”
  “回从局长,我是东华楚河县人。”
  “哦,东华啊,有蛮远的嘛。”从政军当然知道东华市在哪,那里距安平,足有千里之遥,中间隔着一个省呢!

  “父母呢?都什么单位?”
  从政军问起这些,用意就太明显了。
  一般人哪轻易打听别人的家境?这不是摆明了,有点老丈人找女婿的味道?
  顾秋有些尴尬,难道从政军真的默认了自己与从彤的事?

  喝了口水,老老实实的回答,“爸妈都是下岗工人,家里就我一个独生子。”
  下岗工人,这就有点太遗憾了。
  条件实在差了些,如果从彤嫁过去,恐怕要吃苦。从政军没有露出任何表情,只是一如慨往的平静。
  从彤妈在厨房里听着,什么?居然是下岗工人的儿子?本来心情大好的她,一堵气,“彤彤,够了,那些菜不用洗了。”
  从彤哪里知道老妈的心思?还在说,“妈,菜不够吧?”
  从彤妈一起到女儿将来要嫁给一个下岗工人的儿子,心里就来气,哪怕你顾秋再牛,有真本事,可也挡不住她心中的气闷。
  从政军到底是阅练深,不露任何声色,心里却也早已经泛起了波澜。不管从彤跟顾秋有没有结婚,他却认为,现在对顾秋好一点,趁着自己还有权力在手中,工作上扶持他一把,总不会有什么坏处。

  想到这里,从政军道:“招商办的工作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到国土局来?”
  去国土局?
  顾秋马上就明白了他的用意,只是他自己真的不愿意动。
  一个是因为陈燕在招商办的地位并不是太稳固,二个是其他地方肯定没有招商办自由。至于发展前途,顾秋自己另有考虑。在招商办要提上去,难度也不少。

  可到国土局就能上去吗?也难啊!
  今天这是怎么啦?大清早,伍秘书叫自己去秘书科,现在从政军又叫自己去国土局。顾秋正不知如何拒绝,看到从政军那神色,只好道:“感谢从局长关照,今天上午伍秘书叫我去办公室,问我愿不愿意去秘书科,我正为难呢!”
  从政军心里大惊,伍秘书叫他去秘书科?这肯定是何县长的意思,这么说何县长有意培养他了?
  既然何县长有此意,自己还担心什么?别凑这个热闹了吧。从政军点点头,“那你答应了没有?”
  顾秋道:“招商办的工作刚刚上正轨,我没答应。”
  噗--!

  “什么?你居然没答应?”
  从政军直接晕死,有这么好的机会,他傻小子居然不答应?这可是别人打着灯笼,求这不得的好事。当然,他猜测着顾秋肯定是怕,万一到了秘书科,不上不下的,再想出来就难了。
  可人家何县长让你去,肯定不会拿你去雪藏起来,将来要发挥大用处的。
  从政军道:“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或许这是个机会。”
  顾秋摇摇头,“看看再说吧,我想过一阵子再动。”

  其实他想说,现在是个非常时期,自己还是乖乖的呆在招商办,免得被误伤,当了人家的炮灰。但这种话他要是说出来的话,从政军肯定会大为震惊。
  从彤从厨房里出来,“吃饭了,吃完饭再聊吧!”
  从政军招呼顾秋,“小顾,喝点什么酒?”
  顾秋摇头,“谢谢从局长,我不喝酒。”

  他不喝?喝起来一般人抵不住。
  从彤跟他喝过酒,在旁边劝了句,“你就陪我爸喝点吧!”
  从政军也道:“在招商办工作不会喝酒?那怎么行?”
  从彤妈从厨房出来,“政军,没事就少喝点酒。”
  顾秋看她脸色不悦,忙道:“是啊,从局长,酒喝多了没啥好处。”
  从政军道:“没事,怕什么?又不喝醉。”他坚持要和顾秋喝两杯,毕竟顾秋帮了忙,做人不能太忘恩负义对不?
  再说,何县长如此看重顾秋,自己也决计投靠何县长,将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有句话说,莫欺少年穷。顾秋以后的成就,说不定哪天就超过自己了。
  喝酒的时候,从政军端起杯子,“小顾,我听彤彤说了,叔叔的事情多亏了你帮忙,来,这杯酒我敬你。”
  顾秋吓了一跳,忙站起来,“哪里敢让从局长敬酒?使不得,使不得。再说,我也是瞎出主意,没帮得上什么忙,都是从彤和阿姨在奔波。”
  他端起杯子,“还是我敬您,感谢您的关照。”
  看到顾秋的表现,从政军一脸微笑,年轻人不错,既不居功,又不张扬,假以时日,必定能飞黄腾达。
  顾秋也在心里道:从政军果然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想来他堂堂一个局长,正科级干部,根本不需要跟自己客套这些,这就是他会做人啊!
  不管他是为了从彤和自己的事,还是别的原因,都说明从政军这人,人品不错。

  从彤见老爸心情不错,她就望着顾秋,偷偷地笑。
  顾秋从国土局家属区出来,拦了一辆人力车,直奔出租屋。
  他知道陈燕在家里肯定不太习惯,早就想快点回去,哪知道从局长今天很热情,硬是拉着他喝了不少酒,又聊天聊到九点多。
  从从彤父母的态度来看,从局长比较容易说话,从彤妈可就有点给自己脸色看。顾秋心里明白,对方可能是因为自己身份的原因。
  刚才他说自己父母是下岗工人,从彤妈哪能接受?
  但是顾秋也不计较,他不可能去计较。至少这次来从彤,待遇比第一次好多了。当然,如果自己把真实身份亮出来,从彤妈肯定欣喜万分,可他不能这么做。

  九点多了,街上的行人很多,顾秋一个劲地催人力车师傅,要他快点。
  哪知道他刚刚下了人力车,前面一名坐着轮椅的男子挡住了去路。
  “你就是顾秋?”
  顾秋很奇怪,打量着此人,印象中,并没有见过这样的人物,正琢磨着对方是谁,对方开口道,“我叫李沉浮。”

  “你就是李沉浮?”
  顾秋脱口而出,李沉浮的脸色很难看,头发很长,遮住了大半张脸。但是顾秋从他的肯神中,看出一种奇怪的颓废,颓废中带着愤怒与仇恨。
  他对李沉浮的了解,还是从陈燕那里得知的。
  说实在的,他对李沉浮没什么好感。
  因为李沉浮母子对陈燕很凶,动不动就骂她,恶言相向。更怀疑她在外面乱来,李沉浮甚至撕了结婚证,并瞒着陈燕,把两人的婚姻关系给解除了。

  如非这样,陈燕也不会轻易从了顾秋。
  眼前的李沉浮,显然让顾秋有些意外。在他的印象中,李沉浮应该要好看一些,至少他的模样,配得上陈燕。可眼前的他,是那么的潦倒,消极。
  如果不是他眼中那丝仇恨,顾秋甚至怀疑,他还是不是个活人。
  顾秋拿了支烟出来点上,冷冷道:“找我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