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4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此时修为也在印章天师境界,但因为我的印章不俗,体内真元又由巫道二炁转化,实力在印章天师之中,也属佼佼,这女子能暂时制服我。由此可见,这青丘一族着实不凡。
  正思索间,那女子又有了动作,她嘴巴微动,口中吟颂起了一段艰涩咒语,虽不知这狐族咒语有何威力,但我却本能感觉到了一种威胁。不敢再托大,直接鼓动体内道巫两种真元,抬起右手,以食指为笔,斜斜一撇,猛地划出。
  天师印章,虽不像阳神那般。集天地气息于一身,其内却也蕴含至强之力,我虽未祭出印章,但这斜斜一撇,却是印章四字之中“人”字之半笔,划出以后,原本在这白色雾气之中寸步难行的真元。却好似化作利刃一般,将这白雾生生斩出一道裂痕。
  紧跟着,我指锋一转,向右又是一捺。这一下,又将白雾撕出一条裂痕,撇和合在一起,一个完整的“人”字浮现出来。这不知是何神通的白雾再无法抵挡,顷刻崩溃开来,束缚之力顿时消失。
  见我脱身而出,那巨大银狐脸上,表现出一种明显人性化的慌乱表情,不过口中咒语却仍未停下,语速反而加快了起来。
  此时我愈发感受到了一种危险气息,正欲动手,打断这银狐的咒语,但才刚往前跨出两步,那银狐的嘴巴却停了下来,脸上慌乱表情一收,重又恢复了先前的冷冽。
  很明显,咒语已成。
  片刻之后。那银狐身后,又是一阵白雾升腾,不同的是,这次升腾起的白雾极多,几乎将她身后整个天际都覆盖住了,而且这些白雾并未朝我袭来,只是在她身后不住缭绕盘旋着,不多时,那白雾之中,隐约有东西浮现而出。
  我定睛一看,白雾中出现的,乃是一只无比巨大的虚幻狐狸象。这狐狸虽然也是通体银色,却与银发女子所化的银狐皮毛不同,这狐狸的毛发更接近花白。眉毛胡须如枯草一般,乱糟糟的伸出很长,整个身体盘坐在地上,一双与身体相比十分狭小的昏黄眼睛中,透着一股无比阴邪的气息。
  这狐狸法相虽然虚幻,但那阴鸷的目光却好似真的一般,在我瞩目过去的同时。也死死的盯住了我,一瞬间,我脑子里像是被一条阴蛇钻入一般,整个人如坠冰窟。
  就在此时,我胸口一阵热流突兀涌出,在体内盘旋一圈之后,先前那冰冷阴鸷的感觉。才瞬间消失,我也有气力将目光从那狐狸法相中抽出来,然后再不敢多看,咬牙直接盘膝坐下,鼓动体内真元,头顶百汇处,霞光忽现,印章浮生。
  天师印章乃我此时最强手段,祭出之后,我再不犹豫,将体内真元悉数注入其内,一瞬间,印章之上,光芒大作。左侧半边乳白印章上,一个“天”字,凭空出现,迎着那银狐以及其身后的狐狸法相直奔而去。
  疾驰过程中,这“天”字迎风而涨,越变越大,等到了那巨狐法相处。已经变得笼罩天地,直接朝那巨狐法相镇压下去。
  天乃至高,本就有震慑驱邪之意,镇压下去之后,那些白雾,如同冰霜消融一般,瞬间化作乌有,唯有那巨狐法相,此时忽然动了一下,先是抬头看了看正在镇压而下的“天”字,然后又遥遥盯着我看了一眼,身影凭空黯淡了下去,消失在“天”字之下。
  在巨狐法相消失的同时,那匍匐在地上的银狐口中。猛地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委顿了下去,唯有头颅还高高抬起,目光死死盯着我,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忌惮,但更多的还是阴鸷仇恨。
  绝对的实力之下。我并未将她的仇恨目光放在心上,闭上眼,将印章收起,又调理了一边体内真元后,才站起身来,四处张望一番,确定暂时没有其他青丘族长老赶过来。我抬脚朝那银狐走了过去。
  到了她跟前,还未等我开口,那银狐先吐出了一口血,冷冷对我道,“你不要太猖狂,这是我青丘族地,稍后族长和祭祀就会得到消息赶过来,到时你依旧难免一死!”
  族长祭祀?听瑶瑶母亲提起过,这两人至少有阳神天师的修为,的确不是我此时能能对付的,但有胖子的炼妖壶在,谁来我也不怕,自然不会放到心上。
  我摇了摇头,“你不分青红皂白出手杀我,我尚可认为是你年幼无知。但你们族长祭祀也要出手杀我,未免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银狐却是一笑,露出带着血渍的尖利牙齿,回答道,“若是放任你离开,只会暴露我青丘族地的位置,不杀你。我青丘族就有灭族之患,换作是你,又会如何做?”
  她的话听起来似乎没错,但实际上根本没有道理。我又摇了摇头,“如果不想暴露族地,方才只要别把我们带进来就是了,但我却记得,刚才是你们青丘族人主动把我带进来的。”

  银狐却不这么认为,开口又道,“发现你等窥探我青丘族,不把你们带回来盘问一番,我们如何能放心的下?”
  这话已经有些强词夺理了,我不愿与她做口舌之辩,索性转移了话题,指了指她身后的尾巴,又指了指先前被我重创的中年女子,开口问道,“我见你有四尾,她有三尾,想必你们青丘族的修为与尾巴数量有关,可为何瑶瑶跟那女子修为相同,却只有一尾?”
  银狐听了我的问题,先是楞了一下,然后才咧嘴笑道,“反正你马上也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瑶瑶这一脉,乃我青丘族内圣脉,生来便与他人不同,无论修为如何,永远都只会有一尾。”
  圣脉?这是什么意思?为何瑶瑶母亲从未告诉过我这些?

  正当我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骚动,我转头一看,远处一行四人,尽皆凭空飞行,正满脸怒容的朝我疾飞而来,还不等到达,遥遥便有一声怒吼传来,“敢伤玉山,老子必将你碎尸万段!”
  随着这声怒吼,四人宛如四道流光一般,瞬间便飞达我身前。我这才看清楚。这四人之中,一男三女,男子黑衣风流,女子白衣倜傥,都有一副好皮囊。方才那声怒吼,正是身着黑衣的男子所为。
  在我身前停下之后,这四人毫无一丝犹豫,瞬间便散开阵型,将我团团包围起来。
  我眉头微微一皱,单从气势上来看,这四人无一弱于先前那银发女子,尤其是这黑衣男子,气势最盛,修为显然超出许多。对付其中一人,我有充足把握,对付两人,我也有几分自信,但同时对付这四人。我却没有丝毫胜算。
  正思忖间,那四人却没给我反应时间,黑衣男子口中吐出三个字“纳命来”,旋即便招呼其他人,并肩朝我袭来。
  我不敢托大,正准备招呼胖子祭出炼妖壶来制伏这几人,就在此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冷喝,“都给我住手!”
  这声音不大,但其中却带着一种莫名的威严,朝我攻击的那四人,听到这个声音,才刚刚祭出的术法,尽皆停滞,继而收起,齐齐转头看向身后。
  我也停住了呼叫胖子的动作,同样抬头看了过去。就在四人身后,一个同样身着黑袍的瘦削男子,明显是急速赶来,苍白的脸上带着几分不健康的潮红,微微有些喘气的正对那四人开口道,“大祭司有令,不得伤害我青丘族贵客!”
  日期:2017-08-07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